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堪培拉年轻群体将注射辉瑞疫苗,这些是发生变化的部分

Dominic Giannini 2021年4月13日星期二
Health Minister Rachel Stephen-Smith

ACT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表示,50岁以下的人群将在Garran中心接种辉瑞疫苗。图片:Dominic Giannini。

出于对罕见血栓问题的担忧,堪培拉50岁以下的人群将在Garran新冠疫苗接种中心接种辉瑞疫苗(Pfizer),而不是此前计划的阿斯利康疫苗(AstraZeneca)。

ACT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证实,Garran中心管理着两种新冠疫苗,预定了在Garran接种新冠疫苗的50岁以下的人群将接种辉瑞疫苗。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表示,对于50岁以下已经与其GP预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群,ACT政府仍在研究如何进行管理。

她说:“我们将在未来几天内完成此项工作。”

“(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 TGA)的建议是,最好不要为50岁以下的人注射阿斯利康疫苗,除非益处大于其风险,因此,我们希望有潜在健康状况的人(在注射前)与他们的全科医生进行沟通。”

“有的人也许会选择继续注射,因为他们认为相对于低概率出现血栓的潜在后果,感染新冠的潜在后果更为严重。”

在澳大利亚疫苗咨询小组的建议下,联邦政府于上周宣布,优先使用辉瑞疫苗。

在世界各地,有少部分的血栓案例被认为与注射阿斯利康疫苗有关,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教授警告道,每百万人中出现血栓的情况可能在4例至6例之间。


更多阅读:堪培拉新冠疫苗接种中心将于月底对公众开放


澳大利亚医疗部门建议,50岁以上的人群继续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加,形成血栓的风险降低,并且益处要大于风险。

新南威尔士州和ACT地区年龄在50岁以下的人群仍然可以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不过将收到一份更新的同意书。

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曾多次表示,并没有暂停或禁止50岁以下的人群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而是建议优先选择另一种疫苗。

联邦政府已经订购了额外2000万剂辉瑞疫苗,到今年年底,澳大利亚辉瑞疫苗的数量将增加一倍。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表示,加购的订单并未对ACT地区每周收到辉瑞疫苗的数量产生影响,每周3000剂的数量与ACT地区预计收到的数量持平。

她说:“我们将继续储存辉瑞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以确保我们能够顺利推进ACT地区的疫苗接种计划。”

“我们的主要重点是提供安全有效的疫苗接种计划,以继续增强社区的信心。我们必须让社区保持接种疫苗的信心,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我们战胜疫情要经历的阶段。”

新州于4月9日(上周五)上午暂时停止了对50岁以下人群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不过从4月12日(周一)起,该年龄段人群可以选择是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表示,需要让人们自己评估风险,并自行做出决定。

不过,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新州分会建议该州的医生,除非在特殊的情况下,不要给50岁以下人群接种该疫苗。

维州将继续暂停为50岁以下人群接种该疫苗,不过维州正在努力将联邦政府的相关信息及同意书翻译成其他语言,同时对工作人员进行新的培训,讨论风险并解决出现的赔偿问题。


更多阅读: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存担忧,ACT检查新冠疫苗存量及供应量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否认疫苗的接种工作存在不一致之处。

她说:“我们一直以来遵循 ‘澳大利亚免疫技术咨询小组’ 以及‘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 的建议,并始终如此。”

“(各个司法辖区之间的不同)主要是一个管理方面的问题。ACT是一个小司法辖区,有一个ACT政府疫苗接种中心,以及各个全科医生管理安排各自的预约。”

“我们可以理解大的司法辖区暂停相关工作,这可以让他们更为了解未来的预约安排。”

她表示,ACT的工作人员在当晚便开始着手审查次日的预约情况,并将预约人群转移到合适的部门。

了解更多ACT地区新冠疫苗接种的安排,请访问:www.covid19.act.gov.au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Dominic Giannini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