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你不能说老师是种族主义者”:堪培拉的一名学生自述种歧经历

Claire Fenwicke 2022年9月13日星期二
Woman sitting at a table

玛卡·赞加(Maka Zanga)分享了她遭遇种族主义的经历,希望能带来改变。图片:Claire Fenwicke。

玛卡·赞加(Maka Zanga)读九年级时,第一次在课堂上遭遇了种族歧视。

“一位老师使用了N开头的词语,我指了出来,但他说这没有针对任何人。”

从9年级至12年级,18岁的玛卡一直在堪培拉的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学院(St Francis Xavier College)就读。

玛卡表示,有一次,一名同学称她种族歧视,学校对此进行了妥善处理。

然而,令她感到不安的是,教师似乎缺乏责任感。

“这给(学生)一种印象,如果老师能说出来,为什么我说出来就成了问题?” 玛卡说。

玛卡决定发声,因为她觉得学校忽视了自己尝试在学校采取的行动,并且学校也没有认真对待。


更多阅读:ACT政府将立即启动对堪培拉种族主义事件的调查,保障引以为豪的多元文化权益


就读同一学校的弟弟遇到类似的情况时,她想让他人知道,这是不可以的。

玛卡说:“在我和校长交谈之后,告诉我,如果我不喜欢待在那里,我就应该离开学校。”

“我弟弟说,一个老师在他的朋友面前使用了N开头的词,当他们问她为什么这样做时,她说,‘你能对你的朋友说这个词,为什么我不能呢?’”

玛卡解释道,虽然她理解一些人可以使用这样的种族歧视言论,但对她个人来说,这是不合适的。

“我理解双方的想法,如果我们不能使用它,那么你也不能使用它,但这背后是有历史原因的,”她说。

“如果它出现在你的日常词汇中,比如你正在听那种音乐,它可能会冒出来,但这与在学校发生的情况非常不同。”


更多阅读:种族主义事件激增,堪培拉多元文化群体呼吁简化投诉程序


她表示,学校让弟弟去上了一个“多元文化课”,他取上课时,课堂里只有其他黑人学生。

“学校也没有通知家长……当他们发现时,他们很羞愧,”玛卡表示。

她还指出了另一位老师,后者称他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原籍国而成为种族主义者。

玛卡说:“有人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说,‘你不能说老师是种族主义者,这是一个不好的词’。”

“第二天我去上课(是同一位老师的课),学校告诉我那天不用去,因为老师觉得不舒服。这真的让我很困惑。”

School students walking

玛卡9年级至12年级就读于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学院。图片: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学院脸书。

玛卡的父亲乔治·赞加(George Zanga)是一名教师,但在堪培拉的另一所学校任职。

他表示,虽然他理解一些人在没有意识到其行为影响的情况下,微妙的种族主义可能会发生,但这不能成为对他孩子造成影响的借口。

“我不希望孩子们对老师无礼……但如果他们觉得发生了什么事,你需要倾听,”赞加先生说。

“微妙的歧视很难察觉,但你能感觉到……如果你从来没有站在被歧视者的立场上,试着换位思考,你就会明白,当他们说出来时,你需要倾听他们的声音。”

赞加先生详细描述了他在得知儿子去参加“多元文化”课程,却发现班里都是黑人学生的反应。

“我不清楚学校是不是有意为之,但这种做法弊大于利,”他说。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对这种事情相对没那么敏感,但我的儿子就在那里,他能感觉到。他只想离开那里。”


更多阅读:你怎么看?中国1号留学预警:谨慎赴澳!采访中国留学生回应种族歧视:堪培拉还是很好的


在这些问题出现之前,赞加先生称,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学院是一所“有爱的”学校。

“但现在,存在问题。他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他说。

“当他们建议我另找一所学校时,我很生气……你们应为学校的文化问题负责。”

赞加先生表示,学校需要一种全面的方法,将所有文化都纳入其中。

他敦促所有有学生提出类似投诉的学校来“解决房间里的大象”。

“这是一颗定时炸弹。事情失控只是时间问题,”赞加先生说。

“要积极主动,不要等到问题出现再解决。”


更多阅读:ACT“听你说”:创建多元文化城市,共塑堪培拉美好未来


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学院校长保罗·卡罗尔(Paul Carroll)表示,这所学校是一个欢迎所有人的社区,也是一个让学生感到安全和融入的地方。

“我们为我们提供的支持感到自豪,以确保一个积极的学习环境,培养诚实、勇敢和热爱学习的价值观,”他说。

“对学生的关怀教诲是重中之重。”

他指出,学校的学生来自69种不同的文化背景,学校遵循BRACE模式,“让学生感到联系在一起,受到欢迎和包容。”

“BRACE代表归属感(Belonging)、惯例(Routine)、依恋(Attachment)、能力(Capacity)和情感(Emotions),”卡罗尔先生介绍说。

“如果提出这些指控的人能把细节告诉我,我会立刻采取行动。”

在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种族主义是儿童和青少年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


更多阅读:“错的不仅是他一人”:堪培拉Dickson华人老板遭种歧辱骂,呼吁加强多元文化教育


ACT儿童和青少年事务委员朱迪·格里菲斯-库克(Jodie Griffiths-Cook)表示,她的办公室听闻,当堪培拉的孩子们报告种族主义事件时,得到的回应往往“不够充分”。

“儿童和青少年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成年人谈论这些问题,并在他们遭遇种族歧视时给予有效的支持。”

“所以我们需要了解最佳的解决方案,这样我们就不会无视他们的担忧,也不会加剧伤害。”

虽然她不清楚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学院的情况,但格里菲斯-库克女士强调,教育环境中的歧视行为是不可取的。

她说:“它可能会冷落和伤害学生,让他们难以融入课堂。”

“语言的力量是强大的……我无法想象在任何情况下,这样做是可行的。”


更多阅读:埃德蒙学院呼吁在堪培拉大道上增设学校限速区


为更好地应对这一问题,ACT儿童和青年委员会(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Commission)正在开展一项调查,要求青少年报告他们在ACT地区遭遇的种族主义经历。

格里菲斯-库克女士说:“虽然作为成年人,我们可以老生常谈地说,‘一定要告诉老师或家长’,或者提出投诉,但我们听说,当孩子和青少年这样做时,他们往往觉得学校忽视和淡化了他们的担忧。”

“我们希望通过调查咨询,了解孩子和年轻人的建议,以对他们有利的方式,更好地应对和解决ACT地区存在的种族主义。”

对玛卡来说,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带来改变。

“学生不应该因为老师和他们所创造的文化而被迫转学。”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Claire Fenwick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