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天鲸爸爸”热气球?又有谁来听那些关于道路、费率和垃圾的声音?

James Coleman 2021年1月28日星期四
Potholes in road.

这里无人关心。图片:提供。

不知道大家对待作品是何种心态,我很欣赏艺术品,是因为它们非常美丽,并且也有人为它们的美丽而努力着。

2月6日,“天鲸” (Skywhale)热气球将在堪培拉上空飞行,今年还将加入新的热气球“天鲸爸爸”(Skywhalepapa)。但是,我可能不会抬头观赏天空了。

很抱歉,它们不是艺术品。

与我而言,这两个七层和十层高的怪诞作品,是ACT政府脱轨愚行的证明。

你看,像我们这样西方、自由、民主的政府,基本上是由民意推举出一众代表,他们负责从我们口袋里拿走一部分钱,并以“有用的形式”将其还给我们。

这些经费要用于为社会的“齿轮”上油,从而使其更加顺畅地运转。

最基本的包括,修建新道路,并维护现有道路、确保充足的水和电力供应、以及收集和处理垃圾。

政府不应该是一个糟糕涂鸦的小孩子,然后还希望我们把它贴在冰箱门上,供所有人观看和庆祝 – 尤其是一幅画着10个胸部的作品。

那么,为什么我的妻子前几天还会在Chisholm路上的一个坑洼撞坏了轮胎呢?

确实,过去几个月雨水很多,通常来讲,由于雨水的侵蚀,路面下的土基塌陷会形成坑洼。

并且也确实,其中大多数的坑洼最后都进行了维修,考虑到整个地区的道路数量,以及道路巡逻员的数量,对这些道路的修复应该是一个奇迹。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想象一下,他们还要因为维修而关闭一个路段的时候,必须执行的那些繁文缛节。

ACT也正在进入一个阶段 – 1960年代到1980年代建造的所有东西都已日渐陈旧。就像我公寓里的马桶水箱一样 – 这个世界上的东西用的时间长了,总是会这样。

我许会继续为他们辩护。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公路相比,堪培拉的公路仍然平整地如台球桌。

但是,这里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因为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也不需要每人每年支付2000澳元以上的税赋。

这里有太多的道路都处于破烂不堪的状态,到处都是车辙痕迹、颠簸和坑洼,到处都需要资金来维护。

我应该承认,新南威尔士州边界的情况就更糟了。我和我的妻子在昆比恩(Queanbeyan)租房住,那儿的道路看起来就像是由一群学龄前儿童设计的,就像把湿意大利面撒在纸上。理事会看了他们的杰作,然后对向周围的测量师和制图师说:“就这么做”。

他们就是这么做的,结果不出所料,就是一片混乱。

Skywhale floating above Lake Burley Griffin.

飞翔在伯利格里芬湖上的天鲸。但作者对此并不感冒。图片:提供。

当然,ACT政府会说,他们为改善我们的道路正做着很多工作。毕竟,他们会在转盘的路上画彩虹、降低限速、减少减速带和安全弯,就像是孩子抓了一大把M&M豆,却发现手太小拿不下了一样。

但是,如果我们想想道路上出现的坑洼和颠簸的情况,是不是感觉脚下的这段路并没有比以前的袋鼠土路要舒服多少。那他们还麻烦什么呢?

在我看来,一些事情正在发生。其中之一是现代趋势,即对政府的期望不仅仅限于基本要求 – 但这不在我们这次讨论之内。

另一个是,这其实并不是一个遗留问题。没有人会记得在Streeton Drive大道上修补的那一块块补丁,但是大家会记得Braddon区的交通信号灯上有两个男人和一颗爱心。

不过对我们而言,还是有一些值得高兴的事情的。

保险公司像猎犬一样,在一切有可能的地方寻找资金。因此,如果你碰巧在某个坑洼撞坏了车轮,又报了保险,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张牙舞爪”地追着当地政府或议会(要求修补路面)。

不过,他们大可不必非得如此。其实我们早就该好好看一下这三个R了:Road-道路,Rate-税费,Rubbish-垃圾。

我不想要看“天鲸”和他畸形的“天鲸”爸爸。我想要这三个R。而且我敢肯定,被这些残破的路面啃坏汽车轮胎的,也不止我一家。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