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完全不可接受”:堪培拉救护人员短缺,消防队员参与急救服务

Claire Fenwicke 2022年6月10日星期五
Ambilance officer

6月4日(周六),由于人员短缺,消防员被征召来支持护理人员。图片:ACT急救服务。

由于人员短缺、劳动力需求增加、疲劳和疾病导致的“重大”人员配备问题,ACT消防员在周末介入协助了堪培拉的医疗护理团队。

6月4日(周六),又有一组ACT消防和救援(ACTF&R)工作人员出动,为低风险类别的事故提供医疗援助。

ACT紧急服务机构(ESA)一位发言人强调,这不是救护车的替代品,而是一种“预防措施”。

他们说:“这是为了确保尽快进行处理,并协助前线的优先事宜。”

“ACT消防救援的消防车和消防队员们没有、也永远不会取代救护车或护理人员的角色。”

周六,ACT消防救援的工作人员对三起“医疗协助”事件做出了回应,当时一辆救护车已经在现场。

ESA紧急服务署的发言人表示,在救护车到达现场之前,澳大利亚消防和救援服务部门出动应对事故并提供救生支持是标准的做法。

他们说:“这是在协作机构工作的好处,它采用集中的商业模式来确保社区的安全和关怀被优先考虑。”

“ACTAS(ACT救护车服务)不需要额外的工作人员来协助正常(‘一切照常’)的支持操作。所有 ACT消防急救处的消防车都配备了基本的生命支持设备,包括先进的急救箱、先进的氧气复苏包、除颤器,所有的成员都接受过急救培训。”


更多阅读:我们不知道堪培拉缺少多少教师,自由党推动政府找出答案


但是,所有救护车的服务工作都根据每个单独的事件进行了优先级排序。

他们说:“尽管采取了管理人员配备问题的行动,这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对所有卫生专业人员构成的挑战而出现的,但排班问题仍然存在。”

“尽管ACT救护车服务部门目前有足够的人员配置来满足最低排班要求,但疫情带来的持续压力、季节性的公共卫生挑战和不断增长的劳动力需求将继续给服务带来压力。

“紧急服务署将继续与ACT救护车服务部门合作,探索维持和加强对本地提供救护车服务。”

澳大利亚联合消防员联合会(United Firefighters Union)ACT分支机构和国家主席格雷格·麦康维尔(Greg McConville)表示,虽然消防员总是准备好协助其他紧急服务,但这是第一次专门安排“额外设备”来弥补短缺。

“毫无疑问,最好有足够训练有素的护理人员来处理紧急情况,”他说。

“消防员接受过的培训仅限于在紧急情况下的高级急救、高级心肺复苏术和高级复苏。而提供给护理人员的培训则要全面得多。”

麦康维尔先生质疑首都领地政府的资源是否得到了适当扩展。

“虽然但可以部署额外的设备来弥补护理人员的短缺,令人担忧的是,我们的企业协议中承诺的另外两辆消防车尚未部署,”他说。

“首都领地政府承诺的资源并没有转化为道路上新的消防车或新的消防站。”


更多阅读:这个国家或许正在战胜新冠,却拒绝面对一场更大的无声疫情


堪培拉自由党猛烈抨击政府,称消防车被用来响应第一级紧急呼叫。

紧急服务影子部长詹姆斯·米利根(James Milligan)表示,政府违背了让更多紧急服务人员到现场工作的承诺。

他说:“在这个时代,除了支持救护车同事的工作外,还需要使用消防员来应对医疗紧急情况,这是不可接受的。”

“两年前,部长麦克·詹特曼(Mick Gentleman)承诺在现场增加救护车、消防人员和紧急服务人员。将再雇用99名工作人员。但迄今为止,我们只看到新来了36人。”

米利根先生说,已经不能再将短缺归咎于新冠疫情了。

他说:“我们知道这种情况仍在继续;但是,我们在过去两年中一直与病毒一起生活,堪培拉居民应该可以期待本地有足够的护理人员和救护车。”

“我知道有两个级别的人员,一个是响应堪培拉社区所需的最低级别,一个是救援人员。但在周六晚上,两者都没有满员。因此只能由消防员做出响应。 ”

米利根先生说,虽然“很高兴知道”消防员接受了应对医疗紧急情况的培训,但他们毕竟不是护理人员。

他说:“消防员受过培训,可以为救护车服务提供帮助,但仅限于急救、心肺复苏术、高级复苏,当然还有协助运送有困难的病人。”

“但是,把消防员当做紧急响应的第一优先级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政府不雇佣更多的一线员工,他们要把钱花在什么上面?”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Claire Fenwick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