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标志性城区Manuka,为什么会有一个毛利名字?

James Coleman 2022年9月20日星期二

堪培拉这个区是念Man-uka还是Ma-nuka呢?图片:Michelle Kroll。

堪培拉这个Manuka区是读Ma-nooka,就像麦卢卡蜂蜜的叫法一样吗?

不对。

那么读作Marn-aka,女王的念法吗?

感觉也不对。

然而,不管你选择怎么读Manuka,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个堪培拉区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根据Riotact读者的评论,它真的是“区”吗?不过这是另外一码事了。)


更多阅读:坐拥堪培拉上等好区Forrest,让所有的自然元素融入这个宽敞的家


追根溯源,“Manuka”是毛利人(Maori)给一种有花蜜的小茶树取的名字,这种茶树因麦卢卡蜂蜜而声名鹊起。它原产于新西兰,但也出现在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州、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

尼克·斯温(Nick Swain)是堪培拉地区和历史学会(Canberra District and Historical Society)的秘书,他还与梅丽尔·亨特(Meryl Hunter)合著了一本书,名为《Manuka:历史与人物》(Manuka: History and People,1924-2014)。他说,这个名字与堪培拉的联系可以追溯到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最初计划。

Early map of Canberra

查尔斯·斯克里弗纳(Charles Scrivener)绘制的堪培拉地图,上面是沃尔特·伯利-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的设计图。图片:公有领域。

“在20世纪初,人们希望新西兰可以加入澳大利亚,成为另一个州,”尼克解释道。

“堪培拉的建筑师沃尔特·伯利-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设计了几条从State Circle环道延伸出来的大道,就像车轮上的辐条一样,每条大道都以各州首府城市的名字命名。

“所以我们有悉尼大道、墨尔本大道、布里斯班大道、阿德莱德大道、霍巴特大道和珀斯大道。”

State Circle环道和Kingston区(或当时称之为 Eastlake)之间的路段为“惠灵顿大道”,以新西兰首都的名字命名。


更多阅读:谁说ACT首领地没有墨尔本的文艺?直到我去了堪培拉内南区-Manuka


“堪培拉大道就是如今的莱姆斯通大道(Limestone Avenue),”尼克表示。

每条道路的尽头都是一座以相关州第一任州长而命名的公园,但当格里芬到达澳大利亚后,他的计划发生了一些变化。

尼克说:“当地发展委员会迫切希望在堪培拉南部设立某种购物区。”

“他对此并不高兴,但他同意调整他的计划。”

Telopea Park

Telopea公园与悉尼大道相连并非偶然。格里芬有个计划。图片:Halloleo。

与此同时,格里芬还决定用当地的植物名称来命名这些公园。

例如,悉尼大道的尽头是Telopea公园(Telopea是新南威尔士州的花卉象征,Waratah的拉丁名字)。惠灵顿大道的尽头则是以茶树命名的Manuka(在那里,它变成了Eastlake Avenue)。

然而,到了20世纪20年代末,很显然,新西兰没有成为澳大利亚的一部分。惠灵顿大道被堪培拉大道取而代之。只留下两个相关的名字:惠灵顿酒店(Wellington Hotel,如今Rydges Capital Hill的所在地)和Manuka。


更多阅读: 这是一份堪培拉宠物友好餐厅指南


然而,即使在早期,也没有人确切知道这个词该怎么读。

1926年,《堪培拉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Manuka没有‘Man’这个音”。该文援引时任童子军协会理事会(Council of the Boy Scouts’ Association)主席沃特曼(Waterman)的说法:“官方发音是Ma-nuka”。这和澳大利亚词汇常见的发音一致。

几十年后的1965年,联邦首都委员会(Federal Capital Commission)秘书查尔斯·戴利(Charles Daley)在同一份报纸上写道,这个名字仍然“让许多人感到困惑”。

Manuka

Manuka被指定为堪培拉南部的购物区。图片:Michelle Kroll。

他辩称,联邦首都规划与发展委员会(Federal Capital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Committee)主席约翰·苏尔曼爵士(Sir John Sulman)于1921年制定了法律,当时他坚持要把重音放在第一个音节上。

戴利先生写道:“我们尊重他的权威,采用了这种变化,人们很快就普遍使用这种发音了。”

但女王的来访打破了坊间传说,1954年2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在Manuka Oval体育场的一次皇家演讲中,首次将“Man”放在了Manuka的发音中。


更多阅读:感受亚洲大排档,堪培拉购物中心泛亚美食区将开放


戴利先生提到,这种发音经常受到新西兰人的质疑。所以有一天晚上,在基督教女青年会的一个活动上,他决定把这件事弄个水落水出。

“我问一个毛利女孩哪个发音是正确的,重读第一音节还是第二音节,”戴利先生写道。

“令我惊讶的是,她回答‘都不是’,并解释说,像法语一样,毛利语几乎没有重音,‘Manuka’的三个音节都应该适当重读,就像涟漪一样。”

所以,回到开头的问题上,似乎两个答案都只对了一半。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