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Narrabundah区为什么会有一块柏林墙?

James Coleman 2023年1月5日星期四
Man standing with concrete wall

德国俱乐部(Harmonie German Club)首席执行官保罗·伯杰(Paul Berger)站在一段柏林墙旁。图片:James Coleman。

柏林墙倒塌是20世纪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大卫·哈塞尔霍夫(David Hasselhoff)身穿夹克,站在吊车顶部为自由引吭高歌。

每天,保罗·伯杰(Paul Berger)都会想起1989年的11月9日。那一天,臭名昭著的柏林墙倒塌,东德和西德重新走向统一。堪培拉Narrabundah区和谐德国俱乐部(Harmonie German Club)的首席执行官将柏林墙的一部分遗迹存放在俱乐部的前院。

这座重达3吨的墙体曾经矗立在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附近的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上。他说:“这是我们大多数德国人都经历过的一段近代史。”

“那时候,因为一墙之隔,孩子们无法再走去爷爷奶奶家。其中许多人已经有28年没见过他们的家人了。”


更多阅读:12月带上你的小精灵去市中心感受堪培拉的圣诞氛围吧


柏林墙始建于1961年8月13日的凌晨。当时,德国首都市中心苏军辖区的边界上竖起了一圈圈带刺的铁丝网。接下来的几天到几周里,这些铁丝网由混凝土板和空心砖墙所取代。

几乎在一夜之间,许多家庭被无情拆散,几乎没有再次见面的希望。苏联守军接到命令,一旦发现任何试图叛逃到柏林墙西侧自由世界的人,就立即射杀。墙边有一片宽阔的空地,确保了苏军的火力线畅通无碍。

据悉,共有171人在试图翻过、钻过或绕过柏林墙的过程中被射杀。

保罗说,埃里卡·默克尔(Erika Merkel)是他们俱乐部的一个成员,她曾住在距离柏林墙3公里以内的地方,每周日全家去教堂的路上,她的父母甚至不让她朝这面墙的方向看。

Piece of the Berlin Wall

这段墙体重约3吨,高3米多。图片:James Coleman。

“如果埃里卡想去同样位于柏林墙东侧的另一个村庄,她的家人需要获得村内安全机构史塔西(Stasi)指挥官的批准。”

“她的祖母住在墙的另一边,但埃里卡再也没有见过她。”

保罗描述了柏林墙东侧的可怕生活,民众一直生活在史塔西(东德国家安全部)和他们的间谍带来的恐惧之中。

“众所周知,他们不仅不遗余力地阻止人们前往西方,而且残酷地迫害那些信奉西方意识形态的人。”


更多阅读:澳洲大型超市担心恶劣天气会导致圣诞季食品短缺,不过有商家则保持乐观


在世界的另一边,情况却截然不同。这些 “詹宁斯德国人”(Jennings Germans)无视东德和西德之间的分歧,共同努力,在堪培拉创建属于自己的德国俱乐部。

20世纪50年代初,150多名木匠来到堪培拉,为建筑公司AV Jennings建造了大约1,850套房屋,并因此名声大噪。1961年柏林墙建成时,他们决定组建和谐俱乐部。

“正因为如此,在这些木匠的德国老家,他们被称为有远见的人,”保罗表示。

1989年11月9日晚,东德政府官员君特·沙博斯基(Gunter Schabowski)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令人出乎意料的消息。

他称:“可以永久拆除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或西柏林之间所有的边境检查站了。”

石碑上的题词提醒我们,“任何人为制造的障碍都无法抑制自由的精神”。图片:James Coleman。

民众们接受并开始行动起来。当晚11点,起初感到困惑的守军打开了大门,德国人迎来了近30年来的首次团聚。在接下来的几小时到几天内,大块的墙体被大锤砸成碎片。

到1992年, 5,400段墙体大部分都被碾成路基,仅剩下600段墙体。这些墙体成为全世界的“抢手货”,堪培拉自然也不能错过。

在已故主席君特·科恩(Gunter Koerne)的带领下,和谐俱乐部委员会以500德国马克的价格买下柏林墙的一部分遗迹。俱乐部一名刚从建筑学院毕业的年轻成员,负责在俱乐部场地内为3.6米高的实体混凝土墙体和地基打造一个存放空间。

几个月后,这一重达三吨的柏林墙遗迹通过一艘俄罗斯货运船运抵。正式揭幕仪式于1992年10月3日举行。来自堪培拉德国大使馆的奥托·罗夫(Otto Roever)博士出席了揭幕仪式。


更多阅读:立即吊销驾照、扣押车辆及高额罚款,堪培拉危险驾驶者将受到更严厉的处罚


保罗表示,据说澳大利亚境内有两块柏林墙遗迹,这是其中一块,但另一块已失踪多年。

“就在最近,第二块墙体在悉尼西部一个旧仓库中发现。作为纪念,它陈列于悉尼歌德学院的花园里。”

墙体上的涂鸦和移走时一模一样。图片:James Coleman。

堪培拉的这块柏林墙还保留着原有的涂鸦。保罗表示,虽然俱乐部成员尽了最大努力,但还是搞不明白那些黑体字写的是什么单词。此外,他们还在俱乐部内部布置展览,讲述柏林墙的故事以及柏林墙对于俱乐部成员的意义。

保罗称:“这段柏林墙反映了我们的成员因为意识形态障碍与朋友和家人分离28年之久的时代,让许多人感到心痛和悲伤。”

“这一纪念日代表了自由和常识。”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