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悉尼大楼和墨尔本大楼,与堪培拉一同成长的百年记忆

Marg Wade 2021年4月22日星期四
Sydney and Melbourne buildings

1952年的堪培拉市中心的悉尼楼和墨尔本楼。图片: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

下课之后,到市中心的Blue Moon Café咖啡馆点一杯奶昔,再来几块儿奶油司康或是小蛋糕,曾一度是堪培拉人最美好的童年的回忆之一。

不只是属于孩子们的童年,Blue Moon Café咖啡还是百年前堪培拉居民们最早进行社交活动的中心。

这间在老堪培拉人心中烙下深深烙印的小咖啡馆,就坐落在市中心,我们所熟知的悉尼大楼和墨尔本大楼之中,也曾是悉尼和墨尔本楼指定商业区的首批商家之一,于1928年由理查德·普劳斯(Richard Prowse)所经营。

普劳斯夫人以精湛的烹饪手艺而闻名于堪培拉,她开设的这间咖啡馆是一家老式的茶室,在这里不仅仅可以享用早餐和咖啡;

老堪培拉人还喜欢在这里约朋友聚会、举办订婚派对,有时候,这间咖啡馆甚至会为居民们提供婚礼服务,普劳斯夫人在开这家店时便希望能“全天候为大家提供美食”。

20世纪20年代,澳大利亚著名建筑师约翰·苏尔曼(John Sulman)爵士(1849-1934)为堪培拉设计了这两栋建筑:悉尼楼和墨尔本楼。这两幢大楼柱廊的设计灵感来源于15世纪20年代佛罗伦萨育婴堂的文艺复兴风格。

这两幢建筑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们是被分为单独的两个部分建造的,外型如同悉尼随处可见的排屋。

1924年开始,这两幢大楼分别开始对外租售,购买者们可以按照设计规格建在自己的部分。同时,有部分租赁被购买作为商业场址、有些则被银行及企业购买作为办公场所、还有部分空间则被购买作为投资,以期日后出售租赁获得投资回报。

Part of Sydney Building under construction in 1926

1926年,正在建设中的悉尼大楼。图片: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

对于战后资金颇为紧张的政府来说,这是一项创新性的举措。如今,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举措带来的影响——超过100名不同的业主们在对这两幢建筑进行着不同程度的维护和保养。

1927年,悉尼大楼率先竣工。与此同时,墨尔本大楼的部分施工也已经完成,但随后施工停滞,一直到1946年才完全竣工。

在悉尼大楼交付使用之后,1927 年比尔·普劳斯(Bill Prowse)家的美发沙龙和烟草店,以及邓恩(RJ Dunne)的报亭文具店相继开始营业。

越来越多的商家们也紧随其后进驻,比如Malvern Star自行车的本地代理商约翰·蒂瑟(John Teather),当时在《堪培拉时报》上开始刊登广告,同时,约翰还经营着其他的产品,包括钢琴以及“AB纯级家居涂料”。(《堪培拉时报》于前一年开始出版)

当1928年的禁酒令结束后,首批持有酒牌的商家之一也进驻了悉尼楼里的Civic Café咖啡馆。

到1928年年中,更多的商店、企业、政府部门以及银行开始在大楼中营业。不过,即便是这么多的商家开业,那时的堪培拉人还是习惯到昆比恩去购物,因为那时昆比恩的商圈环境已经非常成熟,有丰富的采购选择,对于当时的堪培拉人们来说,去昆比恩很近也很方便。

如果想为家里添置些大件,很多堪培拉人还会专程前往悉尼购物。

在市中心的样貌愈渐成型的时期,Eastlake(也就是如今的Kingston区),以及Braddon区也正在慢慢发展成为堪培拉居民们购物的热门选择。

Part of Sydney Building under construction in 1927. View from Melbourne Building showing Keystone steam shovel excavating Northbourne Avenue. Left background is Canberra Times, Meyers Bakery, T.J.Sheeky, Cordial Factory in Mort Street.

1927年正在建设的悉尼大楼的一部分,一台顶石蒸汽铲正在Northbourne Avenue大道进行挖掘工作。图片: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

随着时间的推移,悉尼楼和墨尔本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商家:比如杂货店、肉店、果蔬店、靴匠店、Gloucester格洛斯特餐厅、Churchills Grocery杂货店、Canberra Fish Café咖啡馆、Capitol Café 咖啡馆,还有Leo’s White Gate Café咖啡馆(也被称作Leo’s Café)。

维依特·休伊特(Verity Hewitt)在这里开设了一家书店,这也是堪培拉第一家“正经的”书店,于1938年在悉尼楼内开业,出售二手书。

20世纪50年代,McGlades Jewellers珠宝店也在此开张,如今,我们依然能见到McGlades Jewellers这家珠宝店的身影。当时,进驻这幢大楼的还有Beard Watson’s Furniture家具店和JB Young Ltd。


更多阅读:“士兵突击”澳洲小城,隐藏在灌木丛中的武装大兵震惊古尔本居民


1927年,位于London Circuit环道和Northbourne Avenue大道的拐角处的悉尼楼内,斯诺(ER Snow)夫妇在这里经营着一家窗帘店,后来,这里被居民们称为“斯诺之角”。

后来的几年之中,鼎鼎大名的Fletcher Jones时装店也曾入驻大楼,2012年Fletcher Jones关张,至此结束了其86年在这里为堪培拉居民们提供时装的时代。

在这近一百年以来,悉尼楼和墨尔本楼陪着老一代的堪培拉人共同成长,也见证着堪培拉的飞速发展。不过,堪培拉这两幢标志性的大楼却并非一帆风顺,并且,都曾遭受过大火的侵袭。

1950年12 月,一场被称为“堪培拉历史上最大的火灾”烧毁了部分悉尼楼;而在1953年8月,又一场被称为“堪培拉历史上最惨重且代价最大的火灾”烧毁了墨尔本楼西侧一半以上的部分。这场火灾也加快了大楼的重建工作,以期为1954年2月新加冕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访问做好准备。

在2000年之后,大楼曾又一次遭到过破坏,2002年悉尼大楼内的Mooseheads遭遇火灾,2014年East Row街上底层的一家餐厅则发生了爆炸。

20世纪50年代,诸如O’Connor、Ainslie、Manuka、Kingston这些街区的兴起,堪培拉居民们的购物趋势也开始发生转变。

1963年,Canberra Centre的前身“Monaro Mall”开业,人们开始前往这里采购;再到20世纪七十年代,Belconnen区和Woden区的购物中心相继开业,80年代Tuggeranong区的购物中心也开始营业,居民们购物的选择变得更加多样,悉尼大楼和墨尔本大楼也似乎不再是人们购物的首选之地。

现在,这两幢大楼内主要的商户多为餐厅、酒吧和俱乐部,经营时间最长的为商家是墨尔本大楼里的Charcoal Restaurant餐厅,原名为“Charcoal Grill”。从1962年起开始运营,坐落在“此建筑内的第一个独立产权租赁区”。


更多阅读:堪培拉的南区和北区,文化差异真的这么明显吗?


那么,我们在开头提到的Blue Moon Café咖啡店,和普劳斯夫人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呢?

普劳斯夫人呢,成为了八个孩子的母亲,他们以前住在咖啡馆的楼上。有空的时候,她会走到Manuka游泳池游泳,然后及时回来准备一天的早餐。

在1948年,普劳斯夫妇将Blue Moon Café咖啡馆卖给了来自希腊的新移民伊曼纽尔·杰拉基蒂(Emmanuel Gerakiteys)以及斯皮罗斯(Spyros)和彼得·卡西迪(Peter Cassid)兄弟。

回到故事的结尾,这个成为堪培拉人童年回忆的Blue Moon Café咖啡馆的旧址上,如今正是Transport Canberra的办公室。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arg Wade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