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堪培拉时报》将停止Fyshwick的刊印业务

Genevieve Jacobs 2020年4月17日星期五
The Canberra Times

Canberra Times在Fyshwick的印刷业务将至少暂停至6月30日。图片:George Tsotsos。

 

旗下拥有《堪培拉时报》的传统媒体公司-澳大利亚社区媒体(Australian Community Media)宣布,将在未来至少两个月内停止本地的刊印业务,这表明传统媒体公司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ACM的14个日报的印刷版,包括《堪培拉时报》(The Canberra Times),《纽卡斯尔先驱报》(Newcastle Herald)和《边境邮报》(The Border Mail),将不会受到最新公告的影响,并将继续发行;同时,每周的农业出版物也将不受影响,包括NSW的《土地》、西澳的《农场周刊》(Farm Weekly)、以及《昆士兰乡村生活》(Queensland Country Life)。

但是,《堪培拉时报》将不会在Fyshwick进行刊印。在堪培拉、默里桥(Murray Bridge)、Wodonga以及Tamworth协助刊印的员工也将会停工到6月底。

在最近几天,全澳各地30多个小型办公室的房东也收到通知说,ACM有退租打算,以降低整个企业的租金成本。这一消息是继《堪培拉时报》的员工被敦促在可能的情况进行休假之后的数周后发出的。

当ACM集团被前Domain房地产老板安东尼卡塔拉诺(Antony Catalano)和Thorney Investments投资公司收购之时,《堪培拉时报》作为这个复杂交易中的一部分,在去年4月卸掉了大量地区性期刊、网站及印刷设备。

财团为ACM集团支付了1.15亿澳元,此项资产的前所有者Nine称其为“非核心业务”。Nine表示,处置这部分业务是为了更好地专注于“高增长的数字化资产业务”。

此项交易包括在有限的时期内与《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时代报》(The Age)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进行内容共享,不过当时这一安排被称为“短暂的过渡期”。

在此后不久,时报设置了数字付费专栏,此举一度在ACT受到了质疑,同时报纸的发行量已经有长期下降的历史。网站仍可允许部分紧急内容的访问。

上周,记者伯纳德·基恩(Bernard Keane)写道,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是在森林大火和ACM相关收入下滑之际发生的,这也很可能意味着,原本将公司向房地产转变的希望被扼杀。

董事长安东尼·卡塔拉诺(Antony Catalano)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工作人员,公司一直在“为维持全面的服务水平而不懈努力,并且也在尽可能地满足团队成员、客户、以及社区的需求”,不过确实收入受到了重大的影响。

卡塔拉诺说:“由于超出我们控制范围,我们无法维持同等水平的工作或不断增加的成本。”

来自Mumbrella的媒体评论员蒂姆·伯罗斯(Tim Burrowes)对Region Media表示,在收购时,尽管对于私募股权投资中的合作伙伴来说,《堪培拉时报》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提案,但如何使报纸盈利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他说:“当涉及到私募股权投资时,一个显而易见的盈利途径就是削减成本和裁员,因此早期就有讨论此集团的规划是增加收入和盈利能力,还是削减成本。”

“虽然影响力有所下降,但《堪培拉时报》作为标志性的期刊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拥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度和支持。但是,如果您要创办一家媒体公司,为什么要从印刷产品开始呢?印刷刊物是不合时宜的资产,还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知道这笔交易否真的划算。”

当ACM集团被前Domain房地产老板安东尼卡塔拉诺(Antony Catalano)和Thorney Investments投资公司收购之时,《堪培拉时报》作为这个复杂交易中的一部分,在去年4月卸掉了大量地区性期刊、网站及印刷设备。

财团为ACM集团支付了1.15亿澳元,此项资产的前所有者Nine称其为“非核心业务”。Nine表示,处置这部分业务是为了更好地专注于“高增长的数字化资产业务”

此项交易包括在有限的时期内与《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时代报》(The Age)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进行内容共享,不过当时这一安排被称为“短暂的过渡期”。

在此后不久,时报设置了数字付费专栏,此举一度在ACT受到了质疑,同时报纸的发行量已经有长期下降的历史。网站仍可允许部分紧急内容的访问。

上周,记者伯纳德·基恩(Bernard Keane)写道,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是在森林大火和ACM相关收入下滑之际发生的,这也很可能意味着,原本将公司向房地产转变的希望被扼杀。

董事长安东尼·卡塔拉诺(Antony Catalano)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工作人员,公司一直在“为维持全面的服务水平而不懈努力,并且也在尽可能地满足团队成员、客户、以及社区的需求”,不过确实收入受到了重大的影响

卡塔拉诺说:“由于超出我们控制范围,我们无法维持同等水平的工作或不断增加的成本。”

来自Mumbrella的媒体评论员蒂姆·伯罗斯(Tim Burrowes)对Region Media表示,在收购时,尽管对于私募股权投资中的合作伙伴来说,《堪培拉时报》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提案,但如何使报纸盈利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他说:“当涉及到私募股权投资时,一个显而易见的盈利途径就是削减成本和裁员,因此早期就有讨论此集团的规划是增加收入和盈利能力,还是削减成本。”

“虽然影响力有所下降,但《堪培拉时报》作为标志性的期刊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拥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度和支持。但是,如果您要创办一家媒体公司,为什么要从印刷产品开始呢?印刷刊物是不合时宜的资产,还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知道这笔交易否真的划算。”

董事长安东尼·卡塔拉诺(Antony Catalano)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工作人员,公司一直在“为维持全面的服务水平而不懈努力,并且也在尽可能地满足团队成员、客户、以及社区的需求”,不过确实收入受到了重大的影响。

卡塔拉诺说:“由于超出我们控制范围,我们无法维持同等水平的工作或不断增加的成本。”

来自Mumbrella的媒体评论员蒂姆·伯罗斯(Tim Burrowes)对Region Media表示,在收购时,尽管对于私募股权投资中的合作伙伴来说,《堪培拉时报》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提案,但如何使报纸盈利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他说:“当涉及到私募股权投资时,一个显而易见的盈利途径就是削减成本和裁员,因此早期就有讨论此集团的规划是增加收入和盈利能力,还是削减成本。”

“虽然影响力有所下降,但《堪培拉时报》作为标志性的期刊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拥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度和支持。但是,如果您要创办一家媒体公司,为什么要从印刷产品开始呢?印刷刊物是不合时宜的资产,还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知道这笔交易否真的划算。”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Genevieve Jacob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