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一起去“薅羊毛”吗?澳大利亚这份高薪工作为何持续劳动力紧缺?

Hannah Sparks 2020年11月10日星期二
Men shearing sheep.

根据阿德莱德大学的一篇论文,剪羊毛是澳大利亚最艰难的一份工作了。图片:Hannah Sparks。

新州剪羊毛承包商和羊毛生产商表示,早在疫情边境关闭之前,澳大利亚的剪羊毛工人的短缺就已经存在了。

新州农场主Yass分会的主席卡罗莱纳·梅里曼(Carolina Merriman)表示,她所在地区多年以来一直存在剪羊毛工人短缺的现象,而不仅仅是因为疫情阻碍了新西兰和英国的剪羊毛工人来澳洲工作。

卡罗莱纳说:“当剪羊毛的承包商开始在Facebook上寻找剪羊毛工人的时候,你就知道情形不好了。通常本地的承包商都把在Facebook上寻找工人作为最后的渠道。”

“承包商们一直身处羊毛行业,但他们仍然找不到普通工、羊毛分类工和剪羊毛工。”

新州Hilltops委员会市长布莱恩·英格拉姆(Brian Ingram)在Young地区经营着剪羊毛业务,表示他们“一直在寻找工人”。并表示,新州的羊毛行业流失了许多剪羊毛工人,在这三年的干旱时期,许多农场主被迫卖掉他们的羊,而剪羊毛工则另谋出路。


更多阅读:除了海滩,新州还有这10个你未曾去过的冷门度假地


边境的关闭和干旱加剧了人员短缺的情况,然而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显示,在过去五年中,全澳范围内剪羊毛工人的数量下降了13%(约2500人)。

澳大利亚剪羊毛承包商协会(SCAA)秘书长贾斯汀·莱奇福德(Justin Letchford)将这场危机形容成像是“慢行车祸的开始”。

他说:“在澳大利亚,我们不会从剪羊毛工充足变成完全没有工人的局面,事情不会那样,不过我们的行业正处于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能吸引到并留下剪羊毛工人的时刻。”

Ed Storey holding sheep's wool.

澳大利亚羊毛供应商主席和Yass地区羊毛生产商埃德·斯托瑞(Ed Storey)表示,有一些剪羊毛棚屋的条件非常差。图片:Hannah Sparks。

在高峰期,小型牧群(如500只羊)的羊毛生产商将很快面临剪羊毛工人短缺的情况。贾斯汀表示,剪羊毛工人会优先选择为那些能保证更长工作时间的大型羊毛生产者进行工作。

包括新州TAFE和澳大利亚羊毛创新机构(AWI)在内的行业教育人士表示,剪羊毛课程的需求在不断增长。但剪羊毛承包商和羊毛生产者们却表示,问题在于没有剪羊毛的工人愿意留在岗位上。

还有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是棚屋的条件,许多棚子里没有自来水、厕所、冰箱或急救箱等基本设施。

根据阿德莱德大学的研究报告,剪羊毛是澳大利亚最艰巨的工作,通常剪羊毛的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而且,他们还需要经常在离家几百公里土路上的高温棚屋中工作。


更多阅读:移民和金钱并不能解决澳大利亚乡村技术短缺的问题


行业中部分人士表示,政府需要向农民提供经济刺激措施,来改善棚屋的工作条件,由于干旱和羊毛价格下跌,农场主几乎没有钱用于棚屋改造。

而其他公司,如澳大利亚羊毛供应商主席和Yass地区羊毛生产商埃德·斯托里(Ed Storey)表示,经济刺激措施已经存在于税收抵扣之中,无需花费资金便可改善棚屋。

他说:“一些棚屋的条件是令人失望的。我们看到有许多新的棚屋正在建造和翻新,这很棒,不过即使是对于旧的棚屋,也可以让它们更人性化。”

Joanna Treasure holding shorn sheep.

乔安娜(Joanna Treasure)在22岁时成为少数加入剪羊毛行业的年轻人之一。图片:提供。

“当剪羊毛工人走进一个棚子时,很明显就能看出这家羊毛生产商是否想提供一个安全且干净的工作场所。羊毛厂可以提供干净的厕所、干净的水及肥皂-这些基本的东西并不难做到-来表明他们对剪羊毛工人的关心。”

剪羊毛承包商布莱恩·英格拉姆(Brian Ingram)表示,如今,羊的大小也是让剪羊毛工退出行业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对于年长的剪羊毛工们。

他说:“以前只有公羊平均体重是80公斤,现在似乎所有的羊都能长到80公斤。”

SCAA秘书贾斯丁·莱奇福德(Justin Letchford)表示,他每个月至少会接一个来自剪羊毛承包商打来的电话,抱怨羊的大小。”

他表示,也是因为作业中面临受伤的风险,剪羊毛行业中工人的薪资水平在澳大利亚名列前茅。


更多阅读:旅游悖论:海岸亟需游客促进经济,但疫情形势依旧严峻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行业希望看到更多的年轻人能加入,让年长的剪羊毛工人可以退休,或是可以换到其他工作,比如帮助进行羊毛分类或一些相关的普通工作。

来自Cowra地区的乔安娜(Joanna Treasure)在22岁时成为少数加入剪羊毛行业的年轻人之一。她从小便在农场中长大,对以前每年学校放假时在家帮父亲剪羊毛的日子总是记忆犹新。她不想让现状阻止她去尝试。

“大家总跟我说不要去剪羊毛,但我还是成为了一名剪羊毛工人,不做剪羊毛的工作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不喜欢人们说我做不好这份工作。因此,我要通过学习剪羊毛来证明,我绝对喜欢这份工作。”

Joanna Treasure shearing a sheep in Cowra.

乔安娜正在Cowra剪羊毛。图片:提供。

新州农场主Guyra地区分部的主席凯伦·谢弗(Callan Schaeffer)领导了一项议案,并在2019年新州农场主年会中予以通过,此议案支持将剪羊毛作为注册技工行业,作为增加行业吸引力的策略之一。

他说:“我们想让大家更容易进入这个行业。将剪羊毛作为一个注册技工,将可以为希望离开学校并入行的10年级学生们提供另一种选择。”

“不管怎么说,相比管道工或电工,从事剪羊毛的工作可以让你在更短的时间挣到多得多的钱。”

此外,TAFE NSW和AWI可以在整个新州地区提供剪羊毛以及羊毛处理的课程,不过英格拉姆先生和斯托里先生表示,实习培训也要在棚屋内进行。

英格拉姆先生表示,一般来说,剪羊毛工人都从棚屋内的非技术性工作开始,然后再逐渐进行更复杂的剪羊毛工作。

斯托里先生表示同意,他指出行业有责任宣传剪羊毛工作的优势,并为大家提供学习的机会。

他们两人都表示,之前在他们的棚屋定期都会有一个学员在学习,但由于人力的短缺,最近没有人在进行学习了。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Hannah Sparks on About Regional.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Hannah Sparks on The RiotACT.

评论

One Response to 一起去“薅羊毛”吗?澳大利亚这份高薪工作为何持续劳动力紧缺?

Filter
Order
关申海 关申海 12:51 pm 11 Nov 20

我想去剪羊毛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