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2020年ACT大选:堪培拉绿党领袖Shane Rattenbury表示,少数党派让堪培拉成为更好的地方

Genevieve Jacobs 2020年10月13日星期二
Greens leader Shane Rattenbury

绿党领袖肖恩·拉滕伯里(Shane Rattenbury)认为,权力分享为堪培拉创造价值。图片:Michelle Kroll。

堪培拉绿党领袖肖恩·拉滕伯里(Shane Rattenbury)知道他自己处于一个特殊的政治位置:他所在的党派将不会成为当政政府,不过,在这十多年来,“黑尔-克拉克”(Hare-Clark)投票系统也为他们在堪培拉的影响力提供了特别的衡量标准。

除非自由党此次可以赢得13个席位,否则这种情况很可能将继续下去。拉滕伯里先生本人的席位是安全的,并且从上次联邦大选绿党强劲的表现结果来看,选民们可能将至少会替换议会中卡洛琳·勒·库特(Caroline Le Couteur)。

并且,他们认为,这次他们甚至可能可以获得第三个席位,这将与2008年时,有四位绿党候选人进入议会的结果接近。

但是,在ACT各事务的进程中,他们不成比例的影响力产生的价值正在为发展友好型工党政府提供力量。

拉滕伯里先生表示,经过了12年之后,他对这样的结果感到满意,他认为,工党与绿党之间权力共享的安排很大程度上是价值使然,并将造福于社区。

他说:“我们从来没有被迫做任何感到非常不舒服的事情。当然,如果是绿党政府,结果肯定会有所不同。”

“我们并不是总能得到想要的东西,但这是权力共享安排的一部分。我们明确表达我们的想法。有时可以将其付诸行动、有时不行、而有时我们也会阻碍其他党派的想法 – 如果我们认为这想法不适合我们的社区。”

在很大程度上,拉滕伯里先生本人被认为是一个务实的人:比如,近期绿党指出的West Basin西盆地低层开发项目的问题。


更多阅读:自由党停止西盆地West Basint填充项目


在权力共享安排的期限内,他的政党推动了如处于全澳领先的药丸检测试验计划、毒品和酒精法庭、以及ACT净零排放的目标等政策。

不过,他们还监督着迅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这有可能把堪培拉最弱势的人群推至远郊,并对规划过程的信任大大降低。

信任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在我们在等待当前规划的审查结果的时候,在解决这一问题上,绿党的最佳方案是提议在ACT内引入有审议作用的民主程序。

拉滕伯里先生表示:“我们的主张是让社区参与到决策中,来让他们对自己的社区做出决定,并为此投入一些实实在在的资金。”

“到最后,社区可以对他们的资金的实际流向进行分配。这也使得有审议作用的民主程序对他们来说更加真实和具体。”

“这将建立与社区的联系,并让人们能看到,无论他们是想对一座公园进行升级、或是在商店举办聚会、还是改善照明,都可以自己做出选择。”

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绿党和他们的影响能辐射到“扁豆状”的内北区外的地方到什么程度。他们对于堪培拉内北区(Inner North)的优先考虑是否也适合Tuggeranong区或Gungahlin区的选民?

拉滕伯里先生承认,毫无疑问,堪培拉的内北区是他们的据点。

“我们的工作就是把我们的政策和理念带到大家面前,并向人们解释为什么这些是相关的,比如周边地区民主政策或者是电动汽车,我们希望附近郊区的人们知道,如果他们拥有一辆电动汽车,他们将节省80%的运行成本。这是真正解决他们生活成本问题的方法。”

到现在,做出所有这些让步和务实主义言论的拉滕伯里先生,拥有多个部长职位,他是不是绿党可以接受的面孔呢?他不会关注党内是否有更多极端主义的观点,他说那将交给其他人来判断。

他说:“我们扮演的是平衡权利的角色,这确实给带给了我们必须要承担的责任。我们必须要考虑到这些责任。人们希望看到我们是政府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冷眼旁观。我们需要有建设性,并且我们也已经接受了这个角色。”

“我认为,为政府创造紧张是非常健康的。我认为总的来说,这比一党获得大多数的选票要好。”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Genevieve Jacob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