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堪培拉游艇俱乐部:水上飞机项目可能让这个有62历史的组织倒下

Ian Bushnell 2021年6月3日星期四
Sydney Seaplanes Cessna Caravan

去年12月,悉尼水上飞机(Sydney Seaplanes)的Cessna Caravan飞机正在降落至格里芬湖湖面。图片:Thomas Lucraft。

日前,堪培拉游艇俱乐部(Canberra Yacht Club)就格里芬湖的水上飞机提案发布了一些警告,并表示此项目可能会使这个在堪培拉已有62年历史的机构倒下。

在提交至国家首都管理局(NCA)讨论文件的咨询意见中,该俱乐部表示,格里芬湖西区的水上飞机项目将对俱乐部运营及财务可行性造成威胁,因而影响其持续运营。

如果不得不在湖面上设置水上飞机,该俱乐部认为Central Basin将是一个更佳的位置,因为在那里将不存在打扰,同时,这里也为登机及着陆的乘客提供了两个潜在地更具吸引力的码头。

这份讨论文件就在堪培拉提供航运服务向悉尼水上飞机(Sydney Seaplanes)公司以及南海岸水上飞机(Sydney Seaplanes)公司征求了建议。


更多阅读:堪培拉人或可乘水上飞机前往悉尼?每日三趟,格里芬湖往返悉尼玫瑰湾将仅需1小时


去年12月,悉尼水上飞机公司进行了一次试飞,其计划在悉尼玫瑰湾(Rose Bay)与堪培拉之间每天提供四趟运输服务,其中两趟航班将在湖上登陆与起飞,并在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附近的码头停靠。

此次试飞使用的飞机为单引擎Cessna Caravan,不过该公司计划使用更大型的双引擎两栖飞机Twin Otter,将由两名飞行员驾驶,并最多可搭载14名乘客。

飞机将于上午10点在湖面降落,上午10点30分起飞;第二趟的降落时间将在下午3点30分,并于下午4点起飞。此外,飞机每次的着陆与起飞都需要在湖上行动5分钟左右,每天总计20分钟。

Twin Otter plane

一架Twin Otter飞机在格里芬湖湖面。图片:维基百科。

南海岸水上飞机(South Coast Seaplanes)最初将提供单引擎飞机Maule在堪培拉附近提供短途观光飞行,不过其希望能推出套餐产品,尤其针对国际游客,包括直接连通南海岸及雪山旅游景点。

夏季航班最初将限制为每周一至两天,每天上午9点至下午5点之间进行两趟航班,并在冬季减少飞行时间。

游艇俱乐部表示,West Basin上的水上飞机项目将对本地、州际及国家帆船赛及帆船学校和其中的两个项目(全能帆船和浮船,照顾弱势儿童)造成打扰。

该俱乐部针对国家首都管理局掩盖遗产方面的问题,对“选择性和不充分性”表示担忧,并指出在制定讨论文件时没有跟进这些担忧。

NCA参与GLM Heritage报告演示飞行。结论是,飞行的噪音以及对湖面总体的干扰确实对湖泊的遗产价值造成了些许不利影响,不过临时性及并不频繁的运行意味着其影响程度很小。

游艇俱乐部表示,它准备与NCA和水上飞机的运营商建立合作,确定可行方案、替代方案并做好安排,以解决机构的担忧,并减少这项提案中的“重大”风险。

如果不能在Central Basin运行水上飞机,俱乐部表示,则需要采取行动来减少安全风险和对其日常运转的不利影响,包括设定水上飞机运行期间的安全区域、起飞和着陆通知、比赛日对水上飞机的限飞、可替代飞行时间,以及黑山半岛(Black Mountain Peninsula)旁的起飞和着陆。


更多阅读: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真的是世界上最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吗?


在玫瑰湾运营的悉尼水上飞机公司认为,他们有足够的经验来协调湖泊交通,而不对湖面的其他使用者造成打扰。

NCA表示,在进行试飞之后,许多人已经可以看到水上飞机运营的优势,比如节省时间、不用前往机场、在堪培拉与悉尼之间增添一种选择、促进首领旅游业的可能性,以及吸引众多住宿、餐馆等。

主要的担忧则包括安全影响、给其他湖泊使用者带来的不便、仅为少数人带来的直接利益、噪音、更多机动船只在湖上行驶的潜在优先权,以及扰乱湖面现有的平静。

如果NCA决定继续此项目,其将对社区提出的担忧进行更多的讨论和磋商,此外,水上飞机的运营商将需要申请在湖泊运营许可证和其他所需的许可证,并提交湖泊等基础设施的工程批准。

讨论文件将开放至6月22日,更多详情可访问NCA网站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Bushnell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