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活动

发现澳洲不一样的“双十一”:这一分钟沉寂的悲鸣,是对百年“荣军”的永志不忘

Laura Liu 2020年11月12日星期四

发现澳洲不一样的“双十一”:这一分钟沉寂的悲鸣,是对百年“荣军”的永志不忘

每年的“双十一”对于华人来说好像总是见证历史的时刻。作为一年一度最大的购物狂欢节,2020年天猫双十一,在11月1日0点至11月11日24点,最终总成交额高达4982亿元,再度刷新纪录!

然而,把这一天的视角拉到南半球,11月11日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却是一个庄严且沉重的日子——Remembrance Day,阵亡将士纪念日,又称“荣军日”或“国殇日”。

战争纪念馆前的虞美人花海。图片:文件。

一百年前,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这场动荡世界格局的战争,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这场影响很多国家国运的世界性战争,塑造了澳大利亚的国际身份。早在一战爆发时,澳大利亚的人口不足500万,那时,有41.9万名澳大利亚人应征入伍,其中有33万人被派往海外;在这四年的艰苦奋战中,近152,000人受伤,超过60,000人在海外丧生,而澳大利亚在这场战争中的遭受的损失,更是持续影响了几十年。

“永志不忘” Lest we forget

在澳新国家,有这样的一句话:Lest we forget!译为“永志不忘”。在Anzac Day的时候,这句话总会印在旗帜上。在“荣军日”这一天,民众也总会提起这句话,来纪念那些战亡的将士。


更多阅读:罂粟花开,ANZAC Day除了纪念和游行,背后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故事(1)


在每年的11月11日,上午11点,全澳各地的澳大利亚人,都会停下脚步和交谈,停下手头的所有事情,默哀一分钟,来缅怀那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其他战争中牺牲的军人与平民。

图片:战争纪念馆。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昨天,堪培拉也进行了一分钟的默哀,一如1919年首次举行这场纪念仪式那样。虽然因为疫情,人们无法如往年一样聚在战争纪念馆进行哀悼。不过昨天从10:45am开始,战争纪念馆还是通过直播的方式,在Reg Saunders庭院向全澳播出这场纪念式。(纪念仪式并未对公众开放,由ABC进行直播)

2020年“荣军日”的全澳纪念仪式仍然保留了传统的活动,比如在上午11点进行一分钟的默哀、邀请贵宾敬献花环、敲响最后的号角、以及丹尼尔·凯格兰(Daniel Keighran VC)下士的纪念讲话。

他经“炼狱”,荣耀归来

每到“荣军日”,年长的澳大利亚人总会想起一个名字,来自新州Young镇的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Charles Groves Wright Anderson)上校。

1988年,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在堪培拉安息,享年91岁,他的逝去,曾一度成为轰动全澳大利亚的新闻。

虽然安德森上校并不是在新州的Young出生,但那里却是他的故乡。如今,在Young主街以北、火车站正后面的一处公园,便以他的名字命名。如果你经过这座公园,目光所及处一定能看见公园中心竖立的一座纪念碑,双面座方尖碑的顶端塑着锥形火炬的形状。

1945年9月,安德森上校(左)在泰国曼谷获释。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埃德温娜·梅森(Edwina Mason)来自Young,在她童年时期,印象中的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是一个身材瘦小、戴着眼镜的男人,日常总是不停地呼唤着他两只宠物狗,贵宾Poodie和吉娃娃Honeybun。

在埃德温娜的记忆中,安德森上校的皮肤很白,双手细长,但手上的温度却一直是冷冰冰的,总是戴着一副圆形的眼睛,掩盖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埃德温娜形容他是一个安静、可爱而温柔的绅士。安德森是埃德温娜的爷爷。虽然并不是血缘上的爷爷,但他确实她们大家庭的一部分,而埃德温娜,同样也是安德森上校生活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埃德温娜说,大家都熟知他是上校,但我们却并不知道这个头衔背后的含义,因为那时,我们每天关心的是家中的孩子们今天又会在花园里玩儿什么。

安德森上校在“斯普林菲尔德”的家,是一个充满欢乐和爱地方,埃德温娜记得很早以前,安德森奶奶喜欢陶艺,一不留神,便消失在她的制陶房中,专心研究陶制品,房间里也总是传来陶盘一圈圈转动的声音。

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上校。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也许,对于安德森上校的家庭而言,他们并不总理解他离开家奔赴战场的举动,但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他在战场上充满坚韧、无畏、英勇的精神。

安德森上校,曾被授予军功十字勋章和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虽然参与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将士不计其数,但获得英国最负盛名勋章的将士却并不多,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上校就是其中一位。

早年在肯尼亚(Kenya)的生活,为他最初站在英国这一方对抗德军做好了准备,在一战时期,他担任东非战役中英皇非洲步枪营的一名中尉。

酷热的天气、荆草丛生的复杂地形、还有来自野生动物、毒蛇和热带疾病的威胁,这些恶劣的条件同敌人一样可怕,但安德森依然在严峻的作战条件下,勇敢而激烈地战斗着。

也正是因为这些英勇事迹,他被授予军功十字勋章——英国三等军事勋章。


更多阅读:罂粟花开,ANZAC Day除了纪念和游行,背后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故事(2)


不过,也正因为他在复杂地形、茂密的灌木丛以及炎热恶劣的环境下丰富的作战经验,为他之后的生活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当战争再次爆发时,查尔斯·安德森已经结婚,并育有三个孩子,他们住在Young镇附近的一处房子里。

安德森,这个经历过一战、带着眼镜的中年老兵,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有好莱坞大片中英雄该有的样貌。

但当时光流转到1941年8月,他又到马来亚(Malaya)担任2/19营的指挥官。他曾在该营接受过丛林战事、突刺作战、以及步枪速射训练。

不久之后,他们便开始在西海岸与日军奋战,在那里,他领导着一支由澳大利亚人和印度人组成的联合作战队,取得了出色的战果。

在1942年1月18日至22日的麻坡战役(Battle of Muar)之中,安德森指挥一支小部队,摧毁了敌人10辆坦克,并让他们与主力部队断联。

在空中和地面作战中,安德森率领他的部队穿越了敌军15英里的土地,并亲自用手枪和几枚手榴弹摧毁了两个机枪哨所。他努力为同伴扫清前进的道路,但在过程中他自己却陷入了可怕的肉搏战和刺刀格斗之中。

*马来亚战役:是1941年12月8日至1942年1月31日同盟国与日本帝国在马来半岛的战事,战事包括英联邦军队与日军之间的陆战,英军、英属印度军、澳大利亚军及马来属邦军防守此殖民地,日军企图歼灭驻马来半岛英军,为今后进攻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建立前进基地。驻马来亚(包括新加坡)英军共3个师4个旅,约9万人,由远东英军总司令阿瑟·珀西瓦尔中将指挥。

*麻坡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来亚战役的最后一场主要战役。它于1942年1月14日至22日在Gemensah桥附近和Muar河上举行。

在泰缅铁路指挥“安德森部队”作战时,安德森上校成了战俘。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在巴力士隆(Parit Sulong),安德森上校的小部队被日军截下,当时,小部队夺回了他们和正在撤退的主力盟军主力之间的一座桥。

面对被围剿、缺乏增援、寡不敌众的境地,安德森的小部队仍奋勇作战,夺回了这座桥;虽然遭受坦克、机枪、迫击炮、空袭的袭击,伤亡惨重,他们仍连续数天坚守阵地、拒绝投降。

而后,安德森试图带领作战部队穿越八英里敌军领土到达永平(Yong Peng),但后来证明这是无法完成的一件事。面对要被迫销毁装备和车辆的情况下,他命令士兵们穿过丛林逃走并与主力部队会合。

因为他英勇的表现以及卓越的领导能力,安德森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不过,他的战斗却仍未结束。

1942年2月15日,他不幸被俘虏,并且不得不忍受战俘的痛苦和煎熬,在泰缅铁路上指挥“安德森部队”。

在那里,虽然经历了很高的死亡率和伤病率,但他和他的部下却依然怀揣着高涨的士气。直到最后,他所有的同伴都跟着他一起,从“地狱”返回家乡。他活了下来,又回到了家庭,作为Hume的议员,开启了他的政治生涯,任期三年。

1988年11月11日,查尔斯·安德森(Charles Anderson)于堪培拉Red Hill的家中与世长辞,带着军人的至高荣耀被火化。

“荣军日”的更多活动

不只有安德森上校,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无数的将士都在为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信仰战斗着。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属于哪个国家,都是值得尊敬的英雄。

“Soldier On”,一个致力于提高公众对当代退伍军人的经历以及其所面临的问题认知的机构,在“荣军日”期间发起了他们第三届“Stronger Together”的活动。

这项为澳大利亚当代退伍军人及其家属提供支持的24小时特别筹款活动于11月10日(周二)上午10点开启。此慈善机构的众多合作伙伴在“Soldier On”活动中提供了公共捐款。

Soldier On澳大利亚的首席执行长伊万·斯拉维奇(Ivan Slavich)表示,这次的活动旨在确保澳大利亚的所有军人及家属都能获得最大程度的帮助和支持,尤其是在疫情时期。

斯拉维奇先生说:“众所周知,2020年对所有澳大利亚人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在战争时期,我们得到众多军人及其家属的保护和支持,而现在也正是我们可以回馈他们,向他们达感激之情的时刻。”

“此外,这次的活动也是大家对这些保家卫国的战士表达感激之情的理想时刻,在这24小时的捐赠活动中,每收到1澳元的捐款,实际金额都将翻倍。”

关于此活动的更多信息,可以在 Soldier On网站查看。

关于“荣军日”的更多信息,大家可以在战争纪念馆的官网上查看。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