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Remembrance Day荣军日:澳大利亚那名经历过“炼狱”的上校,荣耀归来

Edwina Mason 2020年11月12日星期四
Lieutenant Colonel Anderson in 1945.

1945年9月,安德森上校(左)在泰国曼谷获释。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每到“荣军日”,年长的澳大利亚人总会想起一个名字,来自新州Young镇的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Charles Groves Wright Anderson)上校

1988年,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在堪培拉安息,享年91岁,他的逝去,曾一度成为轰动全澳大利亚的新闻。

虽然安德森上校并不是在新州的Young出生,但那里却是他的故乡。如今,在Young主街以北、火车站正后面的一处公园,便以他的名字命名。如果你经过这座公园,目光所及处一定能看见公园中心竖立的一座纪念碑,双面座方尖碑的顶端塑着锥形火炬的形状。

在我童年时期,印象中的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是一个身材瘦小、戴着眼镜的男人,日常总是不停地呼唤着他两只宠物狗,贵宾Poodie和吉娃娃Honeybun。

记忆中,安德森上校的皮肤很白,双手细长,但手上的温度却一直是冷冰冰的,总是戴着一副圆形的眼睛,掩盖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他是一个安静、可爱而温柔的绅士。安德森是我的爷爷。虽然并不是血缘上的爷爷,但他确实我们大家庭的一部分,而我们同样也是安德森上校生活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大家都熟知他是上校,但我们却并不知道这个头衔背后的含义,因为那时,我们每天关心的是家中的孩子们今天又会在花园里玩儿什么。

安德森上校在“斯普林菲尔德”的家,是一个充满欢乐和爱地方,记得很早以前,安德森奶奶喜欢陶艺,一不留神,便消失在她的制陶房中,专心研究陶制品,房间里也总是传来陶盘一圈圈转动的声音。

Lieutenant Colonel Charles Groves Wright Anderson.

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上校。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也许,对于安德森上校的家庭而言,他们并不总理解他离开家奔赴战场的举动,但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他在战场上充满坚韧、无畏、英勇的精神。

安德森上校,曾被授予军功十字勋章和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虽然参与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将士不计其数,但获得英国最负盛名勋章的将士却并不多,查尔斯·格罗夫斯·赖特·安德森上校就是其中一位。

早年在肯尼亚(Kenya)的生活,为他最初站在英国这一方对抗德军做好了准备,在一战时期,他担任东非战役中英皇非洲步枪营的一名中尉。

酷热的天气、荆草丛生的复杂地形、还有来自野生动物、毒蛇和热带疾病的威胁,这些恶劣的条件同敌人一样可怕,但安德森依然在严峻的作战条件下,勇敢而激烈地战斗着。

也正是因为这些英勇事迹,他被授予军功十字勋章——英国三等军事勋章。

不过,也正因为他在复杂地形、茂密的灌木丛以及炎热恶劣的环境下丰富的作战经验,为他之后的生活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当战争再次爆发时,查尔斯·安德森已经结婚,并育有三个孩子,他们住在Young镇附近的一处房子里。

安德森,这个经历过一战、带着眼镜的中年老兵,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有好莱坞大片中英雄该有的样貌。

但当时光流转到1941年8月,他又到马来亚(Malaya)担任2/19营的指挥官。他曾在该营接受过丛林战事、突刺作战、以及步枪速射训练。

不久之后,他们便开始在西海岸与日军奋战,在那里,他领导着一支由澳大利亚人和印度人组成的联合作战队,取得了出色的战果。

在1942年1月18日至22日的麻坡战役(Battle of Muar)之中,安德森指挥一支小部队,摧毁了敌人10辆坦克,并让他们与主力部队断联。

在空中和地面作战中,安德森率领他的部队穿越了敌军15英里的土地,并亲自用手枪和几枚手榴弹摧毁了两个机枪哨所。他努力为同伴扫清前进的道路,但在过程中他自己却陷入了可怕的肉搏战和刺刀格斗之中。

Prisoners of war on the Burma-Thailand Railway during World War II.

在泰缅铁路指挥“安德森部队”作战时,安德森上校成了战俘。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在巴力士隆(Parit Sulong),安德森上校的小部队被日军截下,当时,小部队夺回了他们和正在撤退的主力盟军主力之间的一座桥。

面对被围剿、缺乏增援、寡不敌众的境地,安德森的小部队仍奋勇作战,夺回了这座桥;虽然遭受坦克、机枪、迫击炮、空袭的袭击,伤亡惨重,他们仍连续数天坚守阵地、拒绝投降。

而后,安德森试图带领作战部队穿越八英里敌军领土到达永平(Yong Peng),但后来证明这是无法完成的一件事。面对要被迫销毁装备和车辆的情况下,他命令士兵们穿过丛林逃走并与主力部队会合。

因为他英勇的表现以及卓越的领导能力,安德森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不过,他的战斗却仍未结束。

1942年2月15日,他不幸被俘虏,并且不得不忍受战俘的痛苦和煎熬,在泰缅铁路上指挥“安德森部队”。

在那里,虽然经历了很高的死亡率和伤病率,但他和他的部下却依然怀揣着高涨的士气。直到最后,他所有的同伴都跟着他一起,从“地狱”返回家乡。他活了下来,又回到了家庭,作为Hume的议员,开启了他的政治生涯,任期三年。

1988年11月11日,查尔斯·安德森(Charles Anderson)于堪培拉Red Hill的家中与世长辞,带着军人的至高荣耀被火化。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Edwina Mason on About Regional.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Edwina Mason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