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儿子自杀后,堪培拉父母恳请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以免悲剧再次发生

Lottie Twyford 2022年8月5日星期五
picture of ravi madan next to his self-portrait

拉维·马丹(Ravi Madan)和他的自画像,2021年他去世后,该自画像被追赠阿阿契伯尔奖(Archibald Prize)。图片:提供。

内容警告:本文涉及自杀和心理健康问题。

拉维·马丹(Ravi Madan)是一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正如一位朋友所说,他“被恶魔折磨”。

去年4月,这名乐于助人且温文尔雅的年轻人自杀身亡,他的家人和朋友在脸书主页上分享了他的艺术作品,向他表达敬意。

在他去世前的两年半时间里,他日益绝望的父母竭尽所能,为他争取所需的帮助,他的母亲利·沃森(Leigh Watson)和父亲阿什·马丹(Ashish Madan)一次又一次地与不合理的体制抗争。

“我们无比孤独和沮丧,”利说。

“在他去世的那天晚上,我们下定决心,不能再让其他年轻人和他们的家庭遭遇同样的命运。”

Mother and child

利·沃森和她的儿子拉维。图片:提供。

最初,拉维感到身体不适的时候,只差完成一个科目就能大学毕业了。

尽管医生给他开了治疗焦虑和抑郁的药物,但到2018年11月,他在第一次自杀未遂后被送进医院。

随后,他被警察送往堪培拉医院,住进短期精神健康病房。但除了几次家庭会议(利说这更像是“干预”),以及出院次日的一次探访之外,后续没有任何跟进。

那次探访还是他父母极力要求的结果。

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拉维不愿再让他的父母寻求支持。由于他们的儿子已满18岁,医务人员担心隐私问题,他们对此无计可施。

这成为一种常态。

2019年,拉维接受了父母的帮助。

他们不知道堪培拉有私人医疗机构,所以他们让他住进了悉尼的Northside Group诊所,在那里住了三周。2020年,他的家人给他报了更多的援助项目,包括每周见一次咨询师。

但他的父母表示,可以看出在那段时间里,他明显身体不适,无法工作、社交和独立生活。


更多阅读:堪培拉母亲失去女儿,呼吁政府更好地整合心理健康和药品及酒精支持服务体系


到了9月,情况恶化,因为拉维出现自杀倾向,他不得不再次被送往堪培拉医院。这一次,他的父母不希望他出院,因为他们知道他现在很不舒服,但他们说,在这件事上他们没有发言权。

一个月后,他再次企图自杀,所幸被警方及时发现。然后他又一次进了堪培拉医院急诊科,但没多久就出院了。

在此之后,他的父母试图,用他们的话讲,“更多地控制”拉维的心理健康护理。他们发现很难让他加入堪培拉的寄宿护理项目,但相关方面从未给出合理的解释,说明这为什么不行。

最后,他们四处打听,找到了Calvary医院的私人心理健康机构Hyson Green,在那里住了三周。

然而就在他出院后的几个月里,拉维的病情迅速恶化。

他的父母还一再寻求为拉维安排一名个案社工,来为他们的儿子提供个性化支持,但也毫无进展。


更多阅读:穿梭在高速上的年幼癌症患者:堪培拉母亲呼吁在本地设立儿童肿瘤护理服务


利和阿什需要承担儿子的经济开销,奋斗了近三年,他们说医生根本不愿意与他们交流。

“我们没有就他的心理状态,以及他再次尝试(自杀)的风险进行沟通,”利说。

“我们家里有一个愤怒、悲伤、不善交际、身体不适的年轻人。

“关于如何让他得到有效的治疗,如何克服ACT精神卫生系统的困境,我们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信息。从来没有人承认我们是他的照顾者,也没有人知道我们正处于一个极具挑战、创伤和痛苦的时期。”

“这就像有人给我们送来一颗定时炸弹,却没有说明如何拆除它。”

他们还表示,出院政策并不明确。

有一次,拉维在自杀未遂后仅48小时就出院了,而且没有得到任何后续支持。


更多阅读:“给我们些正义,让我们安心”:这是一位堪培拉父亲面对儿子无谓死亡的恳求


本周早些时候,ACT 政府承诺提供后续服务,以支持有自杀风险或自杀未遂的年轻人,利和阿什对此表示欢迎。

但他们呼吁政府提供更多的支持。

他们说,在年轻人离开医院之前,必须安排一名个案工作者以建立联系。

此外,根据他们的自身经验,他们说应该为年轻人的家人或照顾者,提供一个家庭同伴支持项目的工作人员来支持他们。

而在这些建议得到落实之前,利和阿什不会放弃争取。


更多阅读:“给我们些正义,让我们安心”:这是一位堪培拉父亲面对儿子无谓死亡的恳求


ACT 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感谢那些来自经验人士的反馈,关于他们如何在整个心理健康系统中提供早期干预和善后服务。

“每一个因自杀而逝去的生命都会在我们的社区激起涟漪,我们对那些失去亲人的家人和朋友表示同情。

政府表示,将对任何向卫生系统表达自杀倾向的人进行全面评估。

其次,他们能够获得“多项服务”,政府称,这些服务会与社区伙伴合作,提供出院后的后续护理、更多的转诊途径、积极的外联渠道和社会心理支持。

ACT政府表示,它正在与联邦政府合作,为自杀未遂或经历自杀危机后的个人提供全面的善后服务。

如果这个故事引起您的关注,请拨打 13 11 14 联系生命热线。如果有人处于紧急危险中,请拨打000。可通过Beyond Blue获得有关焦虑、抑郁和自杀预防的信息和支持。

在线查阅ACT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清单。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Lottie Twyford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