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1号病人解除隔离,“身心俱疲,但生活还要继续”

Kim Treasure 2021年8月31日星期二
Cedric Nyamsi

塞德里克·尼亚姆西(Cedric Nyamsi)隔离期间躺在床上。图片:提供。

解除隔离,对于被视为堪培拉“零号病人”的塞德里克来说,就是又能呼吸新鲜空气。

两周前,塞德里克·尼亚姆西(Cedric Nyamsi)通过Region Media向公众发声,向社区澄清社交媒体上关于他的谣言,此前,有谣言称,他违反了公共卫生指令,驾车去悉尼购买毒品因而感染新冠,而后无意中引起了ACT本次封锁。

当时,塞德里克接受Region Media独家采访时说道,对于他是如何感染上新冠的,他和其他人一样也感到非常困惑,并表示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有离开过ACT地区。


更多阅读:“我不想任何人因我而死”:堪培拉1号新冠患者向公众发声


塞德里克现在已经解除隔离,这名身材健硕的27岁男子表示,他仍未完全康复,在被感染几周后,他的身体仍然感到非常疲倦。

塞德里克将过去的几周描述成“我生命中最糟糕的时期”,他说,在ANU的宿舍隔离了数周后,他终于可以期待搬进新家了。

作为堪培拉的重量级自由式摔跤冠军,以及前联邦运动会的摔跤手,塞德里克在知道自己感染新冠后表示,他也不知道在哪里感染上了病毒。

他是一名建筑学徒,当首次发现本次的疫情时,他正在Fiction夜店上班做保安,这是他的第二份工作


更多阅读:ACT疫情更新:堪培拉新增12例,社会福利住宅、Woden药房、理发店被列入新冠暴露地点


塞德里克表示,网上有谣言称,他违反了公共卫生指令,驾车去悉尼购买毒品因而感染新冠,他对此表示颇为震惊。

他说:“当社交媒体上有说法称我去悉尼买毒品时,我感到非常震惊。”

“我是个摔跤手…澳大利亚全国冠军…我根本不嗑药。”

上周五,大约有11,000名堪培拉居民解除隔离,或者等待收到阴性检测结果后解除隔离,因为距离堪培拉本次疫情出现首例确诊已经过去了超过两周的时间。

在出现了首例新冠病例之后,堪培拉于8月12日(周四)进入了封锁状态。

随后,确诊病例和新冠暴露地点的数量迅速增加,一度使得堪培拉超过5%的人口(大约2万人)处于隔离或检疫隔离之中。到上周末,已经只有不到800名堪培拉居民处于检疫隔离中。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Kim Treasure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