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新奇职业:他是如何从室内攀岩爱好者变成堪培拉“蜘蛛侠”的

James Coleman 2022年11月28日星期一
Man on top of National Gallery

建昊·朴(Geonho Park)坐在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NGA)顶端。图片:Geonho Park。

今年十月份,堪培拉医院基金会(CHF)举办“Can Give Day”年度筹款活动,活动中设置了一些挑战项目,比如堪培拉医院基金会主席德博拉·罗夫(Deborah Rolfe)和本地其他企业及社区领袖们一起从堪培拉医院的八号楼降绳滑下。

“要从楼顶滑下来一点也不容易,”德博拉说。

“但是跟在我们医院里接诊的一些患者所要面临的治疗相比,这件事远没有那么困难。至少,这是我能做的。”

但从高空下降,却是建昊·朴(Geonho Park)每天都要做的工作。

作为堪培拉高空幕墙清洁公司Touchdown Canberra的绳索作业工人,他日常的工作就像“蜘蛛侠”一样,悬挂在高层建筑外侧进行作业。


更多阅读;你能接听求救电话吗?这就是ACT紧急服务热线的工作内容


“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高空作业,在他人无法到达的地方有工作需求,我们就会去,”他说。

“比如刷漆、窗户清洁、高压清洗、安装捕鸟网,建筑维修等等。”

想一想,他和他的同事们穿戴着安全装置,悬挂在高层写字楼和公寓外墙“飞来飞去”,我们却待在冬暖夏凉的室内,脚下踏踏实实地踩着几英寸厚的水泥地。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克服恐高障碍去从事这份工作呢?

14年前,建昊和他的母亲与两个兄弟从韩国首尔来到堪培拉。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在Mitchell的一家室内攀岩馆学习攀岩,刚开始他只是觉得攀岩这项运动比较有趣,后来慢慢地他的攀岩技能就变得非常熟练。

Two people climbing a building

建昊·朴(Geonho Park)和他的同事奥马利(Omary)在Belconnen区的内政部(DHA)大楼进行高空作业。图片:Geonho Park。

他说:“我成了一名攀岩比赛选手,有好多次代表首都领地去参加比赛,甚至有的时候会代表整个澳大拉西亚和大洋洲地区参与国际赛事。”

“在这里工作之前,我爬过很多地方。”

建昊在Mitchell区练习攀岩的时候,和Touchdown清洁公司的老板成了朋友。当时,他在大学里学习建筑专业,刚好打算找一份兼职。于是,便有了后来了故事。

“我爱上了这份工作,所以我也就没有再去找建筑相关的工作。”


更多阅读: 调查显示,堪培拉居民幸福感全澳最高,原因是这些


毫无疑问,要从事这份工作,先决条件就是不会有严重的恐高。果真,建昊在不熟悉的建筑上作业时,确实有那么“一两次”会感到有点紧张。

堪培拉最高的建筑当然是非澳大利亚电讯塔(Telstra Tower)莫属了,比黑山(Black Mountain)的山顶高出195米。其次就是Belconnen区的High Society公寓,高度达113米。而建昊爬过的最高高度为73米,也就是在年初竣工的Nightfall公寓。

“我们给这栋楼进行了初次清洁,”他说。

“我非常激动,因为堪培拉其实并没有很多高层建筑。高度不同,所需的技术也不同,用到的绳子也重了很多。”

Man hanging on a rope off a building

从Republic大楼的顶部俯瞰。图片:Geonho Park。

他们每天的工作,要先过一遍当天的工作概要并进行设备盘点。在到达作业现场之后,他们会喝杯咖啡,并对现场进行简要勘测来排查潜在风险;然后就是穿戴好安全装置,将绳索从建筑物顶部的锚点慢慢放下来。

然后他就会戴上耳塞,不过他经常会忘记自己戴着。

“我们很喜欢边工作边听音乐。不过有的时候自己都忘记了,以至于在玻璃里的人还会听到我们哼歌的声音。然后我们就会接到电话,让我们把音量调低一些。”

到现在,建昊从事这分工作已经快七年了,不过他从来没有透过窗户看见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更多阅读:对新居民来说,堪培拉是否太过“排外”了?


“就是我们会接到很多政府大楼的活儿,然后你挂着绳子突然吊到一个会议前,大家都看着你,就会有些尴尬。”

至于说会不会有高空坠物的问题,最多就是有次他想在建筑外墙一处落定时,掉了一只靴子。不过建昊和同事会把作业区下方列为“禁区”,这样即使掉下东西,也不会打到其他人。

“不过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

Man hanging on a rope off a building

建昊·朴正在给建筑外墙刷漆。图片:Geonho Park。

建昊具备一名绳索作业工人所需的所有资质。

很多堪培拉的工人之后会去矿山活去风力发电厂工作,不过他说他想探索些不同的领域,去从事信息技术相关的工作。但是他说,他会怀念这份工作的。

“人们常说,如果你热爱自己的工作,你就不会觉得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他说。

“如果我说,我每天都是这样的感觉,那时骗人的。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确实是一份很棒的工作,每天可以从不同的建筑商滑下来,可以欣赏到堪培拉各个角度的景色。”

Touchdown Canberra公司正在招聘绳索作业工人。如果感兴趣,可以发送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或致电(0439 421 290)联系贾斯汀·瑞安(Justin Ryan)。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