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新奇职业:“我在国会大厦上换国旗”,这可能是堪培拉最危险的一份工作

James Coleman 2022年12月6日星期二
two men at Parliament House

斯蒂芬·道尔(Stephen Doyle)和尼克·哈里斯(Nick Harris)准备搭乘电梯前往国会大厦顶端。图片:James Coleman。

堪培拉市中心的建筑物最高不能超过14层,也就是海拔617米。这并不是工作人员在规划会议上随便抛骰子得出的数字,而是为了确保其他建筑的高度不会超过国会大厦。

那么在国会大厦上工作的斯蒂芬·道尔(Stephen Doyle)和尼克·哈里斯(Nick Harris),自然成为市中心站得“最高”的工作者。

国会大厦顶端国旗所在高度的风力很大,所以大概每过四周旗帜便会变得破旧;而斯蒂芬和尼克则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具备相关资质可以更换旗帜的人。

“你得是一名技工(或是机械师或是电工),同时还需要有高空作业和操作旗帜的资格证书,”尼克说。

“没什么紧急救援计划,所以这算是堪培拉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了。”


更多阅读:新奇职业:他是如何从室内攀岩爱好者变成堪培拉“蜘蛛侠”的


1988年5月9日,国旗首次在国会大厦上的标志性金属架顶端升起,从那时至今,国旗已经被更换过数百次。

通常更换旗帜是在每月第一个周三上午十点之前,整套操作在一小时之内完成。不过当然要在天气状况允许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要是遇到下雨或大风天气,就无法上去操作了。

尼克说:“在预判天气并快速更换国旗方面,应该没有人能比得过我们。管理人员做不到、国会的工作人员做不到,就算是总理也不行。”

斯蒂芬有14年的工作经验,尼克则有8年的工作经验,不过更换国旗的过程需要五个人,两个人上旗杆操作,两个人在下方绳索旁,还有一个人来监督整个过程。

不过整套操作流程要从国会大厦的地下室开始说起。

国旗被密封在袋子里,存放在上锁的储藏室中。虽然旗帜的面料较轻薄,摸起来有些像帆布,不过每面旗帜都要比双层巴士的车身还大(12.8米x6.4米),重达22公斤。

每面旗的价格约为5000澳元,所以用旧的旗帜也不会被随便扔掉。

有米字的一边通常保持完好,所以旗帜被拆下之后会被送到墨尔本的一家公司,他们会把破损的一边剪掉,再重新缝上新的。然后在送到储藏室,这样一面旗帜的适用寿命可以长达五年。


更多阅读:“无法弯腰捡垃圾,也下不了床”:ACT议员呼吁提高社区对自身免疫性疾病认知


在开始操作之前,尼克、斯蒂芬和其他换旗小队成员要签署三份不同的健康和安全协议,然后系好安全带,他们就可以前往屋顶了。

在旗杆周围的金属支架上装有一条狭窄的电动轨道,轨道上是一辆升降车,可以缓慢上升到支架顶端的小平台上。尼克和另一名技术人员就是坐上这个电动升降车达到上方平台作业。

“这辆车的承重只有200公斤,所以我们得注意物品的重量,”尼克说。

而在下方,斯蒂芬则操作绳索降下国旗,这根绳子是特制的金属缆绳,穿过旗杆下方的金属支架连接到旗杆上。待国旗降下,尼克和他的同伴便会更换国旗。

但是有一天,操作过程出现了问题。当时尼克和斯蒂芬正在电动升降车里,突然升降车碾过电缆,出现一道蓝光,随后电缆被切断了。

“大约70米长的电缆掉到下方的地面上,斯蒂芬立刻从升降车顶部的小检修孔爬出来,想找出哪里出了问题。当时电缆轴猛烈地拍打着升降车的车顶。太可怕了。我们不可能直接爬下去,也不可能叫一架直升机(因为有桨叶把旗子缠住的风险)。”

万幸的是电动升降车成功返回,但大家对这台机器失去信任。

可是有的时候,他们还得去更高的地方。


更多阅读:新奇职业:他是如何从室内攀岩爱好者变成堪培拉“蜘蛛侠”的


国会大厦的工作人员偶尔会收到关于国旗的投诉,尤其是在全澳哀悼期间降半旗的时候(比如不久前女王去世的时候)。很多人说,国会大厦上的国旗看起来像在顶端三分之一处飘扬,但这是有原因的,斯蒂芬说这是设计缺陷。

“如果旗子太低,旗子边就就可能被旗杆下方的这四个金属架给钩住,那么我们就得自己爬上去把旗子弄出来,”他说。

“其实是这个旗杆太短了。”

国旗协议规定,如果国旗7天24小时全天候展示,就必须在夜间点亮。也就是说他们还要更换上面的灯泡。

尼克回忆道,他之前乘坐安装在旗杆旁边的另一台较小的升降机上到顶部。虽然他有高空作业经验,但是整个操作过程中他的膝盖都在磕碰,就跟风中摇晃的杆子一样;不过好的方面是,高空的风景很棒。

“我在旗杆的圆顶上看到了些50澳分硬币大小的黑色烧伤痕迹,这应该是闪电击中时留下的。从来没见过这些,真的很吃惊。”

虽然这份工作看起来有些可怕,但也有很多瞬间让斯蒂芬和尼克觉得从事这份工作很幸运。

“站在那里欣赏美景的感觉真的很棒,这里是堪培拉的中心,无论你向哪个方向看,路都是笔直的,”尼克说。

斯蒂芬补充道:“特别是在澳新军团日(ANZAC Day),升起国旗举行拂晓仪式的时候,我们可以站在这里看日出。”

不管怎样,向你们致敬。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