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领红包啦🧧

社区

NGA丨遇见澳洲国家美术馆里-隐藏的“魔鬼”人生和别有洞天

lliu 2020年6月29日星期一

NGA丨遇见澳洲国家美术馆里-隐藏的“魔鬼”人生和别有洞天

艺术之于创作者们,好像就如饮水般日常;而艺术之于大众,似乎永远充满距离感,无法企及;但事实上,它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在我们的身边。艺术最本质的,就是可以包涵任何人对于它的不同想象。

Hugh Ramsay: Two girls in white 1904。图片:Ray Woodbury, AGNSW

提到艺术首先想到的一定就是美术馆,这里不仅仅是艺术作品的容器,其本身也是一种思想的表达。

在这里,我们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和艺术者们对话,体验他们对生活的态度,随意在某幅作品之前停驻,必定都是一场精彩的奇遇记。

而在堪培拉的我们,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又怎么能和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NGA擦肩而过呢?

 

Skyspace 观天

“我喜欢把光作为一种物质材料,但是我的媒介是真正的感知。我想让你感觉到你的感觉,看到你自己见到的物件。—— James Turrell”

NGA的总监Nick Mitzevich。图片:提供。

Skyspace观天,出自美国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之手,这是他迄今为止最大、最精致的落成作品之一。

许多人喜欢把特瑞尔称为神一般存在的艺术家,他喜欢去挑战观众对于想象与现实、内核与边界、被动观看与沉浸式体验之间的感官认知。

所有,他非常善于利用光线,为观众构筑一个真实存在、却仿佛置身的虚拟世界的抽象空间。

NGA里的“Skyspace观天”,也正是特瑞尔最满意的一件作品之一,以光线为介质,打破人们观察天空的固有方式,随着一天之中时间的推移,光影也在这个不大的粉蓝空间中变幻。

作品位于国家美术馆建筑南侧的花园之中,每天对外开放(疫情期间可能暂停开放),从外面看去,可能就是一个”小鼓包“,一点也不起眼,但当你在黎明和黄昏时分置身其中,你一定会惊叹眼前的“天空之境”。

📍 地址:Parkes Pl E, Parkes ACT 2600

 

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艺术

Tuggeranong Arts Centre。图片:提供。

不知道你是否了解澳洲原住民的文化,NGA绝对是一个最好的了解原住民艺术的地方,这里拥有的澳大利亚原住民艺术藏品数量冠绝全球,超过7500件艺术品,大多数在11个专用展区中展出。

在设计上,每个展区针对不同地区或不同主题的原住民艺术;在可行的情况下,绘画和雕塑由自然光照亮,与艺术作品创作时的光线条件相仿。

这件作品 -《原住民纪念物》,是1987年从国家美术馆门票收入中出资协助购买和委托制作完成的。

 

Blue Poles:讲述着“魔鬼”的一生

图片:提供。

《蓝色枝条》(Blue Poles),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作品。

不知你在游览NGA时有没有看到过这幅画作?一个个错综复杂的线条交织在一起,好像也在向我们诉说这幅画背后精彩的故事。

1973年,在澳大利亚当时的总理高夫·惠特兰(Gough Whitlam)的批准下,以13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这件作品。而这一单交易,立即在全澳范围内引起了强烈争议。

就像艾弗尔铁塔刚刚出现在巴黎时,人们认为它是一个巨型”怪兽“一样,在拍下这幅作品之后,人们纷纷反对,认为这是极其奢侈、挥霍的行为。

国际绘画和雕塑高级策展人卢西娜·沃德(Lucina Ward)说,在购买这幅画时,NGA还尚未开放,所以也许当时的澳大利亚人并不了解收藏,也并没有意识到收藏以及《蓝色枝条》的重要性。

“画作有自己的生命,我只是把他们表达出来。——Jackson Pollock”

但往往时间,是任何决定的最好证明,如今,这幅巨大的抽象主义绘画作品,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艺术瑰宝。

相比举世闻名的画家,《蓝色枝条》的作者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 1912年-1956年)好像并不为人所熟悉。但其实,他是20世纪40-50年代美国抽象绘画表现主义运动的引领者,而这幅画作仿佛也变现着他”魔鬼“般人生的终结。

人们喜欢将他的经历形容成“魔鬼的一生”,波洛克最辉煌的时刻始于1950年,单是这一年他就创作了《秋天的韵律》、《第三十二号,1950》两幅作品,但波洛克失意的时刻也到来的非常快。

不久,波洛克开始对自己的作品失去信心,觉得很难再有突破,在贝蒂·帕松斯画廊开了他人生最后一次个人画展,大幅作品一件也没有卖出去,于是他开始酗酒。

“我要自杀!”是他喝完威士忌跟他朋友说的话,扭曲、疯狂,波洛克喝醉之后变得狂暴,慢慢地,朋友们开始离他而去,甚至她的妻子也无法忍受。

在这样的状态中,因为他的朋友东尼·史密斯一再的拜托,波洛克完成了《蓝色枝条》(1952年),而在1956年,一场车祸中,44岁的波洛克结束了”魔鬼“人生。

如今,《蓝色枝条》安静的待在NGA里,向来来往往的人们诉说着它主人的一生。

高级绘画保护人保姆戴维·怀斯(David Wise)正在进行作品的维护工作,因为在不久的2022年,《蓝色枝条》将迎来它70周年的生日,同时,也是NGA开放40周年的纪念日。

从7月8日起,每周三的1:30pm-2:30pm,大家都可以来NGA参观大卫·怀斯(David Wise)的维护工作。

 

徐震®——永生 VS 进化

XU ZHEN®: ETERNITY VS EVOLUTION。图片:Michelle Kroll。

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最近在NGA开放的展览 – “徐震®:永生 VS 进化”,将展出艺术人徐震在1998年至2019年的作品。

步入展厅,还能看见徐震最近的作品《Hello》(2018-2019),这是作品的首次国际亮相。这是一条如同蛇一般的柯林斯柱状雕塑作品,希腊柱象征着西方文明的渊源,并与十分前沿的机器人技术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视觉体验。

而另一件作品《欧洲千手古典雕塑》(2014),你可以看到每尊雕塑跟欧洲古典雕塑非常类似,但从正面观看,又能观察到多臂神相的东方宗教形象。

*由于疫情的限制,NGA内的部分服务仍处于关闭状态,目前向公众开放的展览有:Belonging: Stories of Australian ArtXU ZHEN®: ETERNITY VS EVOLUTIONThe Body Electric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