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上线全新门户网站,帮助袋熊免受疥廯感染

James Coleman 2021年11月15日星期一
Person holding wombat joey at ACT Wildlife

Evie是一只在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接受照料的袋熊宝宝。图片:James Coleman。

Evie是在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ACT Wildlife)接受照料的几只裸鼻袋熊宝宝之一。这只八个月大的袋熊宝宝正依偎在她的看护人温暖又舒适的怀抱中,当她长到青春期,就会被放会野外,自己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

但是,随便把她放生到某个地方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皮肤出现疥癣的情况在堪培拉地区的袋熊种群中很猖獗,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志愿者们已经花了多年时间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最近,一个全新的线上门户网站于11月12日(上周五)上线,旨在让志愿者们的工作变得更加轻松,并改进对这个澳大利亚标志性生物的保护工作。

ACT政府与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ACT Wildlife)以及袋熊援救组织(Wombat Rescue)合作,通过这个门户网站让社区成员可以快速且方便地记录下自己目击袋熊的经历。

根据2020-2021财年ACT预算案,以及工党和绿党此前在ACT选举中联手签署的议会协议,这两个野生动物保护组织还获得了额外$30,000澳元的资金,以帮助解决袋熊疥癣问题。

Person holding wombat joey at ACT Wildlife

Evie是一只在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接受照料的袋熊宝宝。图片:James Coleman。

在户外散步的社区居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门户网站来报告生病或受伤的袋熊,并确定它们的地点,以便志愿者们尽快前往现场。

ACT环境部长瑞贝卡·瓦萨罗蒂(Rebecca Vassarotti)表示,政府正在与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袋熊救援组织合作,绘制澳大利亚首都领地的袋熊数量及分布图,包括发生疥癣的地方。

她说:“这样可以对我们的袋熊数量进行改善,并在必要时可以更好地进行协调以及提供针对性治疗。”

疥癣是通过进入皮肤的寄生虫引起的皮肤感染,在人类中被称为疥疮。感染疥癣的袋熊将失去皮毛、流泪、硬皮,失去视力和听力,并在遭受几个月的痛苦之后死亡。

这种寄生虫通过袋熊和其他会受到此类寄生虫影响的动物共享洞穴传播,并且会从母亲袋熊传给幼袋熊。

Wombat suffering from mange

一只感染疥廯的袋熊。图片:Kim Treasure。

治疗费用一直以来都是对抗这种致命疾病的主要障碍。这笔$30,000澳元的资金将用于抵减治疗费用,在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已经实施袋熊治疗计划的基础上,这个线上门户网站也及时上线。

从2017年到2018年,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疥癣治疗志愿者们开展了一项由政府资助的试验计划,通过库存寄生虫治疗剂Cydectin治疗了Lanyon Homestead地区、Tharwa地区以及Gudgenby河周围的大约150只感染疥癣的袋熊。每个洞穴的疥癣防控成本约为$15至$20澳元。

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ACT Wildlife)总裁兼袋熊协调员林迪·巴彻(Lindy Butcher)表示,在过去四年中,该团队已经对大约500个洞穴做了疥癣防控。

她说:“这个门户网站可以让我们的治疗范围扩大。如果发现有感染疥癣的袋熊,这个地方就会出现更多被感染的袋熊。”

Lindy Butcher, Yolandi Vermaak and carer holding wombat joey

一个看护人抱着一直袋熊宝宝,ACT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负责人林迪·巴彻(Lindy Butcher)和约兰迪·维尔马克(Yolandi Vermaak)正在看望被救助的小袋熊。图片:James Coleman。

除非袋熊的病情太过严重无法当场进行处理,通常情况下,所有的治疗都是在野外进行的。目前,Cydectin是治疗袋熊疥癣的首选药物,但因为这种药的疗程有16周,因此非常耗费人力。

巴彻女士表示,塔斯马尼亚大学正在研究一种名为Fluralaner的新单剂量药物,并表示,这个药物将改变目前袋熊治疗的过程。

她说:“如果你在野外看到袋熊,请前往这个网站报告,我们会把它们带离野外。”

大家可以在这里查看袋熊门户网站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