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ACT卫生部被控“保密文化”,部长辩称保持沉默是为了保护“隐私”

Lottie Twyford 2022年3月24日星期四
ACT Health Minister Rachel Stephen-Smith

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在整个1月都在为ACT卫生局的沟通进行辩护,并驳斥了对部门“失去控制”的说法。图片:Michelle Kroll。

虽然有人指责ACT卫生局培养了“保密文化”,但卫生部门为其对新冠患者住院和死亡病例的基本健康状况和疫苗接种状况相关信息保密的做法进行辩护。

3月23日(周二),ACT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受到反对党的一连串批评,他们称在1月份本地奥密克戎(Omicron)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堪培拉居民对重要的健康信息一无所知。

反对党卫生发言人莉安·卡斯利(Leanne Castley)还称,卫生部长已失去对部门的控制,但卫生部长本人极力反驳这一说法。

此前,根据信息自由发布的一系列电子邮件显示,一些卫生人员担心公众会如何解读关于新冠死亡患者的并发症和疫苗接种状况的数据。


更多阅读:ACT龙舟俱乐部终于有了新家,新设施将于今年开始施工


其中有一个例子,电子邮件显示,卫生当局并不希望透露仅一名死者接种了加强针,尽管卫生部门的联络团队中有人建议应该公布此信息,来鼓励加强针接种。

当时,当局已开始对ACT地区的加强针接种速度表示担忧

但是一名卫生人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们“不认为你可以对缺少加强针接种和随后的死亡做出任何推断。并发症更有可能产生影响”。

ACT卫生局官员和斯蒂芬-史密斯女士办公室之间电子邮件沟通的另一个部分(现在是公开的)集中在提供关于个人2022年在接受安息治疗期间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信息。

最初,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的顾问希望在官方回复中加入一句话,但有部分卫生官员担心这些信息无法“用数据支持”,因为这只是轶事,而无法提供后续信息。

ACT Chief Health Officer Dr Kerryn Coleman

ACT首席卫生官科林·科尔曼医生对在接受姑息治疗期间的新冠死亡报告表示担心,因为这些信息不是常规收集的,可能会被误解。图片:Michelle Kroll。

在另一封电子邮件中,首席卫生官科林·科尔曼(Kerryn Coleman)医生也对于公布这些数据表示担忧。

她在邮件中写道:“我们无法用证据支持对于死亡患者的姑息治疗所做的任何评论,因为(我们)没有定期收集这些数据,有被认为冷漠或类似评论的风险,尤其是在我们无法支持的情况下。”

邮件中继续说道:“这一群体出现死亡并不意外,如果将这归结于年龄和潜在的共病症,则反映了该群体的脆弱和易感性,而不能将其归结于他们本就即将死亡。”

该部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种信息并不是定期收集的,而且可能“对每个个体来说进行量化都是可变且复杂的”,因为这与生命末期的护理不同。

关于2022年新冠病毒的死亡患者疫苗接种的情况,应媒体要求已在今年初提供给媒体,但与其他州不同的是,首都领地未进行例行公开发布。

不如,ACT卫生局“详细的”每周流行病学报告长达一页,其中涵盖了疫情爆发相关的信息点。在新州,有关部门每天都会报告每名死者的年龄、地点及疫苗接种情况,包括在社交媒体上。


更多阅读:学生兼教师佩特拉·莎莎拒不承认涉嫌诱奸男孩


ACT卫生局一名工作人员在电子邮件中提到该决定的合理性,解释称“潜在的医疗状况……是重要组成部分”,但“这些数量非常小,因此无法确定趋势”。

卫生部门还指出保护“患者隐私”的必要性。

这两个理由都受到反对党的驳斥。

反对党卫生发言人莉安·卡斯利表示,堪培拉居民有权了解整个疫情期间的卫生信息。

“他们不应该被蒙在鼓里。虽然有保密的文化,但是堪培拉居民需要知道真相,”她说。

卡斯利女士建议,有关部门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呈现这些数据的同时,仍然保护相关人员的隐私。


更多阅读:巴尔先生建议联邦政府,在Gungahlin设立更多公共服务办公室


在当日的提问时间中,斯蒂芬·史密斯女士为ACT卫生人员辩护,她表示所有卫生人员都非常认真地履行了他们的职责,以及《1997健康记录(隐私和访问)法》(Health Records (Privacy and Access) Act 1997)的义务。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表示,卫生人员只是关心隐私和信息的准确提供,而不是对公众保密。

不过,她确实表示,她与该部门就向媒体提供信息进行了几次“强有力的对话”。

ACT卫生局的一位发言人向Region Media提供的一份声明中提到,由于ACT地区的人口规模较小,在这里很容易能分辨出个人。

这位发言人说:“这种情况下,未经个人或其家人同意发布卫生信息要难得多。”

“ACT卫生局关注的是,虽然发布信息可能不会导致对个体本身的身份确认,但可能会导致这种情况,即社区中的人可能很容易地识别个体,并收到此个体或其家人不同意分享的信息。”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Lottie Twyford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