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罂粟花开,ANZAC Day除了纪念和游行,背后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故事(2)

Sharon Kelley 2020年4月28日星期二
ANZAC soldiers marching to Westminster Abbey to commemorate the first Anzac Day, London, 25 April 1916.

1916年是第一个澳新军团纪念日,澳新军团的士兵向威斯敏斯特修道院进发。图片:提供。

 

  • 澳新军团士兵们背后的故事

看了上一篇,不知道你是否想要穿越到一战时期,和士兵们来一次对话呢?有是否想要看看当时士兵们背后的故事?

除了去战争纪念馆,在国家图书馆,你也能能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的样子。

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就像是一名看过沧桑的历史学家,珍藏着数以万计的珍贵资料,从历史的故事、文件、书籍,到学术论文,再到录音、媒体资料还有网站等,你想了解的这里都有。

对于喜欢研究世界历史、想要了解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的面貌的人来说,真的很有吸引力。

图书管理员安德鲁·谢尔盖特(Andrew Sergeant)负责监管图书馆的Petherick Reading室,因为疫情,现在他也在家办公。

“居家办公这么多天,真的很想念我的同事还有图书馆的读者们。居家办公的日子,我还想念图书馆里的资料,幸运的是,很多历史资料的电子资源在国家图书馆的官网Catalogue网站上都能找到。我和我的家人也利用这段时间研究了大量关于这片土地的历史。”

谢尔盖特的堂兄曾是麦金尼斯(McInnes)家族的成员,麦克英尼斯家族是1840年左右从苏格兰来到这个这里,刚开始为Duntroon的坎贝尔家族做牧羊人,之后渐渐开启了自己的事业。

 

George McInnes

乔治·麦金尼斯(George McInnes), 澳大利亚步兵部队第18营由雪莉·威克斯(Shirley Wicks)

 

乔治·麦金尼斯(George McInnes)和他的兄弟最开始在昆比恩经营羊毛生意。一战爆发时,他39岁,那时他选择加入澳新陆军兵团第18营。

他在军队的工作是信使-战争中最危险的工作之一。在他42岁的时候,被授予英勇的军事奖章。

他的奖章上写道,“1918年8月9日的下午,他在重机枪和步枪的枪火下多次传递消息。两次回到营部,其中至少有800码的路段有h1015重机枪和步枪的射击,由此,显示出他在关键时刻巨大的勇气。”

 

Australian wounded on the Menin Road, near Birr Cross Road 1917

澳大利亚人在1917年Birr Cross路附近的Menin 路受伤。图片:Frank Hurley。

 

乔治·麦金尼斯在Amiens、Lagnicourt、Menin Road、Pozieres和Bullecourt的西部战线,经历了许多条件最恶劣的战争,最后幸存下来。

按照士兵的安置计划,他获得了一些土地。但是土地因为是石质的土壤比较贫瘠,不适合经营他战争前经营的绵羊生意。

于是他又回到了昆比恩,重新经营起之前的家庭营生,终生未婚。

 

Eric Roberts

埃里克·罗伯茨Eric Roberts,曾参与一战和二战。图片: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埃里克·罗伯茨于(Eric Roberts)1916年1月6日加入皇家飞行兵团,当时他22岁。在经过首席教练埃里克·哈里森(Eric Harrison)的培训之后,在Point Cook担任飞行员,并服役于第一飞行兵团,(皇家澳大利亚空军的前身)。

他学会了如何驾驶没有降落伞和仪器的Bristol盒子风筝型飞行器飞行。在1917年2月,他遭受了“shell shock”, 我们现在称之为创伤后精神压力症或PTSD。

他在他的书《Box Kites and Beyond》中讲述了这段故事,再之后的二战,他又继续在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服役。

另一个故事,是哈洛德·纽曼(Harold Newman)和他的兄弟阿奇(Arch)。他们加入了南澳大利亚的轻骑兵团之后,兵团将于1915年离开澳大利亚,并于同年5月在加里波利作为步兵登陆。

哈洛德和阿尔奇都在加里波利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后来哈洛德重新进入了在战前工作的邮政总局,并开始学习会计。

他参加了公共服务考试,并被调到工程部。他试图再次报名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但由于不符合条件,被任职于维多利亚兵营的国防财政部, 后来被任命为那里的首席财务干事。 于1955年成为澳大利亚审计长。在1981年时接受采访,他的声音和故事可以在国家图书馆口述历史的收藏中听到。

如果你还想探索更多澳新军团士兵们背后的故事,可以在国家图书馆上检索,里面有海量的信息资源

如果你在搜索时,输入“ANZAC Day 1916”,就能找到1916年,与第一个澳新军团日相关的所有信息。

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目前不对公众开放,不过所有的电子图书资源,都可以通过Trove和Catalogue检索到哟~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Sharon Kelley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