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加入本地社群

新闻

堪培拉隔离检疫或存隐患?墨尔本热点地区返堪培拉男子:“ACT卫生局不知道我正在隔离!”

Michael Weaver 2020年9月16日星期三

堪培拉隔离检疫或存隐患?墨尔本热点地区返堪培拉男子:“ACT卫生局不知道我正在隔离!”

日前,一名从墨尔本餐厅搬到堪培拉工作的厨师讲述了关于“ACT隔离检疫安排松懈”的情况。

马克·格伦(Mark Glenn),曾为Cumulus Inc的主厨,Cumulus Inc位于墨尔本著名的艺术和时尚街区-弗林德斯巷(Flinders Lane),他也是众多离开墨尔本的人之一,目前在堪培拉的Pialligo Estate工作。

在名叫Dirty Linen的美食播客中格伦先生详细地分享了他隔离的经历,包括ACT卫生局并不知道他在隔离,也没有要求他进行新冠检测。

格伦先生告诉Region Media,目前,他仍在Barton的一家酒店进行隔离,不过无法提供更多关于他的经历的细节,因为“可能会带来一些政治言论的问题”。

格伦说:“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不幸的是,目前我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


更多阅读:堪培拉市中心在周末关闭的一处场所否认违反新冠限制规定


格伦先生在播客中说道,ACT Health卫生局并不知道他是否在强制隔离中,一直到他从墨尔本热点地区返回堪培拉五天之后,才联系他们。

此外,他还表示,从他抵达堪培拉机场到他住的酒店过程中,当局并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他可以自由地乘坐出租车或Uber前往酒店。

格伦先生说:“我穿过马路走到街上,进入我住的地方,那里没有警卫、没有警察,什么都没有。”

他声称,当局阻止他离开房间的唯一预防措施是,停用一晚房卡。

当他询问是否要进行新冠测试(不是强制性的)时,ACT Health卫生局告诉格伦先生,他们并不知道他已经到达堪培拉。

他说:“我给他们打电话询问检测过程时,我被告知我并不在系统中,并且他们不知道我正在隔离。”

“我两周的隔离期已经过半,并且我只能将阳台作为我唯一的户外活动地。”

格伦先生表示,离开墨尔本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要获得必要的许可,并告知ACT Health卫生局,已经被批准进入ACT首领地。

“当时飞机上一共有六人,感觉会有些奇怪,当我下飞机之后,感觉到些许放松。”

他说:“最先开始会感觉非常不同往常,然后的过程慢慢感到宽松。”


更多阅读:南澳开放堪培拉边界,取消14天强制隔离(英文)(中文)


ACT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在9月16日(周三)上午告诉ABC,相关部门要求想要进入ACT的人们要登记他们的意图,有可能那时格伦先生已经离开了。

他说:“我们会努力了解详细的情况。”

卫生部长雷切尔·史蒂芬-史密斯表示,作为检疫系统的一部分,她对堪培拉的四家被用于隔离检疫的酒店充满信心。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说:“对于从维州来的人来说要对社区负责,但我们也确实要非常严格地进行管理。”

“在今天早上,我已经和首席卫生官办公室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并且这样看来,这个过程确实存在问题。”

“他(格伦先生)获得了进入ACT的豁免许可,然后他在到达堪培拉的第一天并没有人联系他,我们正在调查其中的原因。”

此外,ACT反对党卫生发言人薇姬·邓恩(Vicki Dunn)也呼吁ACT政府就ACT Health卫生局的工作人员没有跟进格伦先生的情况进行全面地解释。

邓恩女士说:“首席部长将问题抛给首席卫生官是不够的,问题止于首席部长。”

“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来确保堪培拉人的安全,包括进行强有力且全面的隔离检疫安排。”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