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新州本地人表示雪山地区正遭受严重的破坏,罪魁祸首究竟是野马还是开发?

Edwina Mason 2021年7月9日星期五

摄影师米歇尔·布朗(Michelle Brown)表示,Snowy 2.0项目建设对当地造成了严重破坏。图片:Facebook。

警告:本文部些图片可能引起读者不适。

多年以来,摄影师米歇尔·布朗(Michelle Brown)在新州雪山地区(Snowy Mountains)徒步走过数百公里,但如今,她对这里感到困惑:人们对当地的野马倍加指责,这些生物为环境遭到破坏背着锅;但实际上,恰恰是有关部门的开发项目“Snowy 2.0”,正在破坏着这片人们想要拯救的土地。

她说:“随着此项目施工的进行,我看到大片原始的土壤被翻了过来。”

“然而,联邦环境部长和保护组织却在讨论野马们对保护区生态的影响。”

这一矛盾让摄影师米歇尔始终无法平静。

米歇尔解释道:“比如,布洛克山(Bullocks Hill)是我们唯一能看到琴鸟的地方。”

“但现在,整片地区都正在或已经被挖掘并开发。”

大片的土地正在开发中。图片:Facebook。

米歇尔表示,重型机械在这里扩宽山林之前,基安德拉(Kiandra)地区附近的旧冈德拉道(Old Gooandra Trail)曾经花草丛生,居住着数以千计的青蛙种群。

她说:“然后,突然之间,数量庞大的青蛙群就不再出现在这里了。”

“并不是说别处就没有青蛙群了(它们是多产的),但“Snowy 2.0”项目正在破坏国家公园里它们正常的栖息地,看到如此状况真的感到非常可悲。”

多年以来,米歇尔和她的丈夫伊恩(Ian)一直沿着野马小径进入科修斯科国家公园(Kosciuszko National Park),拍摄干旱前、火灾前和火灾后的荒野。

他们会把旅程发布在Facebook页面上:与米歇尔和伊恩一同来场摄影探险

“我们总是去科修斯科国家公园的北部,比如Kiandra、Long Plain、Tantangara、Peppercorn,还有这之间的区域。”


更多阅读:新州为滑雪开绿灯,Thredbo滑雪场于6月22日开放


据他们估计,在2019-2020年山火来临之前,这些地区住着“将近”3000匹野马。

米歇尔说:“火灾两周之后,我们开始寻找受灾的马匹,相信我,我们发现了很多被烧焦的生物。”

“比如,我们溪流还有河岸边发现了烧红的小龙虾。”她说。

米歇尔和伊恩记录下火灾后的画面。图片:Facebook。

估算来看,当时可能有近500匹野马丧生火海,现在仍有很多野马下落不明,包括白色种马“Paleface”。

米歇尔说:“在过去的29个月里,‘专家’告诉我们,那片地区有25,000匹野马,后来变成了19,000匹,到现在是14,000匹。”

“但真正这里生活的人知道,其实数字要远比这个低,种群数量远远比所谓专家们估算的少。”

除了“Snowy 2.0”项目,她还质疑国家公园中其他具有破坏性的动物何时能得以控制,有些物种已经达到灾难性的数量。

米歇尔说表示,科修斯科国家公园的野猪猖獗,北部还有大量的鹿,而野兔则更是难以计数。

新南威尔士州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管理局无法提供确切数字,但可以告诉公众他们捕杀的数量是多少。

去年,通过空中扑杀,科修斯科国家公园及周边的公园中,有超过2000只害兽被捕杀。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芬纳环境与社会学院的杰米·皮托克(Jamie Pittock)教授表示,在科修斯科国家公园中确定野马的数量比其他野生动物更容易,因为它们体型很大,生活在露天宽阔的草场,并且没有受到控制。

“相比之下,其他野生动物体型较小,生活在森林中,并且新州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管理局(NPWS)经常会对它们进行管控,因此数量更难计算。”

他说,反对对野马进行管控的人群通常认为野鹿对环境的威胁更大,但是最新研究表明,在野马数量较多的地区的情况并非这样。

野猪数量过多也会对生态造成巨大伤害。图片:Facebook。

他说:“根据山地公园里无树木排水管线的超过100个地块来看,相对于检测到野马造成的破坏来说,野鹿和野猪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破坏。”

同样地,在科修斯科国家公园北部并未发现鹿粪的痕迹,仅在5块地中发现了猪粪。

研究植被和沼泽、青蛙、鱼类、爬行动物和小型哺乳动物的研究人员都表明,野马是造成环境破坏的唯一或主要原因。

野鹿和野猪是高山的主要有害生物,不过通过空中及地面射击、诱饵和诱捕的手段,对它们种群的扩张进行了限制。

皮托克教授说:“相比之下,这些有效的控制措施并不适用于野马,而与此同时,野马的数量正在扩张。至于“Snowy 2.0”项目,有关发现确实已经证实会对科修斯科国家公园造成环境影响。”

但米歇尔表示,她的照片不会骗人。

她说:“我们并不是为了获得收入而做这些事,我们因为爱,为了体验,并喜欢同世界分享我们的真实所见。”

“政客们只是去过国家公园一次,就滔滔不绝地谈论野马有多可怕,但在我看来,当涉及到大笔资金时,他们就闭上眼视而不见;当他们需要观众时,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发表看法。”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Edwina Mason on About Regional.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