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终于过去!堪培拉最长最强的花粉季节即将结束

Michael Weaver 2021年4月1日星期四
Rainbow in Canberra.

堪培拉人终于可以和有史以来最长最强烈的花粉季说再见。

堪培拉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ACT有史以来最长、最强烈的花粉季即将结束,届时花粉浓度将降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平,并预计将持续到7月。

今年春夏期间看见身边很多人不停地打着“大喷嚏”,过敏体质的人需要不停地拿纸巾、吃抗组胺药,因为潮湿的夏季和空气中远超寻常的孢子数量,导致堪培拉喷嚏及哮喘季节的持续。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文化、历史和语言学院的西蒙·哈伯勒教授,同时也为堪培拉的花粉计量和研究员。哈伯勒教授表示,较低的气温将让花粉季节结束,在7月之前,我们应该不会看到显著会导致过敏的花粉了。

除此之外,哈伯勒教授还运营着花粉监测网站 – Canberra Pollen,及其手机APP,他表示,堪培拉最长最强烈的花粉季节即将结束。

他说:“我们监测堪培拉的空气质量已经有10年左右的时间了,现在,花粉终于在3月份开始进入了低谷期。”

“榔榆和决明子的孢子带来的花粉症即将结束,这是我们这个地区最后产生的致敏性树花粉。”

“今年,我们看到这两种树产生的花粉量较多,尤其是决明子,它产生的花粉量仍然很高。这就是有些人现在仍然会出现哮喘和花粉症的原因。”

Graph showing grass pollen counts for 2007-2009 and 2014-2020 in Canberra.

图为2007-2009年和2014-2020年堪培拉的草花粉数量。图片:Canberra Pollen。

堪培拉素有澳大利亚花粉之都的称号,在经历了长时间的降雨,以及相较于平均气温,略微凉爽的夏季之后,堪培拉四处绿草如茵,又迎来了草花粉含量创纪录的花粉季。

这个季节,白桦树和榆树的花粉量也很高,同时还有大量的车前状蓝蓟,这是一种紫花杂草,通常在围场和山坡上大量生长。

哈伯勒教授说:“我们经历了这样一个温暖潮湿的季节,这是导致花粉季节更长更强烈的主要原因。”

“7月份之前,花粉状况终于可以得到一些缓和,在七月过后一些冬季的花木,比如各种松树,又会开始生长。”

随着花粉季节即将结束之际,两位来自澳国立(ANU)的研究人员发现,阻止过敏状况的关键在于免疫系统深处的自然反应,这种反应由体内一种名为神经素的蛋白质驱动

对于过敏体质的人来说,当免疫系统对过敏原–如花粉、灰尘或花生–反应过度时,就会产生名为免疫球蛋白 E(IgE)的抗体。研究人员发现,在没有患过敏症的人的免疫系统中,他们发现了大量的神经素。

卡罗拉·维埃纳授说道,他们的发现可能会产生一种全新的方法,来治疗过敏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维埃纳教授说:“如果这种方法成功,我们将不需要消耗重要的免疫细胞,也不需要抑制整个免疫系统。相反,我们只需要使用我们身体在用的蛋白质来确保免疫耐受性。”

哈伯勒授表示,在过去的周末,他记录到了数量较大的决明子花粉,不过,预计随着近期气温开始降低,花粉量将会消退。经历了一个凉爽的夏天后,3 月 14 日(周日),堪培拉经历了有记录以来同期最冷的一天,最高温度仅为 15.9摄氏度。

他说:“4月、5月和6月确实是堪培拉没有任何不良花粉的三个月,不过我们仍会继续监测,看看情况是否会发生任何变化。”

哈伯勒教授还表示,毫无疑问,气候的变化也对花粉季节有影响。

“我们预计气候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降雨量大的时期和干旱的年份也会引起空气质量相当大的变化 – 无论是通过花粉还是烟雾颗粒的形式,这些我们在过去几年中都曾经历过。”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