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领红包啦🧧

新闻

堪培拉又一家企业关停,房东:“我们并不是恶人,真正的房东是银行和政府!”

Michael Weaver 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
For lease signage on the Treehouse in Civic.

市中心的Treehouse Bar显示正在招租。图片:Region Media。

 

上周五,堪培拉标志性餐厅Capital Pancakes宣布关闭店面,我们也就此进行了报道,虽然店主表示,将在年底重新择址开张,居民们仍然纷纷表示遗憾。今日,Capital Pancakes餐厅的房东表示,我们并不是恶人。房东表示,相反地,标志性餐厅的关闭也说明了堪培拉日益艰难的商业氛围。

房东苏格拉底·科奇诺斯(Socrates Kochinos)和卡米·塞迪(Kamy Saeedi)说,如果双方能达成友好协议的话,是可以避免餐厅关闭的。

自疫情的封锁限制以来,已经有众多企业关停了店面,而上周五Capital Pancakes餐厅的关闭是最新的一家关闭店面的企业。

Region Media此前还报道过,市中心Transit Bar酒吧关闭、位于Philip的Home Timber and Hardware的关闭、以及Manuka的Capitol Theatre关闭。

但是其实还有许多其他的餐厅也值得我们的关注,比如,Woden和Tuggeranong的Espresso Rooms、市中心的Treehouse Bar、以及位于Campbell购物中心有26年历史的餐厅Leong’s Kitchen。

科奇诺斯先生(堪培拉几家餐厅的出租人,包括Manuka和Woden的Belluci’s餐厅),和塞迪先生(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的所有者)表示,在与Capital Pancakes的业主就支付租金方面进行协商,但无法达成协议之后,双方以友好的关系终止了租赁。

Capital Pancakes的所有人兼厨师菲利普·巴顿(Philip Barton)公开表示,他们愿意以支付部分毛利的方式来支付租金,但是这个方式被回绝了。科奇诺斯先生和赛迪先生表示,虽然他们是非常愿意帮助企业维持运营,但这种方式是“站不住脚的”。

根据Region Media收集到的数据,Capital Pancakes的租赁一直到2027年,基于现在的报表,他们的报价,只能覆盖未来两年的年租金的12%。

赛迪先生说:“他们人很好,我们也不想看到他们关闭,因为我们也不想让这栋楼空着。”

“这里并没有坏人,但现实是,就财务而言,在经济低迷时期,我们无法用我们没有的资金来支撑企业的运营。”

“社区内普遍有一种观点认为房东都很富有。但其实,和其他商业出租人一样,我们也欠着银行钱。我们也在遭受着和企业同样的伤害。”

科奇诺斯先生和他的商业伙伴在悉尼大楼(Sydney Building)中还拥有许多商业房产。这座位于Northbourne Avenue大道上的悉尼大楼(Sydney Building)已被列入文物名录。

他说,他们不介意承担“一点债务”来进行房产的保养,而最近,他们已经花了数十万澳元来维修房顶的瓦片和空调。

但是,他们还在担心,如果新冠疫情带来经济衰退的影响持续下去,将迎来最糟糕的时刻。

“我们正在观望当疫情结束时,市场将会如何,但是政府的措施太慢以至于我们无法做出让步,而我们仍然要和银行打交道。真正的房东是银行和政府。”

科奇诺斯先生说:“有些人可能并不知道我们也在支付高额的房租,我们承担拖延的租金、承担房屋价值的损失,然后我们的房客还要搬出去。我并不认为政府会提供足够多的帮助,我也并不认为这份负担是但比例分担的。”

塞迪先生说:“我们就像是三明治中间的肉,是银行和租户之间的缓冲带。我们只是需要政府给予一些确定性。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能给予到租客甚至更多。”

 

The heritage-listed Sydney Building in Civic.

列入文物名录的在市中心的悉尼大楼。图片:Region Media。

 

ACT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表示,政府将在6月18日向立法议会更新最新的经济情况,届时,将概述政府计划如何与工业和社区部门的合作伙伴一同努力,重整堪培拉的经济。

巴尔先生表示,市中心的商业地产所有者将从即将到来的财政年的年度市中心营销和改善税额的一系列延缓和减免中受益。市区重建局(City Renewal Authority)将会使用税收的资金来进行CBD的活动,以及额外的清洁和维护。

“这项税收减免是在ACT政府已经宣布的超3.5亿澳元的经济支持的基础上额外提供的。这项措施包括了减少商业房地产所有者的租金、延迟商业利率的通知和延缓工资税的激励措施。”巴尔先生说。

塞迪先生表示,他了解政府的局限性,但是他们相关的支持措施是在事后才采取的。

他说:“我们还不知道联邦政府打算如何处理银行方面的关系。”

“我们现在还只处于这场金融衰退的开始,像我们一样,小型运营商也是和银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市场的)副作用将会出现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