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活动

Jayne和来自珀斯Perth的摇滚乐队Spacey Jane的聊天记录,将有大事要发生

Jayne Hoschke 2019年12月30日星期一
Photograph shows Spacey Jane

珀斯的乐队Spacey Jane即将巡游到首都。摄影:Charlie Hardy。

 

当我问Spacey Jane的鼓手兼经理Kieran,他今天感觉怎么样时,他在电话中说:“今早在Freo的一家咖啡馆,吃了个牛角包。然后就这些,木有了。”我们笑了。我认为这次将会有一个很棒的采访。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Spacey Jane在全国各地都已成为了熟悉的名字。他们正在为他们的最新单曲“ Head Cold”进行近乎售罄的巡回演出,我问基兰Kieran发行新音乐的感觉如何。

“对新音乐的预期我们仍然还在习惯。特别是对于卡雷布Caleb来说,这些是他的歌。所有歌词都来自他,很有个性。发行新歌确实是会很紧张,但也真的非常激动。这是一种情感的宣泄。”

“像主唱兼吉他手卡雷布Caleb,他把歌词和个人故事带入乐队的歌曲创作中,乐队的四位成员都以自己的方式对这个团体做出贡献。”

“在乐器上的方面,我们所有人都有用99%的时间来写自己的部分。我们所有人都在音乐里融入了自己的个性,然后最后他帮我们汇总。”

“有时候,我们只是把一些歌曲的概念和想法带入录音室,并没有成品。我们的制作人Dave Parkin就会帮助我们对歌进行打磨并完成。”

基兰Kieran告诉我们,这就是他们歌曲制作发行的过程。

“比我们预期的要多出了四首歌,因为在创作时,卡雷布Caleb会弹奏些音乐,而帕金Parkin就会说‘哇,那是什么?让我们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继续编下这首歌吧。’所以,就又多了新的音乐啦。”

基兰Kieran说,这是他们成长为乐队的东西。在早期时候,制作人大多是工程师,他告诉我们当时是如何因为第三方的意见来创作歌曲的。 “我们当时在写的时候真的非常顺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很乐意在最后一刻进行更改或探索更好的表演方式,而不是仅仅只跟彩排的时候一样。

“这些绝对是我们已经成长了的东西。当我们在一年前,开始尝试创作更多,去向人们学习的时候,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想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成就。”

 

Spacey Jane从在当地弗里曼特尔(Fremantle)的演出一直到在全澳大利亚范围内的巡回演出,再到大约一年后在英国的巡回演出。这对任何一支乐队或是人来说都是一个惊喜。

“就个人而言,我从未期望我们能走这么远。就像当我们开始比赛时,谁也不会想到最终的结果。我们谁都不会说:“我们将成为一个著名的摇滚乐队、并环游世界。”

基兰Kieran回忆道,他们如何将业余爱好变成潜在的职业。 “有很多并没有预料的重大决定、非常出色的团队成员,总而言之,乐队的成功完全取决于和我们制作音乐相关的这些人们,那种感觉真的非常非常好。

“我们身边有一支出色的团队,如果没有我们的预定工作人员还有公关人员,我们的演出将遥遥无期。他们让演出变得合理合法,就像刚上油的机器一样,运转顺利。”

“这是一个疯狂的旅程。老实说,我们真的很感激。”

Spacey Jane

珀斯的Spacey Jane 乐队正在给他们全国巡演命名。摄影:Annie Harvey.

 

最后,作为“ Jayne”的同伴,我想询问下这个名字的由来。

“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基兰Kieran笑着说。 “我们都乐队的名字有不同的想法。我的一个摇摆的想法是,有一次我们和朋友Jane一起在当地的城市进行演出。但当时,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乐队,所以我们随机蹦出了些形容词和名词组合。然后,“ spacey”是感觉最好,然后就是Jane,因为她就在身边。

“说实话,这是在喝了很多啤酒之后,所以我觉得可能我们都错了。”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确定’Spacey Jane’是哪里来的,但是,如果有的话,我希望能拼写成’Jayne ‘ 。

12月5日在Transit Bar进行的售罄表演中,Spacey Jayne会开始他们在堪培拉独具特色的首场演出,如果错过了这次表演,他们将在2月再次回到小镇,在明年2月6日(星期四)在UC Refectory与Sputnik Sweetheart乐队和Ball Park Music乐队一起出演。

门票可以通过这里订购moshtix.com.au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yne Hoschke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