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大脑的秘密:澳国立ANU最新研究,解锁抑郁症和焦虑症对“脑容量”的影响

Michael Weaver 2020年8月14日星期五
Daniela Espinoza Oyarce

博士候选人Daniela Espinoza Oyarce在ANU人口健康研究学院对人脑模型进行检查。图片:ANU。

下一次你再说某人“头大”时,可能需要三思了。

澳国立ANU的研究人员发现,抑郁症同大脑某个区域萎缩有关,但是当抑郁伴随焦虑出现时,大脑的某个区域却会明显变大。

首席研究员兼博士候选人Daniela Espinoza Oyarce女士表示,他们在《精神病学与神经科学杂志》发表的论文中,对11,000人进行了观察,来研究抑郁症和焦虑对大脑容积的影响。

Espinoza Oyarce女士说:“焦虑症将抑郁症对大脑体积的平均影响降低了3%,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掩盖了抑郁症的实际产生的影响。”

“研究表明,抑郁症会让海马体出现明显的萎缩,而海马体是大脑中与记忆和学习相关的部分。

但研究还表示,如果抑郁和焦虑同时发生时,则会导致大脑中的杏仁核增大,杏仁核与恐惧和焦虑等情绪相关。”

Espinoza Oyarce女士说:“许多对抑郁症影响大脑的研究并未考虑到患有抑郁症的人也经常会感到焦虑的事实。”

“很多人都一位,如果感到沮丧或焦虑时,这些影响只出现在脑海中。但其实这些情绪还对其他因素产生影响,比如失眠或进食障碍。”

抑郁症,是世界上最让人感到脆弱的疾病,目前,有六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患有抑郁症、焦虑症、或者两者兼具。

Daniela Espinoza Oyarce

早期的治疗也将有助于保护受影响的大脑区域。图片:ANU。

Espinoza Oyarce女士说:“我们发现,对于只患有抑郁症的人群,其大脑中众多区域的容积都更小,尤其是海马体区域。”

“这对之后的生活影响很大,因为较小的海马体是阿茨海默病(即老年痴呆)的危险征兆,并且有可能会加剧痴呆症的进程。”

Espinoza Oyarce女士表示,研究中一项特别重要的发现是,同时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人的大脑中的许多区域出现萎缩较少,甚至大脑中的杏仁核不减反增。这也表明人们低估了抑郁症对大脑的真实影响。

有些人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而还有一些出现较轻抑郁症和焦虑症症状的人,则能通过正念训练控制情绪,如瑜伽或冥想。

Espinoza Oyarce女士说,虽然这项研究并没有寻找针对不同症状的治疗方法,但从研究结果来看,无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锻炼可以是保护海马体的。

“我们都知道,当某人抑郁症发作时,让他离开屋子出去锻炼都多么困难,但我们完全不用等到出现精神疾病之后才看到锻炼的好处。”


更多阅读:善良背后的科学


“此外,我们还注意到,患有多发性抑郁症的人比第一次出现抑郁症的人表现结果更差,因此如果抑郁症发作时得不到适当控制的时间越长,则对大脑的危害就越大。”

“我们也知道,早期的治疗也将有助于保护受影响的大脑区域。”

“不过,这对大脑的作用是可逆的,但是目前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发现焦虑是如何降低对抑郁的影响的。”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ichael Weav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