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差点叫“悉墨阿珀布霍”:109年前的这一天,澳大利亚联邦首都有了自己的名字

Marg Wade 2022年3月11日星期五
Canberra's foundation stone with Old Parliament House in background.

1913年3月12日落成的堪培拉奠基石。图片:Marg Wade。

每年的三月,都是堪培拉最美好的时节。初秋凉爽的夜晚,市中心各幢地标建筑上舞动的灯光,清晨,一簇簇绚烂热气球安静划过格里芬湖上空,共同勾勒出堪培拉这一年中最绚丽多彩的模样。

1913年3月12日(周三),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同样,也是堪培拉的重要时刻。

在109年前的这一天,澳大利亚联邦的首都拥有了自己的名字。

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在将这片石灰石平原(Limestone Plains)定为联邦首都之后,大家便一直对这座全新城市的名字充满期待。

在此之前,这里只是被简单地称作“联邦首都”。

当时这座城市有好多候选名字,比如:“Eucalypta”、“Olympus”、“Cookaburra”、“Austral”、“Shakespeare”和“Myola”。

还有一些建议,把这里取名为:“Wheatwoolgold”、“Kangaremu”、“Eros”、“Thirstyville”。

最为滑稽的一个建议是“Sydmeladperbrisho”,即“悉墨阿珀布霍”,集当时澳大利亚所有首府城市的简称于一身。(当时还没有设立北领地,达尔文还被称作帕默斯顿“Palmerston”)

1913年3月12日的黎明时分,阳光明媚。就在前几天,命名仪式的组织者们还在担心这里的坏天气。寒冷的暴雨和刺骨的寒风让大家不禁猜测,澳大利亚的这座新首都的名字可能会叫“南极”。

当天,一个花岗岩打造的石基成为了聚光灯下的主角。

这座联邦首都的奠基石位于Kurrajong Hill,由首席政府建筑师约翰·史密斯·默多克(John Smith Murdoch)设计,约翰还为首都设计了几座著名的早期建筑,比如旧国会大厦、Kurrajong Hotel酒店、Powerhouse(现在的堪培拉玻璃厂Canberra Glassworks)和堪培拉酒店(Hotel Canberra)。

石基设计成六边形,并被分成六个部分,这六个部分分别代表着联邦之前的六个殖民地。

原本这座奠基石还设计有一个八米长的方尖碑,并带有四个角,代表着帝国的四个角。但这部分并没有建成。

当时,现场有500名身着盛装的嘉宾参加了这场十分盛大的命名仪式。

超过700名来自澳大利亚野战炮兵(Australian Field Artillery)、轻骑兵部队(Light Horse)和新州骑兵队(NSW Lancers)的骑兵和炮兵部队进行了庄严的游行。

现场还有3000多名本地人,摩肩擦踵地等待着首都正式名字的公布。

来自悉尼和墨尔本的特邀嘉宾也搭乘特别卧铺列车前来参加这场仪式。他们经过彻夜赶路,在活动当天上午赶到了昆比恩吃早饭,然后准时到达Kurrajong Hill的仪式现场。

可以想象,当时的土路上,毫无悬念地出现了交通堵塞:T型福特、货车、手推车、自行车,各种车滞留在半路,所以当时组织者还建议女士们在路途中“自己准备好防尘衣”。

奠基石旁边还设置了一个看台,观众们可以观看到大绞盘吊起石基,移到固定的位置的过程。随着这座奠基石的落地,人群中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响起,定格在这座城市的新篇章之中。

总督托马斯·登曼(Thomas Denman)勋爵、总理安德鲁·费舍尔(Andrew Fisher)和内政部长金·奥马利(King O’Malley)为奠基石正式涂抹水泥,并宣布石基落成。

时间来到12点整,万众瞩目的时刻。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总督夫人格特鲁德·丹曼(Gertrude Denman)夫人身上,她戴着一顶鸵鸟毛帽子、镶着珍珠,站在石基顶端的平台上。

丹曼夫人从一个刻着铭文的金盒中,拿出一张卡片。这张卡片里印着的,正是这座城市的名字。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丹曼夫人微笑着。见证历史的一刻。

“澳大利亚的首都命名为,堪培拉,”她宣布。

随之而来的是总理的三声高呼、21响礼炮齐鸣,还有观众们的沸腾声欢呼声。

那天,真的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现在,我们仍然可以在Regatta Point角的国家首都展览(National Capital Exhibition)中一睹正式命名日当天,人们的兴奋与激动——澳大利亚国家电影和声音档案馆对这段影片进行了修复。我们也可以在这里找到影片的副本,把它们带回家。

堪培拉的这座奠基石,跨越百年,我们依然可以在国会大厦前看到它的身影。

这座石基原本坐落在靠近国会大厦的位置,但在1988年,为了和沃尔特·伯利·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设计的地轴对齐,石基被移到了国会山(Capital Hill)上现在的位置。

在石基最初的位置,现在有一块小牌匾,就在国会大厦前院Michael Nelson Tjakamarra壁画的左侧。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找找。

现在,每年三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就是“堪培拉日”(Canberra Day)。

今年,伴随着灯光节Enlighten的重新回归,堪培拉日当天也将有丰富的活动供全家一同体验。

从上午11点到下午8点,联邦公园将设有三个演出舞台和超过40个文化和美食摊位。

因为今年的多元文化节再次被取消,所以今年的堪培拉日活动也变得更加多元文化。

除了能品尝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小吃,活动现场还将设有来自堪培拉多元文化社区的摊位和表演。家长可以带着孩子们去体验武术工作坊、欣赏中国书法艺术、观看印度服饰彩绘等等。

另外,在3月11日至3月14日,作为街头美食狂欢“The Forage”也将回归,为堪培拉的美食爱好者们带来饕餮盛宴;同时,“梵高再现”沉浸式艺术展仍在持续。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arg Wad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