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堪培拉呼唤技能工作者,但国际学生却陷入签证申请困境

Ian Bushnell 2022年8月29日星期一
Tung at All Saints cafe in Ainslie

董和他位于Ainslie区All Saints Seniors咖啡的同事们。图片:提供。

不断改变的政策要求、难以置信的高语言门槛,以及长时间的签证处理时间,在澳大利亚本就面临行业技能人员短缺的环境下,种种的这些问题都在阻挠着国际毕业生进入他们所希望从事的领域。

人权倡导者伊万·辛顿-泰奥(Ivan Hinton-Teoh)在2019年时资助了一名29岁的泰国男孩苏里亚(Suriya),帮助他前往堪培拉科技学院(CIT)学习社区服务(Community Service)相关课程,大家都叫他董(Tung)。但他最近却陷入了各个联邦部门(包括移民局)设置的不公平阻碍之中。

辛顿-泰奥先生表示,在过去的两年半里,董一直做相关工作,包括在国家残障保险计划(NDIS)的工作。这名学生的学生签证已经于8月24日到期,但他一直无法换到毕业生工作签证,因为该签证要求更多的英语语言测试。

这名学生更加复杂的情况是,由于CIT未能获得认证,所以澳大利亚社区工作者协会(ACWA)不承认他的文凭,但这一点是在伊万和董在学习该课程的过程中才意识到的。

这意味着,他需要在该行业工作12个月,否则联邦政府将不会承认此文凭。

他现在正在申请为期六个月的临时疫情签证,不过他持有过桥签证,所以他仍然可以工作。


更多阅读:澳国立ANU研究员艾米莉·班克斯荣获澳大利亚医学协会最高荣誉


疫情签证的的问题在于,该签证将限制他在一个雇主处工作,而这则可能最终让他无法从事他所喜爱的社区相关领域工作。

这并不只是董同学一个人所面临的困境,很多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都面临类似的困难,包括他的同学们。他们已经准备好缓解国家技能人员短缺危机,但对官方设置的障碍感到难过。

“所以,即使ACT地区迫切需要有资质从事社区服务的人员、即使他已经取得相关文凭,但他仍然不符合联邦政府制定的关键技能清单要求的标准,”伊万说。

他表示,董同学最初英语测试只需4.5分便可开始学习,但对毕业生的标准已提高至6分,无论学习或工作水平如何。

语言考试所花费的费用非常高。每次语言考试的费用要300澳元,签证申请费为1500澳元;而董同学已经参加了数次语言考试,分数已提高至5.5分。

学生们正在向语言辅导学院支付1800澳元,来帮助他们通过英语测试。

另外,除非董同学额外支付200澳元,不然他也无法持有过桥签旅行,自他开始学习以来便在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了。

与此同时,董同学也不得不减少工作,来专门准备下一场英语考试。


更多阅读:堪培拉大学WOKE项目关注年轻群体,为边缘型人格障碍提供早期干预


董同学表示,这对于想为他人提供帮助并努力成为一名个案经理的他来说,这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

他之所以选择社区服务行业,是因为这个行业亟需技能人员,并且他也热衷于为他人提供帮助。

“我帮助大家完成日常的任务,并为他们提供生活技能,”他说。

“可以看到他们能发展技能,并且可以自己去做。很高兴能看到他们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我只是想为更多的人提供帮助。”

辛顿-泰奥先生表示,董同学和他在NDIS的客户沟通没有问题,甚至他还制作了一段视频,来展示他的部分工作,如为Ainslie区All Saints Church的Seniors Cafe咖啡患有癫痫的运营商提供支持,这间咖啡馆还雇佣了一名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女孩露西(Lucy)。

露西的母亲恩盖特·巴拉克劳夫(Nguyet Barraclough)表示,董一直为本地Ainslie社区提供有效地支持,他在整个疫情期间都在前线工作,为弱势群体提供必要的服务。

她说:“随着我们逐渐走出疫情,我们应该意识到像董这样的工作者所付出的巨大贡献,并充分利用他们所获得的资质。”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正在将近期取得资质、有能力的专业人员送回到他们祖国,或者迫使他们进行额外且不必要的学习,这使得在社区迫切地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不得不离开这个行业。”


更多阅读:堪培拉大学年度大型研究计划赢家诞生


巴拉克劳夫女士表示,澳大利亚在卫生、老年护理和残疾部门确实面临这人员短缺的问题。

“董是我们社区项目的核心,该项目将残疾群体和老年群体凝聚在一起并给予他们力量,”她说。 “希望我们的签证决策者能对真正的社区需求做出回应,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在Ainslie社区从事对他有价值的工作。”

辛顿-泰奥先生表示,英语测试不公平的其中一个例子体现在在夜店的噪音背景中听清楚人们的对话,即使是他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他称国际英语语言测试系统(IELTS)和 PTE 系统的一些组成部分非常技术性和对抗性,他自己也失败了一些。

国际学生的签证处理时间本身已经很长了,对于想要前往澳大利亚的人员需要18个月的处理时间,并且甚至是董的疫情签证申请也会被审查四个月至八个月。

巴拉克劳夫先生已代表董致函移民部长安德鲁·贾尔斯(Andrew Giles)和Fenner选区议员安德鲁·利(Andrew Leigh)。


更多阅读:ACT地区的山火风险低于正常水平,但仍存在潜在威胁


注册移民代理文·乐(Vinh Le)表示,国际学生必须通过英语测试才有资格获得澳大利亚的学生签证。

他表示,但当他们完成学士学位或毕业文凭之后,有关部门应该允许他们申请接下来的485临时毕业生签证,并且无需再次重新参加语言测试。

“这些学生已经在澳大利亚待了两年或更长时间,他们已经可以证明他们的英语能力可以在这里学习和工作,”乐先生说。

“澳大利亚需要更多的技术移民来帮助这里从疫情中恢复,我们不应该让这些为我们社区做贡献的人更难以留下。”

移民改革将在9月1日至9月2日在堪培拉举行的就业和技能峰会(Jobs and Skills Summit)上进行讨论。

与此同时,像董同学一样的学生和毕业生们仍在等待着签证,这个过程中是巨大的成本和不断变化的签证要求,而国家却在呼唤着更多的技能工作者。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Bushnell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