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加入本地社群

新闻

“我以为我要死了!”堪培拉女子使用常见药膏致严重过敏,药店里这16种产品请慎用!

Hannah Sparks 2020年9月10日星期四
Kylie Johnson

一名堪培拉女子凯莉·约翰逊(Kylie Johnson)从本地药房购买含有bufexamac的面霜,使用后住院八天。图片:提供。

日前,一名堪培拉的女子对一种含有bufexamac物质(丁苯羟酸)的外用药膏产生严重的皮肤不良反应,据悉,市面上至少16种非处方局部用乳膏中含有这种新禁用的物质。敦促大家检查自己家中的药箱中的药膏是否含有此物质。

此前,来自堪培拉的凯莉·约翰逊(Kylie Johnson)和其他患者在A Current Affair上分享了他们遭受的经历,从9月18日起,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Australian Register of Therapeutic Goods)将移除含有bufexamac(丁苯羟酸)的急救药膏-这种药膏用于治疗小伤口、擦伤、昆虫叮咬、刺痛瘙痒、以及小烫伤和晒伤。

当事人以为自己快死了。在六月的一个长周末,她使用了Medi Quattro药膏(含有bufexamac的药膏)之后,住进了堪培拉医院的急诊部。

约翰逊女士是在本地的药房中购买的此药膏,用来治疗小疹子。约翰逊女士表示自己的确实是敏感性肌肤,但是用完这种药之后的过敏反映跟自己经历过的其他过敏反应都不一样。

使用Medi Quattro药膏仅过了几个小时之后,约翰逊女士就发现她的胸口处开始发烫瘙痒,然后逐渐蔓延至整个胸口和面部。

Kylie Johnson in hospital

凯莉·约翰逊(Kylie Johnson)在医院盖着一条太空毯来保持温度,而她的身子被湿绷带包裹。图片:提供。

当时,约翰逊女士不知道的是,bufexamac(丁苯羟酸)已经从欧洲市场上(瑞士除外)移除,并且在日本、新西兰和美国(从未批准)被禁止使用。

其他含有bufexamac的产品有:Priceline Pharmacy First Aid Cream急救乳霜、Terry White Chemists Antiseptic Cream急救乳霜、 Blooms The Chemist First Aid Cream急救乳霜、Chemmart Antiseptic Cream消毒乳霜、Pharmacy Health First Aid Cream急救乳霜、Pharmacy Action Antiseptic Cream消毒乳霜、Chemists自己的Antiseptic Plus cream乳霜、Pharmacist Formula Antiseptic Cream抗菌乳霜 、Medi Quattro First Aid Cream急救霜、Pharmacy Choice Antiseptic Cream杀菌霜、Cipla Skin Assist First Aid Cream皮肤辅助急救霜、Apohealth First Aid Cream急救霜、Trust First Aid Cream急救霜、Amcal First Aid Cream急救霜、以及Pharmacy Care First Aid Cream急救霜。

各种用量的抗组胺药物都无法缓解约翰逊女士的不良反应,并且她来医院就诊三次之后,就住院了八天。

由于出现的皮疹反映非常严重,约翰逊女士从头到脚都被绑着湿绷带,并注射了肾上腺素。最后不良反应终于有所缓解。

约翰逊女士告诉Region Media:“我真的以为我会死,因为情况一直没有好转,甚至有一瞬间我开始想自己的遗嘱。”

Kylie Johnson

凯莉·约翰逊(Kylie Johnson)在本周知悉TGA确认含有bufexamac的赝品是不安全的时候,哭了。图片:Michelle Kroll。

当她的情况缓解之后,约翰逊女士的皮肤科医生戴安娜·鲁贝尔(Diana Rubel)博士立刻就向墨尔本发送了一个皮肤斑片测试,因为标准的斑片测试无法检测bufexamac(丁苯羟酸)。结果显示约翰逊女士对bufexamac高度过敏。

约翰逊女士在9月8日(周二)时听说药品管理局(TGA)确定含有bufexamac(丁苯羟酸)的药品是不安全的时候,她哭了。此外,TGA甚至还确定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bufexamac(丁苯羟酸)有效。

她说:“这是我经历整个过程时第一次哭,包括我在住院的时候。现在我感到安心了,因为担心如果这种药不下架,还会有其他人会受影响。”


更多阅读:急诊及住院数量减少,但在新冠期间精神健康住院人数增加。


不过,约翰逊女士表示,有很多包括皮肤科医生在内对不良反应报告的情况下,她不明白为什么TGA花了10年的时间才禁用含这种物质的药物。

皮肤科医生亚当·哈里斯(Adam Harris)博士和罗斯玛丽·尼克松(Rosemary Nixon)多年来一直强调bufexamac(丁苯羟酸)是导致过敏接触性皮炎的因素,并且曾在两篇论文中均呼吁禁止使用该成分的药物。

此外,TGA甚至在2011年时,曾对bufexamac(丁苯羟酸)的安全性进行调查,并在含有bufexamac的药品上贴上警告的标签。但是,根据约翰逊女士和其他人的说法,这些包装上的警告很小。

约翰逊女士表示,她对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的信心“动摇了”。

她说:“如果你走进药房,你是会相信里面出售的产品是不会伤害你的,尤其是可以直接从货架上拿的产品。这些药膏是放在无害的乳膏(比如Savlon)旁边出售的,所以,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产品会给我带来这么严重的影响。”

另外,约翰逊女士还认为,在她住院前三度辗转于堪培拉医院之后,医生应该要能确认bufexamac造成的不良反应和症状。


更多阅读:ACT工党:明年初将购买90辆电动汽车(英文入口)(中文入口)


她说:“虽然我说这次的过敏反应比我之前的要严重得多,并表明类固醇和抗组胺药对我没用,但他们仍给我开类固醇和抗组胺药让我回家。”

约翰逊女士表示,她被拒绝在堪培拉医院住院治疗之后,尝试进入一个私立医院。她还给她的GP打了电话,在Skype上看到她的症状和反应之后,GP将她介绍到堪培拉医院皮肤科主任处,然后约翰逊女士便住院治疗了。”

她表示,告诉人们bufexamac(丁苯羟酸)可能会带来的反映非常重要,因为在这种药物被禁之前,堪培拉人家中的药箱里可能会备用着这种药物。

约翰逊女士为此创建了一个名为“Ban bufexamac”的私人Facebook群组,如同样对此物品过敏或想了解更多相关信息的朋友可以到她的群里查看。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Hannah Spark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