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我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并还将继续接种第二剂

Damien Larkins 2021年4月16日星期五
Vaccination

风险增加了,你还会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吗?图片:文件。

“太冷了,我们的宝宝还好吗?”

现在是凌晨2点,距离我接种第一针阿斯利康疫苗还不到24小时。

我哆嗦着把身边的被子往身上裹,被子、毛毯、床单,甚至是我妻子用来做装饰的被子都被我抢过来盖在身上。

当我妻子去婴儿房看完我们的宝宝回来时,我又已经把被子都踢掉了,感觉全身每个毛孔都在冒汗。

“你可能是对接种疫苗之后的反应。这很正常的。”她安慰我道。

我感觉我的关节和肌肉都很疼;然后一直在发热发冷。

接种疫苗那一边的肩膀也感觉非常刺痛,以至于我无法侧卧到我习惯的那一边入睡。

这是个难熬的夜晚。


更多阅读:堪培拉年轻群体将注射辉瑞疫苗,这些是发生变化的部分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我发现了全科医生昨天给我的一个小册子,不过在我包里已经被揉成一团了。

在上面看到了说明的副作用:注射部位疼痛,有。打寒颤和发烧,有。感觉疲劳,一直有。头痛、肌肉疼痛,感觉不舒服——完全就是在说我了。

现在,我们又被告知,阿斯利康疫苗还可能有血栓的风险。这足以让任何人停止接种。

但是,专家们又向我们保证,如果第一剂的接种没有杀了我们,那么我们是可以接种第二剂的。

由于潜在的严重疾病,一种隐性残疾,我符合第1b阶段的接种。

于是,我找到了我的全科医生(戴上了口罩以防万一),迫切地想要迈出生活回归正常的第一步。

接种的当天是清晨,不过我到的时候,候诊室里已经挤满了老年人和其他年轻患者,他们的自身状况显然比我严重得多。

尽管我存在高风险的因素,不过我并不觉得我是必须要进入这个接种阶段——一个闯入者、欺骗系统,就像我把车停在残疾人专用的车位,然后畅行无阻地离开一样。

我戴口罩并不是强制性的,不过它给了我一些归属感。

这让我觉得,至少,我看起来像是得了疾病,并可能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

有人叫到我的名字了,于是我跟着护士走进了接种的房间。

她问道:“你为什么觉得自己是属于第1b阶段?”

虽然我知道我是符合标准的,但我的心还是沉了下去…

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她。

她在电脑屏幕上检查了我的病历。

她说:“是的,那现在可以卷起你的袖子了。”松了口气。

她跟我将了整个注射流程之后,帮我接种了疫苗——过程中没有慌乱。

我拿着这本小册子,把它揉成一团放进包里,并在候诊室留观15分钟之后再回家。

那天之后的时间,我觉得都很好…直到当晚。

最严重的副作用经过了好几天才消失。

一个多星期之后,回想起来,接种疫苗并不是最愉快的经历。

但我知道,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家人,为了我们希望共同战胜这场疫情。

即使是为了那些我可能永远也不会遇见的陌生人,他们可能已经离开人世,或是失去了心爱的家人。

12周之内,我会再去接种第二剂的新冠疫苗。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Damien Larkin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