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澳洲有善口技者:琴鸟如何在山火中幸存下来,继续它们的百变模仿秀

Ian Fraser 2022年3月18日星期五
The female lyrebird

雌性琴鸟,可以被她的小尾巴认出来,负责所有的育儿工作。图片:提供。

最近,我在本地电台聊了聊这几个夏天对堪培拉及其周边地区的野生动物都有哪些影响。采访结束后,当有人打电话问我干旱和火灾对山脉中琴鸟的影响,说实话,听到这个问题我一点也不惊讶。

人们真的很关心琴鸟,很显然,这有充分的理由:它们是澳大利亚特有的两种雀禽目鸟类,是现存最古老的鸣禽之一,也是最大的鸣禽之一。

琴鸟更是伟大的口技者,这种声音模仿大师不限于模仿各种鸟类的鸣叫声,还能把其他各种声音模仿得惟妙惟俏,如汽车喇叭声、火车喷气声、斧头伐木声、修路的碎石机声,甚至是领号人的喊叫声等。凭借着婉转动听的百变歌声,和轻盈美妙的舞姿,琴鸟成为了澳洲最受人喜爱的鸟类之一。

华丽琴鸟(Superb Lyrebird)在澳大利亚东南部的山脉和潮湿的森林中很常见,尽管听到它们歌声的频率比看到它们本尊的频率要多得多。

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些叫声就像透过薄雾清晰的银色闪电。但在冬天,雄性琴鸟会在干净的舞蹈土堆上表演,一边跺着脚,一边把华丽的尾羽向前打开,在头上披上一层闪闪发光的面纱。

The male lyrebird

雄琴鸟的歌声是世界上最响亮、最复杂的歌声之一。

然后,它们的叫声就变成了一场精湛的模仿音乐会,用一连串的叫声完美地复制一系列其他鸟类。在它们的口技模仿大会中,我们可以听到笑翠鸟一连串不羁的笑声、库拉翁的响亮鸣唱、灰伯劳画眉复杂而辉煌的歌声、缎蓝园丁鸟的刺耳叫声,又仿佛有远处的黑凤头鹦鹉和附近的红冠灰凤头鹦鹉叽叽喳喳,一群深红玫瑰鹦鹉匆忙略过,忽然群响毕绝,我们可以听到风打在翅羽的呼啸声 ——而这一切,都来自我们的口技大师——琴鸟。

我相信,它表达的信息是,“听我唱吧——我已经活了很长时间来完善这场音乐会,所以我是一个生存大师。我可以成为一个完全称职的孩子爸爸!”

Birds in the Canberra region

琴鸟模仿各种鸟类的声音。图片:文件。

回到2019年的黑色夏天,琴鸟是如何在那次可怕的山火中幸存下来的呢?

2003年1月,我曾经获得特批,陪同一群ACT公园服务人员进入布林达贝拉斯(Brindabellas)山脉。自纳玛吉国家公园(Namdadgi National Park)近95%面积被可怕的山火烧毁后,这是首次进行检查。我的职责是帮助报告火灾的影响,并在适当的时候报告当地的生态恢复过程。

我在当时记录到,那天我们在该范围内行驶了大约70公里,没有看到一平方米的绿色。然而,我们却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大量”的琴鸟,满怀希望地在灰烬中觅食。

他们是如何在那样的地狱中生存下来的?1932年,一名矿工在吉普斯兰中部地区(Central Gippsland)遭遇到了严重火灾,我们在当时这段叙述中可以得到一点线索:“当大火冲下来时,米切尔(Mitchell)躲在河里,等待火势过去。然而,他并不孤单,因为,从早上八点开始,在大火追上他的三个小时前,“琴鸟开始从高地蜂拥而至,跑到河里避难”(引用自LH Smith的书《琴鸟的生活》,1988年)。

我最近很想从维多利亚的一位房主那里听到类似的故事,但有趣的是,他却认为这是闻所未闻的。另一个线索来也是来自一名矿工,他在矿井中躲避火灾,同样发现自己与几只琴鸟都躲在那个避难所里。

不过,早在矿井出现之前,琴鸟就知道如何在火灾中幸存下来,我相信袋熊洞穴是许多小型森林动物(包括琴鸟)非常重要的防火避难所。

我们尚不确定纳马吉国家公园的那次山火中,琴鸟们的表现如何,但我很乐观(与2003年相比,这次没有被火烧毁的范围更多,火势也没有继续蔓延),我想那里一定有更多的未燃烧的避难所。

这也有助于琴鸟在火灾后继续生存,并可以找到赖以为生的食物,我认为2003年火灾后,大多数幸存的琴鸟都被饿死了。

当然,就森林破坏的规模而言,这不仅仅是又一个夏天,但千百年来,这些“口技大师”经历过很多这样的夏天,并且幸存了下来,所以我认为这次它们也会。至于未来的夏天,那依然取决于我们。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Fraser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