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领红包啦🧧

社区

致命的第二波新冠疫情爆发的可能性有多大?

Dominic Giannini 2020年5月11日星期一

1919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间,戴着口罩的妇女。图片: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虽然现阶段澳大利亚已经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的蔓延,但冬季即将来临,也警告澳大利亚人第二波疫情的爆发可能要比第一波爆发更加致命,且传播速度更快。

ANU研究战后疫情爆发的历史学家名誉教授琼·博蒙特(Joan Beaumont)表示,

虽然西班牙流感的第二波疫情爆发(与新冠病毒常见的比较点)要比第一波致命得多,但西班牙流感的传播性和一个多世纪之后的新冠相比较并没有太多的相关性。

她说:“就西班牙流感而言,导致其持续的原因是人口流动。”她指的是一战结束时的大规模地过境活动,导致数百万人感染了西班牙流感病毒。”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优势是关闭了边境,但开放边境后,使自己暴露于再次感染的可能性才是真正要面临的挑战。”

“许多专家表示,每一次的疫情大流行都是特别的,因此可用于比较的情况比较局限。不过,就社会的反应方面肯定会有相似之处。”

人们通常认为,第二波的西班牙流感疫情更加致命,因为病毒已经突变。但ANU的传染病专家彼得·科利尼翁(Peter Collignon)教授说,其实并非如此。

“西班牙流感更为致命的原因是,80%的死者是由于细菌感染,而不是病毒感染。在军队中的研究显示,大约80%死者的血液中含有肺炎病菌或葡萄球菌或血液中被称为‘A群链球菌’的东西。”

“人们死于西班牙流感的原因是由于第二波的感染并且没有抗生素。大多数人在第10天死亡;这并不是突然的,他们生病了、好转后又生病。”

他说,目前澳大利亚正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第二次感染的风险。

“新冠病毒可能有些不一样,但至少在ICU病房中(可能有50%的患者),有很大一部分患者正在感染继发性细菌感染,而且这种感染的死亡可能更高,”科利尼翁教授说。

新冠病毒在第二波疫情中本身是不致命的,但由于它的传播速度更快、并且表现出的症状与流感或其他呼吸道疾病类似,所以在冬季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死亡。

科利尼翁教授说:“这可能就是为什么病毒在欧洲和美国如此严重的原因,因为它正在冬季进行传播,并且大多数病例都是轻症,甚至是无症状感染者而未被发现。”

 

Profile image of Professor Peter Collignon.

ANU传染病专家科利尼翁(Peter Collignon)教授说,继发性细菌感染是造成西班牙流感和COVID-19死亡的主要原因。图片:ANU。

 

不过,目前在澳大利亚的前景更加乐观,因为目前采取的相关措施可以轻松应对并最大程度地减少新冠病毒的威胁。

科利尼翁教授说:“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的大多数病例还有风险都容易被识别,并且目前的这些风险因素大体上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管理或被消除。”

风险因素包括国际旅行和游轮聚集性感染。

“现阶段,应对的问题是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疫情,不过我们已经进行了大量地检测、案例的追踪和隔离等检疫措施。

“在冬季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病例,但我认为我们能很快地对其进行控制,并努力使感染族群缩小而不是扩大,从而阻止病毒的蔓延扩散。”

你认为澳大利亚是否会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哦。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Dominic Giannini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