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房产

住房真相:堪培拉租房市场紧张让求职者望而却步,企业再次遭受冲击

Katrina Condie 2022年11月9日星期三
Apartments

堪培拉社区住房(Community Housing Canberra)组织正在寻找土地建造经济适用房,供中低收入者出租或购买。图片:CHC。

由于租不到房子,求职者们对堪培拉的企业望而却步;即使是能找到住处,求职者们也往往负担不起高额的房租。

企业主,尤其是酒店及餐饮服务行业的商家,他们亟需员工。这些商家们指出,ACT地区可负担的出租房源短缺,并对经济带来严重的连锁影响。

作为一名有40余年经验的堪培拉企业主,约翰·伦科(John Runko)表示,新冠疫情之后,生意都在恢复,可是却找不到员工。

“没有足够的人手填补空缺岗位,”他说。

“要满足市场需求,我们的人手不够。岗位空缺比找工作的还要多。”

“好多企业都需要员工,大家现在尝试吸引一些其他州的人力,可是求职者们却发现这里缺少出租房源并且租金过高,他们会觉得并值得搬到这里来工作。”

aerial view of Canberra homes

即使ACT地区能迅速吸引来充足的劳动力,他们能住在哪里?图片:文件。

伦科先生表示,堪培拉是澳大利亚房租最高的城市之一,与悉尼一些高档区不相上下。

他说,对于跨州求职者来说,ACT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同时,还有很多堪培拉的居民许不得不搬离这座城市,去生活成本更低的偏远地区,这让企业主陷入困境。

“我在堪培拉的商业和房地产行业已经有40年了,就可负担性和房源紧张程度而言,现在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租赁市场,”他说。

“生活成本的问题对很多人造成严重困扰,这也引发了很多问题。对于低收入者、临时员工或兼职员工,还有努力维持生计的学生来说,堪培拉的生活非常艰难。”

“作为一个城市,我们却无法满足社区的需求。这种现状必须改变。”


更多阅读:住房真相:堪培拉房屋需求强劲,土地管理局却未能按计划释放足够土地


Homeground房地产公司(Homeground Real Estate)业务发展经理玛丽亚·爱德华兹(Maria Edwards)表示,随着食品和燃油等其他生活成本压力的增加,家庭开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

每天她都能看到,有人拼命争取一处栖身之所,而且是一个能够负担得起的住处,一个能让他们好好生活的地方。

她说:“我们发现,租户变得更加谨慎,不会过度承担租金,这让低端租赁市场更加紧张。”

“比如,去年可能用750澳元租房的人,现在希望找到650澳元以内的房子,这就意味着中低价房源的竞争更激烈了。”

“这好像让高端房源的价格有所下降,这是积极的方面,但房东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转变这种心态,尤其是在利率上升、他们开始考虑自己财务状况的情况下。”

她表示,利率上调让房东与租户续租时,尽可能地上调租金。

租房者正在排队加入Homeground的“经济适用房”项目,Braddon区的一处公寓最近收到了60个咨询,大多数来自年轻的单身人士或情侣,他们发现市中心,几乎找不到周租金低于500澳元的房子。

由于政府希望增加海外员工的数量,来帮助填补就业缺口,伦科先生表示,这将给供不应求的租赁市场带来更大的压力。

他问道:“对企业来说,增加移民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但他们来了之后住哪?怎么负担生活开支?”

爱德华兹女士也同意,当技术移民来到ACT地区,“市场肯定会面临更大的压力,毕竟他们一开始并不是高收入群体。”

ACT社会服务委员会(ACTCOSS)首席执行官艾玛·坎贝尔(Emma Campbell)博士说,住房没有保障已成为卫生工作者和社区员工“真正的担忧”,他们“正面临严重的财务压力”。

她表示,社区基层员工每周要拿出一大半的工资,才能付得起堪培拉大部分城区一套公寓的租金。

坎贝尔博士解释说:“要在内北区或南区租房,一个社区工作者需要牺牲周薪的三分之二以上来租房。”

“他们帮助我们度过了新冠疫情。然而,在ACT他们却租不起房子。”


更多阅读:住房真相:这是关于堪培拉住房危机的事实与讨论


在疫情带动的房地产热潮期间,很多投资房东退市,房源被有自住需求业主抢购。所以退市者比入市者更多,这造成租赁房源减少,并且很多时候,住房需求又推动租金上涨。

堪培拉社区住房(CHC)组织通过开发房产来帮助低收入群体,这些房产通过ACT政府的地租计划(Land Rent Scheme)售出。而其他组织则是直接销售期房公寓、联排别墅和独栋别墅。

虽然各个组织均正在“做出努力”,但伦科先生表示,这些都微不足道。他说,堪培拉“即刻”就需要增加2000至3000套出租物业,以容纳城市员工需求。

“我们需要所有利益相关方将自己的既得利益先放在一边,团结起来,最终能增加堪培拉租赁房源的供应量和多样性,”他说。

“其中更实际的解决方案是,鼓励有关部门进行更大规模的‘建成出租’项目开发。如果能让足够多的人开始建造这些,达到数以百计的规模,就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供应问题。不过这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虽然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但伦科先生表示,满足住房需求的关键一步是联邦政府能释放土地,以及ACT政府鼓励开发更多大型的先租后买(rent-to-buy)项目。

他补充道:“虽然这些问题没有短期解决方案,但我们应该现在就行动起来,而不是只说说‘希望’。”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Katrina Condi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