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生日快乐,Belconnen Town Centre

Marg Wade 2021年7月23日星期五
New homes in the first Belconnen suburb, Aranda

Belconnen区的第一套房子。图片:国家档案馆(A6135,K27/8/71/18)。

20世纪50年代,从堪培拉到Belconnen区只有一条小路:沿着O’Connor区的德兰德拉街(Dryandra Street)出发,一条碎石路在灌木丛中穿行。

回到那时,堪培拉城区的居民去Belconnen区,要披荆斩棘地走上两个小时;很难想象,这就是如今交通便利、四通八达的Belconnen区最初的样子。

有多少人知道,70年前的Belconnen是什么样呢?

旧维坦格拉路(Old Weetangerra Road, 注意这个名字里有两个’r’),是堪培拉Belconnen区一条最早的路,早在1830年代时期,早期定居的欧洲人便在这条路上留下了足迹。

如今,我们依然能看到这条见证着Belconnen发展历史的路,在“Old Weetangera Road Trail”便能找到它,而“Old Weetangera Road Trail”也是“两百年国家步道(Bicentennial National Trail)”的一部分;

这条步道,由O’Connor蜿蜒穿过Belconnen,再越过Bruce Ridge自然保护区,掠过Aranda运动场和堪培拉高中,然后一路向西前行至Holt。

早在欧洲人来到Belconnen定居的几千年前,原住民Ngunnawal的祖先们早已在这里留下了生活的痕迹,数千年以来,他们在片土地行走和驻足,欣赏着同样的日落月升,管理着这块古老的大陆。


更多阅读:新州本地人表示雪山地区正在遭受严重破坏,罪魁祸首究竟是野马还是开发?


20世纪60年代,堪培拉经历了快速发展。政府公共服务逐渐由墨尔本转移到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越来越多的家庭和移民来到这里定居。

据说在1961年,堪培拉的人均树木及人均儿童的数量要比澳大利亚其他任何城市都多。

短短的十年时间,堪培拉的人口数量从1950年的20,000人,上升到了1960年的60,000人。成长中的堪培拉,人们纷纷选择搬到这座城市居住,而Belconnen的众多新街区也成为堪培拉新晋家庭的热门安居区域。

细心的居民们也许会注意到,在Aranda区椭圆形的运动场旁边还藏着一块石牌,这块1966年6月23日树立的石牌,正是Belconnen Town Centre生命伊始的标志。

Belconnen的名字源于这里的原住民语言,1837年,这片土地被授予探险家查尔斯·斯特尔特(Charles Sturt)船长,在如今,这里的人们也会亲切地称这里为“Belco”。

Plaque to mark the beginning of the Belconnen Town Centre

1966年6月,Belconnen镇中心的牌匾。图片:Archives ACT。

到1967年11月,Belconnen大区的第一个街区Aranda的街道已经建设完毕,这里的基础设施也已经到位,同时安装了在当时颇具创新性的斜坡路缘。这种周到的设计意味着之后这里不需要再重新安装车道,斜坡路缘可以很好地提供容纳空间。

与此同时,Macquarie区和Cook区的建设工作也已经开始进行。

1967年,当时的内政部长彼得·尼克松(Peter Nixon)沿着全新的Belconnen Way大街行驶了1.5英里(与Old Weetangerra路相接),并在一场特特殊的庆典仪式中,将钥匙亲自交给了Aranda区首个政府大楼的新住户的手中。

Homes being built in Aranda in 1968

1968年在Aranda区的居民房。图片:国家档案馆(A7973, INT1038/5)。

在1968年之后,Belconnen大区渐渐拥有了更多的街区,Bruce、Cook、Higgins、Latham、Page、Scullin、Weetangera纷纷在这里设立,而Belco也开始飞速发展。

1969年,堪培拉高中从市中心的Acton区搬到了Belconnen Way的路旁,Jamison Centre购物中心正式开业。

说起那时Belconnen独具特色的建筑,要非卡梅伦办公室(Cameron Offices)莫属了;现在我们说起卡梅伦办公室,我们或许没有概念,但提起堪培拉大学(UC)宿舍Weeden Lodge,想必我们脑海中都能勾勒出这幢建筑的模样。

1970年代,这幢建筑由著名建筑师约翰·安德鲁斯(John Andrews)设计,作为澳大利亚现代化运动里最顶尖的建筑师之一,他设计的整幢建筑呈现了野兽派的结构主义建筑风格,住过Weeden宿舍的同学们一定对这栋大楼和里面的结构印象深刻。

最初设计这幢政府大楼的目的是为了将Belconnen Mall购物中心以及交通住房等其他的城市设施联系起来,不过当Belconnen Mall购物中心的规划进行调整后,这个概念似乎并没有完全实现。

卡梅伦办公室的视野非常开阔,其屋顶和庭院花园的设计也非常精巧,融合了澳大利亚自然景观的概念,可在实际使用中,这栋建筑却出现了诸如漏水等众多问题。

Belconnen本地的老居民都知道一个关于固定这整幢建筑侧翼的传说——当时很多人认为,如果拆除一部分,这整个建筑的九个侧翼都会坍塌。不过多年之后,有关部门拆除了这里第5至第9个侧翼,至此,事实验证了这个传说是错误的。

Walkway to Belconnen Mall from Cameron Offices

从Belconnen Mall购物中心到Cameron Offices办公楼之间的空中走廊。图片:国家档案馆(A6135, K17/10/78/36)。

卡梅伦办公室一度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建筑,出生于奥地利的著名视觉艺术家伯特·弗卢格曼(Bert Flugelman)就曾受托为这幢建筑创作了一幅大型视觉作品(伯特·弗卢格曼因其在国家美术馆外的不锈钢作品《锥体》而闻名)

这幅“翻滚的立方体(骰子)”之前就放在这里,不过之后被搬到了Belconnen Mall购物中心附近的Margaret Timpson Park公园,这一举动也让艺术家感到非常愤怒,他说,这是“一个完全不合适的地方”。

Bert Flugelman's 'Tumbling cubes (Dice)' outside Cameron Offices were later moved adjacent to Belconnen Mall in Margaret Timpson Park.

伯特·弗鲁格曼(Bert Flugelman)在卡梅伦办公楼外设计的的“翻滚的立方体(骰子)”,后来搬到了Belconnen Mall购物中心附近。图片:国家档案馆(A12111, 2/1978/14A/4)。

Belconnen Mall购物中心的附近也是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名字Emu Bank,如今早已是一幢幢联排别墅的所在地。现在的人们可能会好奇这个名字,因为这里既没有鸸鹋,也没有银行。

其实,这个名字来源于早期来这里定居的欧洲人,这片区域叫“鸸鹋庄园”(Emu Bank Homestead),因为这里有大量的鸸鹋,后面有一片设有围栏的地方,就被是现在的 Emu Bank。

在这片没有树木的平原上,鸸鹋似乎很容易成为定居者们的食物,据说鸸鹋“比有袋动物更美味”。现在,一棵英国榆树矗立在Belconnen图书馆门外,这也是当年的“鸸鹋庄园”(Emu Bank Homestead)曾经所在的地方。

时间来到1973年,Belconnen Way和Caswell Drive大道的交叉路口建成了Belconnen大区的第一组交通信号灯,看看如今Belconnen Way每天早晚高峰时段的车水马龙,也许那时的建设者们也不会想到他们建设的道路会承载这么大的流量吧?

Belconnen owl

备受争议的猫头鹰雕像。图片:文件。

最后,如果说起Belconnen区,我们要是不提到那座标志性的猫头鹰雕塑的话,你是不是总感觉少点什么?

2011年,艺术家布鲁斯·阿姆斯特朗(Bruce Armstrong)为了纪念来到堪培拉的猫头鹰,创作了这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雕塑。

但他的这个作品,却一直在公众中饱受争议。可能作者布鲁斯也没有想到吧,他创作的作品会被大家调侃成男性的生殖器。

关于Belconnen的故事还在继续,是堪培拉的你和我在用每一天书写。

“Belco,生日快乐!这些年你很好!”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Marg Wade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