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政府和反对党就堪培拉候诊时间问题进行争辩

Claire Fenwicke 2023年1月24日星期二
ambulance near hospital

根据信息自由法律公布的文件显示门诊候诊时间。图片:Michelle Kroll。

自由党指责政府违背了缩短门诊候诊时间的承诺,根据最新文件,数千名堪培拉居民的候诊时间超过了临床建议的预约时间。

然而,卫生部长强烈抨击反对党对于候诊时间的“令人失望……缺乏理解”,并表示门诊和择期手术的等待时间“不是一对一的比较”。

影子卫生部长莉安·卡斯利(Leanne Casley)表示,根据信息自由法显示的门诊预约候诊时间,在部分专科28,472名患者之中,大约有23,065名患者的手术逾期。

“这意味着超过80%患者的候诊时间比首都领地临床建议的时间要长,”她说。

“这些数据向未来需要进行择期手术的患者和众多堪培拉居民描绘出一幅凄凉景象,人们要生活在痛苦之中,有时可能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才更获得相关服务。”

截至2022年3月的数据显示,耳鼻喉科问诊的130名急诊患者平均等待时间为163 天,但临床建议时间则在30天之内。

普通外科专科有1300多名2类患者平均等待时间为575天。半紧急问诊的临床建议时间为90天之内。

此外,临床建议的3类患者问诊时间在一年内,但骨科专科1250人的平均等待时间在1085天。

卡斯利女士说:“其中部分患者与我的办公室取得联系,表示被迫支付私营机构手术费用,或不得不去其他州,因为他们不想生活在痛苦之中。”

“难过的是堪培拉居民被迫这样,因为巴尔-拉滕伯里政府未能解决公立医院所面临的重大问题。”


更多阅读:堪培拉学生即将返校,公交时刻表将进行调整


但是,卫生部长雷切尔·斯蒂芬-史密斯(Rachel Stephen-Smith)表示,卡斯利女士把门诊预约和手术弄混了,并表示部分专科甚至很少需要择期手术。

“比如皮肤科,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服务,但这个科室则并不一定与择期手术的等待名单高度相关,”她说。

“当然,我们担心患者需要等待的时间比建议的时间要长,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要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门诊预约都会被转化成择期手术等候名单。”

她表示,结合前后情况来看这些数据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其中涵盖了首都领地面临“德尔塔”和“奥密克戎”疫情的时期。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表示,卫生系统每年提供大约130,000次门诊预约,这是一个“重大改善”。

“过去三年里,等待名单有所减少,此前大约有30,000名患者在‘长时间等待’问诊,”她说。

“现在我们的等候名单上总共有30,000人。”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表示,影响首都领地医疗服务的因素还包括来自新州的转诊,还有这里缺乏私营部门的医疗专科人员,所以更加依赖公立系统。”

斯蒂芬-史密斯女士说:“所以在堪培拉甚至有私营医保的人都需要依赖公立系统,而这在悉尼或墨尔本则是不会发生的。”

“我们需要与私营系统合作,从而确保那些拥有私营医保的人能获得相应的医疗服务,为公立部门释放压力。”


更多阅读:堪培拉居民谨防新型诈骗:什么是刷单骗局?遇到如何处理


堪培拉卫生服务部门(CHS)首席运营官凯西·奥尼尔(Cathie O’Neill)表示,有关部门为减少门诊等待时间采用了其他策略,包括更多预筛查工作、更多用于方便后续预约的远程医疗的方式,以及鼓励更多私人医生花时间在公立诊所。

“我们并不回避这个事实(等待时间很长),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她说。

“对于那些正在候诊的患者,我们非常理解这非常难受……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让尽可能多的患者看诊。”

她表示,另一种减少等待时间的方法是让已经在等候名单上但有多次转诊或已经在另一个司法管辖区看过诊的患者收到联系。

奥尼尔女士表示,这个因专科而异,但实际上其中约8%已经不再需要门诊预约了。

她说:“如果我们能这道这些患者,那么我们将尽可能让网站访问或中央接收站流程变得简单,这样我们就可以释放这些预约给其他患者。”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Claire Fenwick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