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领红包啦🧧

社区

从埃博拉疫情现场到朝九晚五的堪培拉:人道主义奖章获得者的归来

Dominic Giannini 2020年1月21日星期二
Jody Clouten

乔迪·克洛滕(Jody Clouten)在全球各地工作,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在帮助非洲的埃博拉患者。图片:ActHealth Facebook。

 

如果是你,你愿意在埃博拉疫情爆发前线作站?还是回到朝九晚五的工作岗位?

本次故事的主人公是乔迪·克洛滕(Jody Clouten)。一名在赞比亚担任环境卫生官的技术顾问。她在赞比亚、塞拉利昂和伊拉克等国家与无国界医生组织(MSF)和阿斯彭医疗公司(Aspen Medical)合作,主要负责医院用水设施的修建和维护。

在她返回澳大利亚后不久,又前往塞拉利昂(Sierra Leone),冒着生命危险给当地的埃博拉患者治疗。

“我一直对埃博拉很感兴趣,虽然听起来可能感觉有点奇怪。但在塞拉利昂爆发疫情的时候,我在赞比亚观察着疫情的发生和变化”她说。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有一个家庭过来,他们一家有11个人,全都感染了埃博拉,最后全家只有一个活了下来。”

“那一家,由一名保姆照顾着一个快死了的年轻女孩,当女孩去世之后,我们必须要去找那个女孩子取样。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乔迪说,在埃博拉疫情前线的经历是毁灭性的,但也正是在前线和当地人及工作人员并肩作战中,感受到强烈的生的希望。

“我现在仍然很不安,因为我看到了这种病毒带来的影响有多么可怕。不过,我对那些跟我们一起工作的人的适应能力十分钦佩”她说。

“一些当地人看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因为疾病而死去,他们却仍然想要和我们一起工作,一起冒险去救助其他人。”

Jody Coulten sanitising

乔迪·克洛滕去年被总督授予人道主义海外服务勋章。图片:ActHealth Facebook。

 

乔迪在阿斯彭医疗公司工作时被派往塞拉利昂(Sierra Leone)。阿斯彭医疗公司取得了可以建造有100张床位的移动医院的资格,并配备了相应的员工。

他们可以把这所医院调配到远距离、有挑战且资源不足的环境中去,同时,这所医院也是由澳大利亚政府资助的。

“只要需要,我就会去帮忙。我觉得我有能力可以在疫情爆发时尽一份力。我有相关的环境卫生的学历背景,关注环境的卫生,是应对埃博拉病毒非常关键的一部分。”

“因为一些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我不得不从作战前线回到家乡,我的最亲近的家人得了绝症。去年我向妹妹承诺过,只要她的状态要是出现恶化,我就会在她的身边。”

现在乔迪在ACT Health工作,负责一个很大的政府政策项目,从药物到病毒再到食品,她很高兴现在能有一份正常的工作。

她说:“我们是一个政策监管团队,因此我们主要关注食品安全、感染控制、制药等领域的内部运营政策。”

“过去的四年多里,我奔波于海外和澳大利亚的合作,所以从某种角度来看,能回归到周一到周五朝九晚五的正常上班生活,也还挺好的。”

在职业生涯早期,乔迪因为与金伯利(Kimberly)一个土著社区和军队合作而被授予年度青年环境卫生官;去年,她被总督授予人道主义海外服务奖章,但她知道,她做这些并不是贪图名利。

“在金伯利的工作是一个转折点。我并不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我做过什么,而是我做的这些,自己会感到很满足。”

“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获得人道主义奖章)有多重要,直到我受到了政府的邀请。老实说,我有点不知所措,但也真的感到非常荣幸。”

“但对我来说,真正的英雄是和我们并肩作战的当地人还有国家工作人员,尽管他们中有些人可能已经不在了,但剩下的人依然在投入战斗。他们才是需要大家知道的人,因为没有他们,我们所做的也就毫无意义。”

Ebola workers

乔迪说,她的工作并不是为了出名,不过她花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获得人道主义奖章有多重要。图片:ActHealth Facebook。

 

世界上的灾难,总是不可预测的。“世界上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什么,只要条件允许,我愿第一时间奔赴前线,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

当然,希望这一切的灾难都不会发生。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Dominic Giannini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