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活动

关于友谊、竞争和壮观的艺术:马蒂斯和毕加索的爱恨情仇在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NGA上演

Genevieve Jacobs and Laura Liu 2020年1月1日星期三
Henri Matisse, Nature mortre aux oranges, 1912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作品《Nature mortre aux oranges》,1912年。 图片:供稿。

艺术绝对不仅仅只是挂在墙上的绘画作品,如果把天赋、崇高的自我还有社会的动荡融合在一起,那艺术的维度,会变得更加丰富、叹为观止。

这个夏天,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NGA)的展览主题,就是围绕着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和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爱恨情仇展开,这是关于他们之间的永恒、友谊和竞争。

当年轻的毕加索(Picasso)刚走进创作世界时,马蒂斯(Matisse)已经是熟练运用色彩和线条的伟大创新者,他的画作力量十足。策展人简·金斯曼(Jane Kinsman)称其为“不可阻挡与无法匹敌”。正如NGA的馆长尼克·米兹维奇(Nick Mitzevitch)所说,他们俩共同影响了20世纪绝大部分的艺术。

Picasso, Still Life

作品《Still life [Nature mort]》,1924年,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

NGA的国际艺术负责人金斯曼(Kinsman)说:“我开始举办这次展览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对他们俩都有了解,但当你开始越来越深入研究他们的作品时,你会发现还有很多你不曾发觉的艺术和个性的维度。”

“他们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马蒂斯(Matisse)对于自己要开始被最激进的野兽派画家取代感到非常不满。之后毕加索(Picasso)创作了这幅革命性的作品,马蒂斯(Matisse)就嘲笑地称它为‘小方块’。”

“但是后来他们开始非常仔细地观察、研究对方的作品。我觉得研究这些背后的故事,是探索他们的画作中最有意思的部分。”

Jane Kinsman and Laurent le Bon

策展人简·金斯曼(Jane Kinsman)和毕加索博物馆馆长劳伦·勒·邦(Laurent le Bon),图片:供稿。

其中有一对比较有趣的展出,是由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出借的两幅马蒂斯(Matisse)的宫娥图,和来自巴黎毕加索博物馆(Musee Picasso)的,毕加索(Picasso)1929年的作品《Nude on a Red Chair》。

马蒂斯(Matisse)的作品是清新、葱郁又性感的。由于马蒂斯(Matisse)对伊斯兰纺织品的长期热爱,还有对神秘的西方和异域情调的东方的痴迷,都为他的作品的图案和色彩增添了生机。这么丰富的色彩对于当时1926年的观众们来说可能会有些大胆、不正式。但是,正如金斯曼(Kinsman)所说,其实,这种色彩运用“对眼睛是很舒适的”。

而毕加索(Picasso )则更像是打在脸上的一记重击。那种感觉是充满巨大内在能量的、有很多种的情绪、原始的,充斥着呐喊的色彩。主要的灵感是来自毕加索(Picasso)第一任妻子,俄罗斯的舞者奥尔加·科克洛娃(Olga Kohklova)。

Picasso, La lecture

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作品《La lecture》 ,1932年。

金斯曼(Kinsman)说:“感觉很卑鄙,很残酷。” “我们还有另一幅是刻画的奥尔加(Olga),她看起来像是一只在尖叫的鬣狗。毕加索(Picasso)的宫娥图是借鉴马蒂斯(Matisse)的,这是他妻子的形象,但表现的情绪一点也不好。”

毕加索(Picasso)乐意把自己形容为小偷,可以从任何来源获取他想要的感觉。但是他还说,没有人像他一样研究过马蒂斯(Matisse)的艺术作品。他说:“如果我不做自己创作出来的画,我会像马蒂斯(Matisse)的画一样”。

后来,竞争的冲动慢慢地变成了钦佩,直到最后,变成了亲密的友谊。

当年长十余岁的马蒂斯(Matisse)去世时,毕加索(Picasso)感到非常的焦虑。

就像伯牙和子期,像是他自己受到了死亡的挑战一样。一开始,他会残酷地忽略他老同事和家人。再后来,通过一系列生动的、丰富的图案和色彩运用,将情绪表达在作品里。他的作品《The Studio》,1955年创作,从这幅作品里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是从热爱丰富色彩和图案的马蒂斯(Matisse)那里得到的启发。

金斯曼(Kinsman)在这次展览中的礼物是通过雕塑、素描、服装和绘画将他们俩激烈的个人故事和情感编织在一起。这是来自NGA自己的收藏品,极富戏剧性的俄派芭蕾(Ballet Russe)的服饰,就像毕加索的作品《Vollard Suite》一样。

Henri Matisse, Seated odalisque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作品《Seated odalisque》,1926年。

毕加索博物馆(Musee Picasso)是这次展览主要的出借人。因为他们的出借,我们有幸可以看到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马蒂斯(Matisse)的作品《Still Life with Oranges 》、还有毕加索(Picasso)的重要作品——1932年的《Reading 》。这次两位大师的展览里,有三幅是首次在南半球展出。

此次画展中有200幅作品。由金斯曼(Kinsman)历时三年从全球22个公共和私人收藏以及国家美术馆(NGA)自己的馆藏中获得。这是她作为国际艺术负责人的最后一次大型展览,她将成为美术馆的首位名誉策展人。

国家美术馆(NGA)的馆长尼克·米兹维奇(Nick Mitzevitch)向金斯曼(Kinsman)表示敬意,并指出她是在詹姆斯·莫利森(James Mollison)建立的基础上进行的更有远见的挑战,大大增加了国家美术馆(NGA)里马蒂斯(Matisse)和毕加索(Picasso)的馆藏。

正如毕加索博物馆(Musee Picasso)馆长劳伦·勒·邦(Laurent le Bon)在开幕式上大声欢呼时说:“堪培拉万岁,毕加索万岁,马蒂斯万岁!”

马蒂斯和毕加索的展览会在NGA一直持续到2020年4月13日。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Genevieve Jacobs on The RiotACT.

评论

One Response to 关于友谊、竞争和壮观的艺术:马蒂斯和毕加索的爱恨情仇在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NGA上演

Filter
Order
coat coat 10:09 pm 05 Jan 20

想去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