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美食

对话The Alby餐吧负责人迈克,探寻他的美食秘密

Lottie Twyford 2022年4月20日星期三
Mike Kadinski

The Alby 餐吧的负责人Mike Kadinski。图片:Michelle Kroll。

谁是迈克·卡丁斯基(Mike Kadinski)? 我是The Alby 餐厅的负责人,The Alby是Woden区一家最新的本地餐厅,属于Doma Group集团。

最近的用餐体验:悉尼的Chin Chin我们吃到了非常美味的食物,那是一次很棒的用餐体验。我不太清楚我们具体点了些什么,因为有个朋友专门负责点餐,不过上的菜都非常符合我们的胃口。

The Alby team

The Alby餐吧团队。图片:Michelle Kroll。

最令人尴尬的食物:Cruskits薄脆饼干,特别清淡,只是为了不吃太多碳水。我能说什么?我努力保持健康,不过却迷上了它们,通常我会搭配金枪鱼一起吃。

必买食材:三文鱼。我非常喜欢三文鱼。你可以用任何方式烹饪三文鱼,煎烤烹炸。我刚买了一个空气炸锅,把它放在里面过八分钟,就可以完美出炉。


更多阅读:堪培拉美食地图:全新餐吧The Alby,美食美酒游戏娱乐一个都不能少


对话The Alby餐吧负责人迈克,探寻他的美食秘密

下一件大事:早餐!

我们希望能早上早点开始营业,可以让餐厅成为Woden居民们的早餐选择,所以我们非常关注早餐。

菜单将非常简单,是大多数人喜欢的经典菜谱,比如牛油果泥、鸡蛋和烟熏三文鱼,以及北非蛋(shakshuka)。我们还将考虑推出各种三明治,比如经典的Ruben 和“超量”早餐汉堡。敬请关注。

breakfast

迈克最喜欢的早餐餐厅Fox & Bow。图片:Fox & Bow。

我在堪培拉最喜欢的早餐餐厅:位于Farrer区的Fox & Bow。他们的老板亚历克斯·皮里斯(Alex Piris)非常友好,并且有社区精神。他会过来跟你聊天,你会感觉很舒服。

我的堪培拉秘密美食:位于Braddon区的White Chaco。他们家的汤包是我最喜欢的,一口下去,溢出的汤汁满口留香,美妙的体验。

soup dumplings

汤包。图片:Michelle Taylor。

最大的烹饪影响:在我从事酒店餐饮行业期间,我曾与很多人共过事,但真正对我影响良多的是尼克·卡特(Nick Carter),他曾经在Kingston区的Kennedy Room工作。

他是一个老派厨师,但很容易相处,在厨房里他总是非常冷静镇定,不像其他厨师,遇到压力的时候会失控。他还总是有时间教你,我真的很感谢他。

喜欢的烹饪书:不得不说,我根本不用菜谱。我是一个简单的厨师,喜欢边做边学。

grease monkey

图片:文件。

在堪培拉美食和美酒界令我敬佩的人:尼克·塔克威尔(Nick Tuckwell)。我们曾经一起做生意,现在他是Grease MonkeyWhite Rabbit的老板之一。看到他经营生意的方式之后,他成为我非常倾慕的人,他真的很棒。

本周菜单有什么:我们开始将意大利面作为每日特色菜,所以这周厨师准备了美味的意大利肉酱面,当然还有好吃的肉酱。我很想尝一下,但厨师还没让我尝。

Gus Armstrong eightysix

自2013年以来,格斯·阿姆斯特朗(Gus Armstrong)一直在Braddon区经营这家颇受欢迎的86餐厅,现在他将经验带到南部Woden。图片:Michelle Rowe。

接下来去尝的地方:我很想尝的一个本地餐厅是eightysix south。我一直很喜欢Braddon区的那家,并且听说他们将在Woden这里稍微做些调整,就在隔壁。

热衷餐食:我会简单地用烤鸡配蔬菜,再搭配美味的肉酱。非常美味。


更多阅读:谁家有堪培拉最好吃的热十字包?


对新冠疫情的响应:它已经发生了。说到对餐厅的影响,这只是又一个阻碍,不过没有必要为已经被打翻的牛奶而哭泣。在某些方面,我觉得疫情有助于让大家分散到众多餐厅中,而不像以前,人们总是倾向于去同一个地方。

简单的菜谱小贴士:盐。

The Alby餐吧地址:45 Furzer st, Phillip(Albemarle大楼内),周三至周日开放。现在就到The Alby网站预定座位吧。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Lottie Twyford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