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联邦预算案:澳大利亚公共服务人员的增加转瞬即逝,巴尔抨击称“错失机会”

Ian Bushnell 2020年10月8日星期四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Australia

国家图书馆将获得540万澳元,并为其Trove门户网站提供额外支持。图片:Dominic Giannini。

在现阶段,新冠疫情使得APS澳大利亚公共服务的人员配置增加,不过这种增长将是短暂的,因为联邦政府在10月6日(昨晚)公布的预算中表示,在未来四年内,劳动力将缩减至2006-07年度的水平。

此外,预算案还将为国家机构提供额外的资金,包括在两年中,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EC)将获得600万澳元,用于澳大利亚民主博物馆(Museum of Australian Democrac)的设计以及安装公共展览空间,并用于对旧国会大厦的国家选举教育中心(National Electoral Education Centre NEEC)的升级。

在2020-21年的一次性拨款中,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Australia NLA)将获得540万澳元、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NGA)将获得450万澳元、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ustralia NMA)将获得390万澳元、澳大利亚国家电影和声音档案馆(National Film and Sound Archive of Australia)将获得250万澳元、澳大利亚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of Australia)将获得120万澳元。

此外,政府还将在四年内提供3120万澳元,以协助文化机构进行资产建设、以及存储和数字化项目的开展,并将为国家图书馆的免费在线门户网站Trove提供支持。

到2020-21年,公共服务人员数量将增加至超过170,000人,去年的人数为166,762人。据悉,员工人数在2013年时达到顶峰,接近180,000人。而在2006-07年度,APS员工人数为167,596人。


更多阅读:联邦预算案加快Molonglo河大桥进程


财政部长马蒂亚斯·科曼(Matthias Cormann)在预算案文件中表示,要符合政府的经济支持措施,人员的增加将是暂时的,并强调政府将重点放在为私营部门创造就业机会上。

他说:“公共部门人员的配备并不能替代私营部门的人员就业,我们的工作重点是通过私营投资和经济增长来为创造就业机会提供支持,这是我们JobMaker计划的一部分。”

“在适宜的过渡期间里,联邦政府ASL(平均员工水平)的临时增加将继续持续一段必要的时间,从而为有需要的澳大利亚人提供支持并帮助企业的复苏。”

由于意识到对于临时员工依赖性的日益增加,政府引入了关于合同和咨询费用支出的新报告条款,并且财政部将建立一个澳大利亚政府的咨询服务采购小组。

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及社区和公共部门工会(CPSU)都抨击了联邦政府对于公共部门就业实施的措施。

巴尔先生表示,在未来两年内,ACT政府将不得不继续承担起为首领地创造就业的重任。

他说:“虽然此澳大利亚公共服务部门预算案中对于ACT似乎没有大量裁员的说法,但没有迹象表明在未来几年中长期职位将增加。”

“通过这场全球性的健康和经济危机,已经证明了一个优秀且有效的政府的价值,而且,不应让反对公共服务的教条思想削弱这一作用。”

Old Parliament House

老国会大厦。600万澳元将用于澳大利亚民主博物馆的设计和安装公共展览空间,并用于对旧国会大厦的国家选举教育中心的升级。图片:Jack Mohr。

社区和公共部门工会(CPSU)表示,预算锁定在“平均人员配备上限”内,这削弱了公共部门为我们的社区提供所需服务的能力,到2023-24年,政府可能将把人员配备的数量削减至历史新低。

CPSU的秘书梅利莎·唐纳利(Melissa Donnelly)表示,在严重的国家危机时期,澳大利亚的社区一直在寻求政府及关键公共部门的服务,而此预算案将使社区寻求这些公共服务陷入困难。

她说:“即使澳大利亚民政部增加了325名工作人员,与当选时相比到2020-21年,工作人员的数量将减少2,339名,即减少7%。”

“对于成千上万直接受这场危机影响的澳大利亚人来说,政府未能解决公共部门的体量问题则意味着,居民在致电Centrelink时将继续面临较长的呼叫等待时间、更多无人接听的电话、以及对于小型企业尝试获得ATO的支持时,也将面临更长的等待。”

她表示,政府本来可以为女性、年轻人和澳大利亚地方的居民增加工作机会,但由于未能增加毕业生及其他入门级公共服务工作岗位而失去了一个关键的机会。

巴尔先生表示,这是失去机遇的一个预算案,他说高等教育因疫情大流行而受到影响,联邦自由党政府没有就如何保护教育行业工作的问题制定明确的方案。

他说:“这将给本地部门带来更大的压力,因为它们将面临更低的学生入学率。”

巴尔先生抨击未能免除ACT首领地的1.15亿澳元的历史性社会住房债务,这种债务可追溯到首领地自治,而这会继续获得4.5%的利率。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塔斯马尼亚州可以免除相同的债务,而ACT不可以。工党曾明确表示,免除债务所节省的资金将被重新投资到新的社会和社区住房之中。”

联邦政府忽视了福利机构和建筑行业争取更多的公屋资金。

巴尔先生对此前公布的基础设施资金表示欢迎,但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这将不会创造很多的就业机会。

他说:“如果再次当选,ACT工党将与联邦合作以获取有关这些项目的更多细节信息,并将努力在可能的情况下,加快建设进程。”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Bushnell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