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再见,堪培拉的“汤厨夫人”:半个世纪的一碗热汤,温暖了这座城市的“飘零”!

Genevieve Jacobs 2020年8月27日星期四
Stasia Dabrowski's portrait

堪培拉艺术家Jenny Blake绘制的Stasia Dabrowski的肖像。图片:Jenny Blake。

Stasia Dabrowski逝世,享年94岁。抱歉,这次的推送是以这样一个悲伤结局开始。大家是否还有印象,在堪培拉市中心的Garema Place广场上,总能看见一个弓着腰的老奶奶、一张简易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碗碗的热汤。

而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个老奶奶,被数代堪培拉人所熟知的“汤厨夫人”——Stasia Dabrowski。

近四十年来,她一直在Garema Place广场的一角,为这座城里,所有有需要的人们免费提供自己制作的热汤。

从1979年开始,Stasia就每周运营着这个为流浪汉们提供免费汤和面包的流动厨房。那时的她,已然退休。

无论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是正在为生计而苦苦挣扎的人,每一位走到Stasia身边的人,她都会亲切又和蔼地与其交谈,并慷慨地送上一碗汤。

这一坚持,就是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当然,这么多年的经营,有人感谢她,也有人感到不解、提出质疑。

但Stasia说:“世界有仇恨,但也有爱。而爱,才是让人类存在的根基。”

Stasia Dabrowski

图片:ACT社区服务中心。

Stasia的童年是在波兰度过的,她1926年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边界附近。

她的童年在二战前期,生活的小村落遥远而闭塞,但当时,整个村子里已经可以隐隐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恐怖和紧张的气息。

为了安抚小Stasia的情绪,她的母亲常常给她讲各种充满爱和希望的故事。

但,在Stasia10岁的时候,二战爆发了。

战争是真实、无情的。她亲眼目睹了大量吉普寨人在波兰被残忍杀害,亲眼见过死者的尸体、流淌下来的血,亲眼见到过刺杀的刽子手…

那时的世界,好像就是被死亡、鲜血和仇恨组成的。

在乱世之中,有好心人为Stasia提供帮助,为了躲避法西斯的种族清洗,她们一家逃了出来。

战争,让Stasia和家人失去了原本平静而美好的生活,遭受着非常严重的贫困,生活在没有足够的水、没有暖气、没有充足食物的情形下艰难维生。

但在经历苦难的折磨之下,Stasia始终记得幼时家庭的温暖和家人的支持,但她也明白生存下去的重要性。

最后,Stasia在1964年和丈夫举家迁往堪培拉。可是,故事到这里,Stasia仍然没有等到完美结局,生活也从来不是童话故事,后来她的婚姻破裂、她的家庭仍然面临着很多挑战。

有一天,她和自己十几岁的儿子讨论到了关于堪培拉流浪汉的话题,之后,她下定决心,开始为这些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和支持,因为他们让她想起了她在战争年代经历的一切。

于是,她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回馈堪培拉。

她在1992年接受《堪培拉时报》采访时说:“文字无法描绘出我经历的一切,但每当我看到人们饱受饥饿之苦时,我无法视若无睹、无动于衷。”

几十年来,Stasia每天早上5点起床,开着面包车在堪培拉的大街小巷四处收集捐赠的食品,然后将它们分发出去。

而每周五是放汤的日子,所以,通常在周四晚上,Stasia会处理180公斤的蔬菜,进行清洗、削皮、烹饪。常常每次她都会为100人以上提供免费的汤,而这些开支也都由Stasia自己承担。

堪培拉,也向Stasia给予了同样温暖的回应。

在2017年,时年91岁高龄的Stasia,在一次送货时发生了车祸,她的推车也被撞坏了。但仅仅用了几天的时间,居民们就通过GoFundMe的筹款活动,为Stasia募集到了近3.5万澳元的筹款,这些钱可以帮她换一辆新面包车了。

不久之后,有人向筹款的组织者提出希望捐赠一辆面包车,这样,所有募集到的钱就可以让Stasia用于升级流动厨房,帮助更多的人。

1996年,她被评为“堪培拉年度公民”,1999年她被评为“ACT年度澳大利亚长者”,2017年被评为“ACT年度地方英雄人物”。

除此之外,为表彰她对贫苦人群所做的贡献,还被授予了OAM澳大利亚勋章。甚至在2005年,ACT’s Honour Walk上也刻下了她的名字。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向Stasia致敬,并告诉Region Media:“听到Stasia Dabrowski逝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难过。”

“Stasia用了近40年的时间,一直在Garema Place经营着流动厨房,为众多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为整个堪培拉社区做出了持续而重大的贡献。她将她这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贡献给了这座她称之为家的城。”“作为堪培拉丰富的文化精神的一部分,Stasia Dabrowski的名字将永远被我们铭记,而她的精神,也将由她的家人、朋友、和支持者们继续传承下去。”

ACT总检察长戈登·拉姆齐(Gordon Ramsay)表示:“我们的社区里有很多人都愿意为那些生活艰难的人提供帮助,愿意帮助暂时陷入困境的人改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堪培拉变得强大的原因之一。”

“Stasia Dabrowski就是其中一个瞩目的例子。她奉献了数十年的时间和资源来帮助有需要的人们。而她也从未去寻求社会的认可,她也无须社会认可,但我们必须要赞扬他的奉献精神。”

“我们会永远感激她,并将永远铭记她。”

来自堪培拉的艺术家珍妮·布拉克(Jenny Blak)曾经为Stasia画过一幅肖像,她回忆道,我印象中的Stasia是一个勤劳、开朗的人。

珍妮告诉Region Media:“她的身材并不高大,却散发着巨大的人格魅力。

Stasia的无私和慷慨也正是我为她创作肖像画灵感的来源,甚至在我为她作画时,她依然表示不解,谦逊地问为什么会有人想要画她。”

“我们失去了一位勤劳、善良的女性,她毕生的时间都在努力为他人提供帮助。”

Stasia的汤厨来自Griffin Centre,并符合食品安全法规。而现在,Stasia的流动厨房由她的孙子乔什·肯沃西(Josh Kenworthy)继续运营,乔什·肯沃西(Josh Kenworthy)是一名水管工,他还将继续自费经营,传承奶奶的精神。”

 

翻译/编辑:Laura Liu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Genevieve Jacob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