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ANU讲师莫里森与学生裸泳亲吻遭解雇,公平工作委员会提出异议

Ian Bushnell 2022年3月28日星期一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building

澳国立表示,该决定与大学对其工作场所的态度不一致。图片:Michelle Kroll。

2017年,在一次学术海滩静修活动中,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一名数学讲师裸泳,并与一名女学生发生亲密接触,澳国立当时未能成功解雇这名讲师,不过他可能仍然无法返回岗位。

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发现,澳国立(ANU)解雇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博士是不公平的,并表示这种亲密行为是出于双方自愿的情况;虽然该博士随后的行为可能不得体,并且判断力较差,但他并未违反大学的任何政策。

公平工作委员会请他恢复职务,但澳国立后来提出上诉。

在澳国立Kioloa校区参加学术静修会时,斯科特·莫里森博士刚30岁出头,这名学生20岁出头。

2017年11月21日晚上,他们去海滩观看水中的“生物发光”现象,莫里森博士脱去衣服,到水中裸泳,他事先询问了这名学生是否介意。

她说不介意,随后也脱去衣服进入水中。在没有得到鼓励的情况下,这名学生游到莫里森博士身边,用双腿环住他并和他接吻,莫里森博士也做出回应。

离开水后,他们坐在草地上继续亲吻。学生脱掉了她剩余的衣服,但亲密程度止于此。


更多阅读:反思澳大利亚的治国之道,联邦政府应如何改变,才能解决新世纪的“棘手问题”


30分钟以内,两人返回各自的住处。第二天,莫里森博士的妻子来到静修所,他也告诉妻子了昨晚发生的的事。

在静修之后的几个月中,该学生一直在追求莫里森博士,并希望开始一段感情,虽然他希望不会伤害她的感情,但他没有回应。

他甚至建议这名学生和他的妻子谈谈,并给了她妻子的手机号码。在谈话中,这名学生向莫里森博士的妻子表示,她感觉自己对他有一种特殊的联系。

之后,莫里森博士的妻子要求莫里森博士避开这名学生,因为“这只会让她的情况变得更糟”。

2018年1月31日,莫里森博士和这名学生在澳国立校园内见面,莫里森博士为自己的错误向她道歉,并建议他们最好不要再做进一步的个人联系,他希望他们能回到静修海滩之前的状态。

两人都同意对此事保密。

这名学生参加了莫里森博士不时举办的研讨会,并继续收到关于这些研讨会的电子邮件。她于2018年6月结束学业,但在一年多以后,即2019年8月,她将静修期间的事情报告至学生主任,并在几个月后提出了正式投诉。


更多阅读:联邦预算发布前,ACT经济初现活力,专家依然看好经济前景


澳国立曾在2019年11月1日致函莫里森博士,要求在2019年11月6日就该投诉进行讨论,当时距离他最后接触这名学生大约过了18个后。随后他被停职,等待有关部门对此投诉的调查,调查发现他存在严重的不当行为。

2020年1月16日,澳国立通知莫里森博士,终止其与学校的雇佣关系,该解雇决定在2020年二月底得到确认。

但公平工作委员会副主席林道尔·迪恩(Lyndall Dean)认为,莫里森博士没有违反澳国立大学的任何政策,并且澳国立没有禁止员工与学生发生自愿关系。

她认为,莫里森博士在静修时不再是该学生的主管,她已经完成了该学期的成绩评定。

莫里森博士没有义务告知澳国立这个互动,也不存在违反骚扰政策的情况。

这件事没有任何预谋,并且该学生已发起此次互动。

“毫无疑问,两人之间的互动是完全自愿的。涉事学生是一名20岁出头的女性。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事,这是没有疑问的,”副主席迪恩说。

她发现,虽然莫里森博士的意志力差,尤其是后来牵涉到妻子时,这可能会导致一些纪律处分,但这并不是解雇他的正当理由。

副主席迪恩说:“莫里森博士可能不愿意与她建立关系,这让她感到不安,从而最终导致她在大约18个月之后向大学投诉。”


更多阅读:面对全国调查中的性暴力数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受到猛烈抨击


对于莫里森博士一直没有意识到行为不恰当的说法,她表示不同意,并称他已承认自己的行为“愚蠢”,同时对学生所经历的情感痛苦深感遗憾。

澳国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学校并不同意迪恩副主席的理由和决定,这与学校对待工作场所的方式不一致。

声明表示:“大学正在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并已成功获得暂缓执行复职令的权利,同时,此事已在上诉中裁定。”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Bushnell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