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在澳大利亚,每朵金合欢花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天,你知道它们为什么叫Wattle吗?

Ian Fraser 2021年9月9日星期四
Buds of black wattle tree.

这棵黑荆树(acacia mearnsii)仍含苞待放,每个花簇实际上都是一簇未开的花。图片:Ian Fraser。

在澳大利亚,每一株金合欢花都会迎来属于自己的一天——每年的9月1日。

许是无意之举,但这始于1838年在霍巴特举行的划船赛,为了庆祝亚伯·塔斯曼(Abel Tasman)在1642年12月1日发现范迪门斯地(Van Diemen’s Land,即塔斯马尼亚岛)。

比赛组委会中有人建议参加者佩戴国徽,这在当时是一个有趣的概念,因为那个时候塔斯马尼亚和澳大利亚都还不是一个国家。

然而,委员会却建议大家佩戴一枝金合欢花,再系上英国海军蓝丝带。那场活动有多达6000人参加(可能至少是当时霍巴特人口的四分之一)不过,我们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佩戴了金合欢。

此后的整整一个世纪,在塔斯马尼亚州和澳大利亚大陆,作为爱国主义象征和国家独立的声明,佩戴金合欢一直被断断续续地延续着。

Early wattle tree in Canberra bushland.

从仲冬开始,早金合欢(early wattle,植物学名acacia genistifolia)泛白色的花朵就开始点缀堪培拉的山坡。图片:Ian Fraser。

1889年,爱国主义金合欢花联盟在阿德莱德成立,随后,金合欢俱乐部也在维多利亚成立 – 与维多利亚野外博物学家俱乐部联合 – 他们每年9月1日组织前往丛林地区的郊游活动,通常乘火车出行。

从那时起,人们开始推动设立正式金合欢日(Wattle Day)。虽然金合欢(golden wattle,植物学名acacia pycnantha,澳大利亚目前的国家花卉标志)是被提名的品种,但实际上,任何金合欢枝都可以用来佩戴、挥舞、种植和拍照。

1910年9月1日,阿德莱德、墨尔本和悉尼庆祝了第一个金合欢日。1913年,澳大利亚联邦的金合欢日联盟成立,这完全是出于庆祝和民族自豪感(以及用灌木丛中数以万计的金合欢枝作为装饰品)。

然后,第一次世界大战来了,庆祝活动也随之结束了。但是,人们已经习惯在信封附上一枝金合欢,并出售金合欢徽章和花束,为战争筹集资金。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金合欢日恢复了一段时间,但举行的日期变得更加务实,以适应各个州的金合欢花期。随着时间流逝,这个传统节日曾一度消失,直到1980年代才开始复兴,最终在1988年,金合欢被澳大利亚宣布为国花,金合欢花也成为了澳大利亚国徽上的背景。

如今,金合欢日是半正式的节日,有人建议9月1日也许适合作为更加统一的国庆日。

Redstem wattle flowering in Canberra.

九月,堪培拉盛开的红茎金合欢(Redstem wattle,植物学名acacia rubida)。图片:Ian Fraser。

实际上,在一年之中的任意一天,澳大利亚的某个地方总会有一棵——或者许多金合欢树——正在盛开。即使只在首都领地,这里27个本地品种的金合欢树也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轮番开花结果,争奇斗艳。

这些金合欢树都是澳大利亚的老居民了,遍布在这个南半球大陆的各个角落。

金合欢树的每一朵花簇实际上都是几十朵甚至上百朵小花组成的花团:许多雄蕊聚集成球状或穗状花序,但外面没有花瓣。在澳大利亚大多数地方(包括堪培拉地区)金合欢树的叶子都和桉树叶子很相似,它们坚韧、像皮革一样的扁平叶柄非常擅长保存水分,植物学中称之为叶状柄。

还有一些金合欢树,通常是生长在潮湿地区的品种,则有着真叶结构——分裂的羽毛状结构具有更大的表面积,以便更好地收集阳光,或者说进行光合作用。在堪培拉,这两种特点的金合欢树都有着广泛的分布。

数千年来,澳大利亚土著人,以及近代从欧洲来的定居者,一直用金合欢树生产树胶和染料。这些树的种子为人们提供了食物,树皮也成为了生产必需的纤维。

金合欢树皮所含的单宁,又称鞣酸,被广泛用于皮革产业。单宁出口曾是澳大利亚最早的出口产业之一,在历史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这个国家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当时,数万吨金合欢树树皮从澳大利亚出口到全世界,尤其以维多利亚州西部的产量最多,大片大片的灌木丛被剥光。

黑木(blackwood,植物学名acacia melanoxylon)- 主要生长在布林达贝拉斯(Brindabellas),但在阿德莱德山、到塔斯马尼亚岛、一直到昆士兰州的热带地区也有分布。这种树木作为家具木材的价值非常高,可以在旧议会大厦中看到它们的身影:镶板、门和框架,甚至包括建筑物的巨大的外前门都由这种木材制成。

在这一切发生之前,第一批英国定居者砍下悉尼港周围丰富的柔软树苗,把它们编织成墙壁,并使用木桩固定在地上。这是一个古老的手艺,称为“wattling”(编篱),这个词在英语中已经存在至少1000年了。工艺的最后,人们用泥“涂抹”墙壁以使其防风雨,从而完成了整个编篱流程。

而在澳大利亚,wattling(编篱)则慢慢衍变成了名词,人们使用的这种树就成为了“wattles”(金合欢树)。

古老的编篱手艺,Wattle的名字就来源于此。图片:网络。

最后的知识点:金合欢花粉不会引起大规模的花粉热。与草花粉不同,金合欢的花粉很重,不会随风飘散;相反,它们只会落在地上。

盛开的金合欢花带来了许多美好和思考,春天来了,走出家门享受阳光和花香吧!

伊恩·弗雷泽 (Ian Fraser) 是堪培拉博物学家、环保主义者和作家。他撰写了自然历史各个方面的文章,就生物多样性向ACT政府提供建议,并出版了多本关于ACT地区动植物种群的指南。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Fraser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