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参加堪培拉的导盲犬活动,聊聊它们是如何“开启你的新世界”的

Claire Fenwicke 2022年11月23日星期三

参加在堪培拉举行的“Pat & Chat”活动,摸摸导盲犬。图片:澳大利亚导盲犬协会。

斯科特·格里姆利(Scott Grimley)在申领导盲犬时开玩笑说,性别、品种、颜色和体型都无所谓。

“我对导盲犬的要求是它能看见就行,”他说。

斯科特住在Belconnen区,他是一名弱视者。他以前曾利用“视觉技巧”和拐杖出行并完成日常工作。

但是,在2016年接连发生的三件事让他坚信,该去申请一只导盲犬了。

“每次我左眼上面都会被打到,先是碰到树枝,然后是撞到了‘禁止停车’的标志,”斯科特说。

“第三次是我在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NMA)工作时,我撞到一根杆子上,拐杖刚好没扫到。”

原本他在2016年5月就申请了导盲犬,但因家人生病被搁置了。2017年,他重新激活了自己的申请,并在12月底获得了匹配对象。

2018年4月,他正式将一只名叫达德利(Dudley)的黑色拉布拉多带回家。

随后,他们在堪培拉接受了由澳大利亚导盲犬协会(Guide Dogs Australia)组织的为期五周的培训课程,这样达德利就可以了解斯科特生活和工作的环境。

拥有导盲犬的人被称为“训狗师”(handlers),斯科特解释道,这是因为需要团队合作。

“彼此并不是相互占有,而是相互独立,这是一个双向需要的关系,”他说。

“我们仍然会主导狗狗的行动,但当我们想要过马路,正赶上有辆车开过来时,它们就会‘受控不服从’。”

不过在获得一只导盲犬之前,你需要满足很多条件。

“你不仅需要是盲人,还要是一个能行动的人,如果你的狗受伤了,你还有其他可以出行的方式,”斯科特说。

“还需要了解如何照顾动物。”


更多阅读:五天内收到五只挨饿的宠物狗,堪培拉RSPCA呼吁加大对虐待动物行为处罚力度


之前斯科特逐渐失去视力,在28岁时候被正式宣布失明。

在接下来的10年到12年里,他有一些用来出行的“小窍门”,比如他走路上班的特殊方式。

其他视障人士可能会通过阴影、噪音、光线和气味来协助出行。

斯科特还有一些视力,但只能看到手指在10厘米以内的地方移动。

“所以,如果有一辆公交车开过来,要到离我不到六米远时,我才能认出是一辆公交车,”他说。

斯科特·格里姆利(Scott Grimley)说,身边的杜德利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图片:乔治·塞拉斯(George Serras)。

虽然斯科特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使用拐杖,但他说,拐杖有局限。

“拐杖可以帮助你排除路障,但不会告诉你障碍是什么,”他说。

“但导盲犬,你只要拿好牵引绳,告诉它‘前进’,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它们打开了你的世界。”

斯科特说,现在有达德利在身边,他感受到以前从未有过的独立程度。

“我可以和达德利去堪培拉购物中心里的JB Hi-fi,和它说,‘带我去苹果店’,他就会带我去,”他表示。

“现在,我不用再拦住行人询问我要去的地方,我只要跟着这只漂亮的拉布拉多,它就会带我过去。”

“他学东西很快,我的孩子。”


更多阅读:堪培拉RSPCA将搬到Pialligo,部分同样热爱动物的邻居存担忧


虽然有的人想到要照顾另一个生物可能就会退缩,但斯科特说,“这是值得的”。

“有一天早上,我正走路去赶公交车,杜德利在小路上停了下来,”他说。

“然后一辆汽车突然倒车。”

“如果我只有手杖,我早就被压死了。”

11月26日,斯科特将参加在堪培拉举办的导盲犬“Pat & Chat”巡回活动,回答大家关于导盲犬和弱视社区的各种问题。

“很多人都知道什么是导盲犬,但它们不仅仅是导盲犬,”他说。

“你可以来看看堪培拉这里饲养的一些狗狗,了解它们是如何成为让人放心的法庭犬,或抑郁症、焦虑症或自闭症患者的治疗犬的。”

新州/首都领地的导盲犬“Pat & Chat”巡回活动将于11月26日上午9点至中午12点在堪培拉旧国会大厦(Old Parliament House)举行,票价为10澳元。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Claire Fenwicke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