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2020年堪培拉大选落幕,ACT工党将连续第六届执政,绿党收获惊喜!

Ian Bushnell 2020年10月18日星期日
Andrew Barr and Anthony Toms

工党获胜后,安德鲁·巴尔激动地拥抱了他的伴侣安东尼·汤姆。图片:Lottie Twyford。

10月17日10.20 pm :

ACT大选即将落幕,从投票结果来看,选民们拒绝了堪培拉自由党改变执政政府的主张,由ACT工党获得其第六届任期,同时绿党在此次大选中当选议员人数增加。

ACT竞选委员会的计票进程已经进行70%以上,堪培拉自由党的游离率减少3.6%,该党失去了 Ginninderra选区的第三个席位。

自由党的得票率为33.1%,工党的得票率几乎没有变化,为38.4%,但是绿党增加的得票率则与自由党减少的幅度相同。

这将意味着,目前获得将近14%得票率的绿党,在下一届议会中将有至少3名,并有可能有6名议员,并将要求另一名部长加入领袖肖恩·拉滕伯里(Shane Rattenbury)。

在17日晚9:40左右,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在Belconnen Labor Club发表了胜利演讲,并表示未来几天他将和拉滕伯里先生坐下来一同为这座城市组建政府,不过他强调这将是一个工党领导的政府。

巴尔先生将这次的胜利称为一次“谦卑”的经历,尤其是在如此非同寻常的一年,并感谢他所在的政党和他的家人。

他说:“我们之所以能获得成功,是因为我们政府决策中进步的价值观,并富有同情之心,同时,我们没有忘记人民。”

巴尔先生表示,他对堪培拉自由党及其失去的席位感同身受。

他说:“我们知道那是什么感觉,那很有挑战。我要承认,民主只有在反对党强大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

Andrew Barr

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正在发表演讲。图片:Region Media。

巴尔先生表示,工党坚持积极竞选信息的决定已经得到验证。

“四年前,在现在这个地方,我站在这里并说过,堪培拉人为轻轨投票。好吧,朋友们,大家又做了一次!同时我认为,今晚工党在南部地区的重新崛起也是对此的见证。”

巴尔先生强调了气候变化,以及工党如何在应对大流行的同时,与选民之间保持共鸣。

他说:“这次竞选活动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是,堪培拉人已经投票给了应对气候变化的真正行动。”

“大家为这座城市继续有全澳领先的良好公共政策而投票,这些公共政策将创造就业机会、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降低生活成本。大家投票支持我们领导进步的改革,并带动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和我们一起行动。”

“大家为永远支持堪培拉的政而投票,为一个在处理这次疫情时会听取专家意见的政府投票。”

反对党领袖阿利斯泰尔·科(Alistair Coe)在9:00pm左右发表让步演讲,并表示希望巴尔先生及其团队、以及他的丈夫安东尼(Anthony)今后一切顺利。

他称赞了专业和积极的竞选活动,并感谢了为选举而努力的团队。他并表示希望随着偏好的继续分配,自由党的人数能得到改善。

在生活成本方面进行了不懈努力的科先生再次警告说道,堪培拉正在成为一个两极分化的社会。

他说:“而且,ACT下一届政府有责任做更多的工作,来为这座城市中负担不起房租、买不起房、生活贫困的人提供支持。”

不过科先生没有提及他是否会继续担任自由党领袖。

拉滕伯里先生则坚定地将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的问题列入即将召开的议会议程中。

他说:“在这次的竞选中,我们已经说过,现在还不是恢复旧常态的时候。对于很多堪培拉人来说,今年是艰难的一年。我们不想回到原来的状态。我们想应对当前背景下的气候危机。我们还必须应对社会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同时,我们还必须应对这个城市的房屋负担能力的问题。”

在Brindabella选区,目前已计票80%,7.4%的游离率使得工党得票率为41%;5.8%的游离率使绿党的得票率达到10%;自由党的票数则下降3.9%,至38%。

自由党的安德鲁·沃尔(Andrew Wall)败选,他的席位将有可能会落到工党的泰莫斯·沃纳·吉宾斯(Taimus Werner-Gibbings)身上,同时绿党候选人约翰逊·戴维斯(Johnathon Davis)仍然有机会。

自由党的前座议员马克·帕顿(Mark Parton)当选,不过他在周六晚上早些时候承认,反对党在接管政府方面面临着艰苦的战斗。

在Murrumbidgee选区,目前已计票80%,自由党的游离率减少近8%。游离到工党2.3%,到绿党1.2%。

不过,现任工党的议员贝克·科迪(Bec Cody)似乎要失去她的席位,将落到她的工党同事玛丽莎·帕特森(Marissa Paterson)身上。

绿党的艾玛·戴维森(Emma Davidson)将接替卡罗琳·勒·库特(Caroline Le Couteur)位置,获得此选区的第五个席位。

Woden Valley社区委员会的前任主席,独立候选人菲奥娜·卡里克(Fiona Carrick)在投票中表现不错,但未能当选。

在Kurrajong选区,有77%的选票已计票,如期望的那样,绿党以24%得票率强势当选,并有5%的游离率。

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当选,同时绿党领袖肖恩·拉滕伯里(Shane Rattenbury)和她的同事瑞贝卡·瓦瑟罗蒂(Rebecca Vasserotti)也进入议会将自由党前座议员坎蒂丝·伯奇(Candice Burch)轻逐出局。

在Ginninderra选区,超过70%的选票已计票,Belco Party夺走了堪培拉自由党的选票,该党的选票仅占26%。工党票数略有下降,不过得票数为40.6%。

绿党的得票数接近13%,绿党候选人乔·克莱(Jo Clay)仍将有机会赢得席位。

反对党领袖阿利斯泰尔·科(Alistair Coe)获得Yerrabi选区的席位似乎是唯一一个自由党的乐事–席位游离率为4.7%和得票率为40.5%。不过自由党的詹姆斯·米利根(James Milligan)将为其同事莉安·卡斯蒂尼(Leanne Castley)让路。

在工党大量投资的所在地(如轻轨和新学校),工党的席位遭遇了让人吃惊的超过9%游离率。他们目前只获得了34.7%的票数,并失去了其候选人迪帕克·拉伊·古普塔(Deepak-Raj Gupta)。

不过绿党则有喜人的3.3%的游离率,获得了10%的投票,似乎安德鲁·布拉多克(Andrew Braddock)将当选。

即将退休的自由党前参议员维奇·邓恩(Vicki Dunne)表示,该党正处于评估和重新评估的时期。

她说:“需要扪心自问-竞选是否做的足够好。很显然还不够好。我对某些出色的竞选者的表现不佳感到惊讶。”

前领袖杰里米·汉森(Jeremy Hanson )保留了他的席位。他认为失利的原因在于新冠疫情,选民希望继续选择现任政府。

他说:“我不认为大家对政府感到满意,但大家对于新冠疫情非常紧张。”

拉滕伯里先生表示,选民开始看到自由党的口号背后没有太多的内容。

*关于ACT大选详细的文章,请前往RiotACT大选专栏查看。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Ian Bushnell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