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堪培拉针鼹交配的季节又来了,一起去Gungahlin保护区数针鼹

Damien Larkins 2021年8月9日星期一

堪培拉针鼹交配的季节又来了,一起去Gungahlin保护区数针鼹

又到了交配的季节,穆利甘平原(Mulligans Flat)的针鼹已准备好了一场盛宴。视频:WWT/Millie Sutherland Saines。

进入八月之后,针鼹的交配季便也拉开帷幕,在堪培拉北部保护区里的这些长着尖刺的有袋小动物们纷纷活跃起来,争夺雌性的注意并争取繁殖的机会。

每年的这个时候,平日里几乎与世隔绝的澳洲本土短喙针鼹就开始排队等待交配,对,就是字面意思的“排队”。

在雌性针鼹身后,多达八只雄性针鼹排起长队,就像火车一样,跟在母针鼹身后游走,有时甚至会跟随数周。


更多阅读:绝望中寻找希望:无家可归的狗狗被扣押,堪培拉社区倾力相助


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你可能在穆利甘平原森林保护区(Mulligans Flat Woodland)看到一辆针鼹列车,就在堪培拉Gungahlin区的Throsby和Forde后面。来自林地及湿地信托基金(Woodlands and Wetlands Trust)的米莉·萨瑟兰-塞恩斯(Millie Sutherland-Saines)表示,雌性针鼹会释放一种信息素,让附近的雄性知道它们已经准备好进行交配和繁殖。

她说:“这对男孩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致命诱惑,他们会跟着她亦步亦趋。”

“雌性针鼹通常会选择在身边待得时间最长的那只雄性,并最终与之交配。”

“简单来说,就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位。”

Echidna train

如果幸运的话,你可能会看到针鼹列车。图片:文件。

米莉虽然经常去保护区,不过她并没怎么看见过针鼹列车。

她说:“其实我到现在只见过几次,真的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穆利甘平原森林保护区(Mulligans Flat Woodland)是澳大利亚同类保护区中最大的一个,目前仍为公有产权,并设有防掠食者围栏保护。


更多阅读:不抛弃、不放弃,堪培拉无家可归者保利和他的狗狗终团聚!


米莉女士说:“这真的非常特别,我们正竭尽所能,不仅在对现有的生物进行保护,还在尝试进一步帮助恢复,这非常重要。”

澳洲短吻针鼹是单孔目的卵生动物,黄豆大小的幼鼹(称为puggles)一旦从卵里孵化出来,就会被放在母亲袋状的褶皱中。

当幼鼹长大无法在袋子里携带时,母亲就会挖一个育儿洞穴,然后在觅食和洞穴间往返,通过哺乳喂养它们。

“它们的奶是粉红色的,这也非常特别。” 米莉女士说。

An echidna sniffs the air at Mulligans Flat

目前还在招募志愿者帮助计算隐匿的单孔目动物数量。图片:Elsie Percival。

当幼鼹长大,它们就会自己离开妈妈,独自进入荒野的生活。

她说:“一般来说,当它们成长到那个阶段时,已经看起来像只针鼹了。”

“它们已经有了很多尖刺,也长大了很多。唯一的区别是它们还比爸爸妈妈稍微小一点儿。”


更多阅读:堪培拉夫妇荒遇见澳洲野犬Dingo,它和中华田园犬或有共同祖先?


10月,该信托基金将在穆利甘保护区进行一年一度的针鼹调查,大约60名志愿者会在两天内以团队的形式调查这片区域。

米莉女士说:“穿越野生保护区相当艰难,你会时常偏离方向,但这是看见针鼹的最佳方式。”

Echidna at Mulligans Flat in Gungahlin checking out photographer

Gungahlin附近穆利甘保护区的一只针鼹正在好奇地打量摄影师。图片:Andrew Easey。

去年他们只发现了30只针鼹,比预期的数量要少,这也引发了对针鼹种群数量的担忧,不过有可能这只是计算错误。

米莉说:“这里的草丛非常高,发现针鼹并不是很容易,我们认为它们的数量还可以,就是我们寻找针鼹的能力有所下降。”

如果你也想要成为今年10月针鼹调查的志愿者,欢迎进入穆利甘平地林地保护区网站报名参加。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Damien Larkin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