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新冠死亡病例如何定义?为什么用“伴随”而不是“因为”,这其中的情况远比想象要复杂

Lottie Twyford 2022年5月18日星期三
ICU beds at hospital

昨日,ACT有80名新冠患者住院。有五人在重症监护室(如图),两人需要呼吸治疗。图片:ACT政府。

自今年以来,堪培拉已有47人“伴”新冠病毒死亡,截至5月17日(昨日),共已有59名新冠死亡患者。

这是值得令人深思的事实。

在每次报告死亡病例时,我们不免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是“伴有”(with)新冠病毒死亡,而不是“因”(from)新冠病毒死亡?

简单来说这是为什么呢?

不幸的是,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使用“with”可以让卫生当局更轻松,因为这里有一套已商定的报告指南。

在将来,这还能帮助研究人员更容易了解关于这种传染病的更多信息。

但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了解患者的死因可能是非常复杂的。特别是当患者是老年人群,尤其存在潜在健康状况的时候。

我们对于新冠死亡的情况了解多少?

2022年1月31日之前向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报告的2639例澳大利亚新冠死亡病例中,几乎所有死亡病例(2556例;97%)都与新冠病毒直接相关。

但在这些死亡病例中,有91%的患者至少有一种其他健康状况,同时,新冠死亡病例的年龄中位数为83.7岁。


更多阅读:堪培拉AIS大型疫苗接种诊所将于本月底关闭


现在对新冠死亡的定义是什么?

涉及疫情方面,所有州及领地都遵循澳大利亚国家指南来定义并报告新冠死亡病例。

联邦卫生部门部将新冠死亡定义为新冠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死亡。

但是,如果有明确的其他原因,有关部门则不会将死亡归因于新冠病毒,比如如果一个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遭遇一场重大车祸死亡,则不会被定义为新冠死亡。

如果一个人在疾病与死亡之间有“不同的康复期”,那也不应计入新冠死亡病例。

谁来确定死因?

一般由医生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由验尸官来确定死亡的主要原因,以及所有促成因素。

所有这些都列在死者的死亡证明上。ACT卫生局表示,如果新冠病毒被列为死亡的主要原因或促成因素,则有关部门将记录该死亡并报告为新冠死亡病例。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未来几年,专家们将回顾疫情看看能从中学到什么经验。图片:Michelle Kroll。

专家怎么说?

一名传染病专家表示,对于老年群体来说,新冠病毒通常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您80多岁或90多岁时,可能患有心脏病、肺病或癌症,如果再加上新冠,那么您应该将死因归于哪个?”澳国立医学院教授彼得·科利农(Peter Collignon)问道。

“这就是情况变得复杂的时候,因为在某些时候,需要按比例将死亡归因于这些原因。所以用‘伴随’(with)而不是‘因为’(from)更容易,因为不能单独看待某一个死亡原因。”

如果不是“确凿的”新冠原因,为什么我们了解死亡情况很重要?

科利农教授表示,尽管数据可能很复杂,但简单地停止报告死亡是不可取的,因为这可能会淡化新冠病毒对患者的死亡影响。

将来,我们也有可能对由新冠引起的或由其加速死亡的人数或百分比进行统计。


更多阅读:一文详解2022年联邦大选如何投票,以及在哪里能吃到民主香肠


未来我们将了解更多吗?

很有可能,答案是肯定的,像科利农教授这样的专家都将对新冠疫情进行研究。

如果现在不收集这些数据,研究也将成为不可能。

这并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进行类似的研究。

20年前,科利农教授曾参与一项研究,研究对象是血液中含有金黄色葡萄球菌(通常被称为“葡萄球菌”或“金色葡萄球菌”)的死者。与新冠病毒一样,许多死者都存在潜在的健康问题。

要弄清楚一个人是如何死亡的,研究人员必须评估如果此人没有感染葡萄球菌,那么该患者在12个月内是否会继续活下去。对于新冠死亡,可能也会提出相似的问题。

Row of AFP officers and traffic

还记得首都领地边界的检查点吗?图片:Michelle Kroll。

这仅仅是为了公共健康吗?

不是。这其中的情况也很复杂(如果你密切关注过“伴随”和“因为”的争论,你就清楚了)。毕竟,封锁、边界关闭、紧急声明、强制要求、佩戴口罩、登记、居家办公、居家学习(还有更多措施),这些场景我们已经经历了超过两年。这场疫情对健康的影响远远不止这些。

正如科里尼翁教授所说:“这里面有争议、有政治、有情感……也正因如此,我们需要了解更多。”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Lottie Twyford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