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扫码领红包啦🧧

活动

在ANU Drill Hall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来一场battle

Genevieve Jacobs 2020年2月12日星期三
Ham Darroch

Drill Hall的画廊里,Ham Darroch正在墙上画他的作品。图片:Genevieve Jacobs。

 

哈姆·达罗克(Ham Darroch)正为本次的展览创作这。虽然他知道,等展览结束这里可能会被油漆重刷掉。

“展览结束后,刷墙的滚轴就要来了。”在谈到2月13日即将开幕的Propeller展览时,他调侃道。

“虽然可能会被重新粉刷掉,不过我已经很享受创作过程啦,没关系的。有些作品是永久性的,之后我也还会有更多作品的。”

过去的几周里,原本澄澈的蓝天开始变黄,四周慢慢被浓烟包围时,达罗克一直待在ANU Drill Hall的白色空间里,在长长的白墙上,开始他几何图形的创作。

这幅作品有六种颜色和十一种层次变化,圆弧都是达罗克以自己的手臂为支点和直径画出来的。

某种角度来说,这幅画就是他身体的复制品:手臂的长度、脑海中想象的图案表达。

除了他自己,还有另一个人也藏在作品里。尼科尔达·托伦蒂诺(Niccolò da Tolentino),一名武将,也是佛罗伦萨美第奇王子的最爱。

 

Niccolò Mauruzi da Tolentino

Niccolò Mauruzi da Tolentino 在圣罗马诺战役中, Paulo Uccello。图片:Wikipedia。

 

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保罗·乌塞罗(Paulo Ucello)创作过一幅长卷,描绘了在圣罗马诺战役里,托伦蒂诺为美第奇王子赢得胜利的故事,画中他身穿金色的铠甲,带领着骑兵浴血奋战。

之前,乌塞罗的一幅作品在伦敦国家美术馆展出,达罗克花了很长时间来研究这些画作,同时还为在20世纪最有名的视幻艺术家布里奇特·雷利(Bridget Reilly)安装作品。

(PS:视幻艺术,也叫欧普(OPArt)艺术。这种艺术主要借助线、形、色的特殊排列引起人们的视错觉,从而使静止的画面产生眩目流动的动感效果。利用了格式塔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是与观者的视觉感知作用紧密联系的一种抽象艺术。)

达罗克说,“当你不再把这幅画看作是文字的表现,而开始着重观察色彩和形状结合时,就会看到很多奇怪的图案。”

作品里,你可以发现代表着胜利的托伦蒂诺独特的铠甲和盾牌。通过在白色空间中幻化成特殊的几何形状和线条,就仿佛托伦蒂诺还在战斗着。作品里出现的所有颜色,灵感都来自于乌塞罗的杰作。

 

Intersecting shapes

各种形状交错着。图片:Genevieve Jacobs。

 

画这些线条,达罗克都是直接用铅笔开始画,而不是先用胶带固定上颜料。他会直接以手臂的长度开始画环形。

他说:“室外的空气越来越不好时,我能每天有自己的节奏作者喜欢的事情,规划好每天的工作量,是多么享受、惬意呀。”

2014年至今,这是他第六次在墙上创作的作品,还有一幅在立法会议的楼梯间里。很多作品,他都只用的普通的物品来创作,比如乒乓球拍、小刮刀,甚至还有从泰晤士河带回来的铲子。他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图案和颜色来改造它们。

各种几何图形和线条交织在一起,当你盯着作品看的越久,你就好像能感觉到画中的图案在闪、在动。达罗克管这些叫“跳着小舞”的作品。

“我的想法很简单”他说,“我就单纯地想让看到作品的人,可以很开心,就好像快乐的围着作品转圈圈一样。”

“我想表达的都融进了画里。就像是讲述了一个故事或者一本书,每次翻开或重新看,总是能解读到不一样的点。”

展览 Propeller 的时间2020年2月14日-4月12日,在 ANU Drill Hall Gallery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Genevieve Jacobs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