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社区

穿着人字拖,在一天内徒步穿越ACT?澳国立的学生们告诉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James Coleman 2022年10月19日星期三
Man in front of ACT sign

卢克·亚当斯(Luke Adams)和他的团队出发了。图片:Luke Adams。

“总是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有‘为什么’。”

上个月,卢克·亚当斯(Luke Adams)和他的三个同伴带着摄像机、一些薯片和一双“人字拖”,徒步穿越了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难怪这么多人问他“为什么”。

今年2月,这名25岁的年轻人来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学习金融经济学,当时边境刚刚开放,他就辞去了在中国当英语老师的工作来到这里。他在英国的曼彻斯特长大。


更多阅读:澳国立ANU研究员艾米莉·班克斯荣获澳大利亚医学协会最高荣誉


似乎所有的刻板印象都是真实的:校园里寒风刺骨,他却舒服地穿着一条短裤。

“这就是堪培拉很棒的地方,每天都有蓝天,而我的家乡几乎天天都下雨,”他说。

“我厌倦了英国的生活,所以我希望,澳大利亚能成为我未来的家。”

在英国,卢克第一次在YouTube上看到了GeoWizard的冒险经历。GeoWizard是一位英国的视频博主,他以直线徒步穿越而闻名。不管路上有什么障碍,他都能沿着“径直”前进,而且偏离路线从不超过20米。

Man standing next to a pond

哪怕地面上有雪,卢克·亚当斯(Luke Adams)仍会穿着短裤。图片:James Coleman。

“上周,我看了一段他的视频,他在24小时内穿过了整个英格兰。”

卢克也是一名新兴摄影师,在校园里颇有名气,但他对堪培拉的风景已经厌倦了。所以自己也想尝试一次GeoWizard的挑战。

所以他搜了一下谷歌地图,精心规划了一天穿越首都领地的路线。这条徒步路线从西北边界的Hall区出发,穿过Belconnen区和市中心,最终抵达新州的昆比恩(Queanbeyan),全长35公里。


更多阅读:堪培拉的徒步者们快换上运动鞋,到这14条步道去拥抱春天吧


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必须在一天之内完成,可能的话,最好白天走完全程。”

他希望能有人跟他一起进行这个挑战。于是在学生宿舍开始征集队友,最后有三个人加入,分别是迪伦·麦克查顿(Dylan McHatton)(19岁)、贾斯米娜·徐(Jasmina Xu)(18岁)和安妮莎·S(Anneysha S)(19岁)。

在约好当日的早上7点10分,他们坐上了前往国家恐龙博物馆(National Dinosaur Museum)的公交,徒步一小时到达边界并作为这条路线的起点,巴顿高速公路(Barton Highway)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写着“澳大利亚首都领地”。

其实他们并没有为当天的徒步计划做好充分的准备,比如,水。

“我早上到公交车站时,只有我的包里装了500多毫升的水,”卢克说。

迪伦的看法是,如果不穿人字拖的话,这段旅程可能会更轻松。

“这基本上相当于马拉松的强度,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穿着人字拖就来了。”


更多阅读:伴随堪培拉春天的脚步,格里芬湖湖畔将开放一座全新的周末集市


说句公道话,迪伦带了双备用鞋。其他人的装备可能好些,不过他们仍然只有“几袋薯片”作为补给。你可以想象到卢克说,大家后来路过赛百味、面包店还有其他各种商店都停了下来。

“所以这并不是一场艰苦竞赛。”

原本计划这段路用7小时走完,但当他们站在黑山山顶,他们才意识到这个想法太过乐观,现在将至少到晚上8点才能走完。

“到那里时我们真的有点崩溃,尤其是我们脚上已经起了水泡,我们都不是徒步者。我们走到澳国立校园里的时候,我知道大家都在想‘为什么不到这就结束呢?’但是不行,我们必须坚持到底。”

People at the NSW border sign

卢克·亚当斯(Luke Adams)一行人正在跨越新州边界。图片:Luke Adams。

在昆比恩经过短暂停留,他们终于在晚上八点半回到了校园。全程共47公里,耗时12.5小时。

卢克承认:“我们确实犯了些错误,增加了几公里的路程。”

“不过惊喜的是,徒步之后的五天里我身上居然没感到任何疼痛。我会想‘哇,我的身体太棒了!’然后继续就像软体动物一样拖着双腿行走。”

治疗身体上的疲惫可能需要“以毒攻毒”。于是在下一个周三,卢克从穆利甘平原(Mulligans Flat)走了51公里到达Tharwa Drive大道。


更多阅读:堪培拉春天来了,割草也要开始了


“不过徒步可能并没有那么受欢迎,我原来的队友没加入这次的路线。不过我们还想再拍一段视频,我还有好多想法。”

至于人字拖,也都幸存下来。

“这真的太搞笑了,”卢克说,“我们爬黑山时,眼睁睁的看着看着石头扎进人字拖里,然后迪伦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过这可能就是让我们坚持到最后的原因吧,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笑一笑,只不过,我们可能笑得太多了。”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

“我们一开始都不是朋友,但是我们都很棒。之后见面,我们还会相互开玩笑。”

访问YouTube频道Obscure Walking ,了解卢克·亚当斯的其他冒险旅程。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James Coleman on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