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万本地用户的阅读选择,用Aussie视角带你开启堪培拉新生活

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中文版,坚持发布权威、新鲜、值得信赖的新闻、生活和社区资讯。

Youthful, official, and trustworthy; the best online news, views, lifestyle, and community in the Canberra Region.

RiotACT 堪培拉

新闻

“疯狂的车牌号”:ACT牌照售价创下新纪录,你在路上见过哪些“绝妙”的车牌号?

Kim Treasure 2021年7月13日星期二
Darrell Leemhuis in front of car with '57' ACT number plate

ACT车牌收藏家和他的藏品。图片:Michelle Kroll。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藏情节,有的人喜欢集邮、有的人喜欢收藏蝴蝶标本、有的人喜欢收集旧物,在堪培拉还有这样一群人,喜欢收集ACT的车牌,他们总是自嘲地称自己是“疯狂车牌”收集者,在这些人的家中,你会发现ACT各种稀有的车牌号。

第二代和第三代建筑商彼得(Peter)和达雷尔(Darrell)就是这群“疯狂车牌”收藏群体中的一员,在月初,他们以$37,125澳元的价格,将ACT地区的“418”车牌号收入囊中,这一价格也创下ACT地区以4开头的三位数车牌号的最高售价记录。

获得这个车牌号之后,他们便有的四个连续编号的车牌了,他们说道,虽然是一笔高昂的费用,但达雷尔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收集车牌了。

他说:“我以前是一个三年的学徒。曾经从养老院的一位老人那里买下了一个三位数的车牌号,那位老人在ACT没有家人,所以这个车牌也没办法送给谁,我跟他说,我永远都不会卖掉这个车牌。”


更多阅读:堪培拉三位数车牌拍卖


在达雷尔(Darrell)出生前,他的父亲买下过一块车牌,也许是从小耳濡目染,达雷尔的成长过程中渐渐埋下了沉迷收集ACT旧车牌的种子。

他说:“当时父亲到交通局,当天便将车牌带回家了。”

如今,ACT道路交通管理局(RTA)不再出售一位数至三位数的车牌号,因此这些车牌也变得愈发抢手。

查看Access Canberra网站上检查车牌注册情况的页面,可以看到有许多可以使用的一位数、两位数,以及三位数的车牌号,并且大都是私人所拥有。

Darrell Leemhuis holding three ACT three-digit number plates

达雷尔(Darrell)展示他收藏的三个三位数车牌号。图片:Michelle Krol。

ACT地区车票号为“1”的车牌目前属于私家车主,据报道,这个车牌号是数年前以超过$65,000的价格购买。

达雷尔及其家人现在收藏的两位数到三位数的车牌大约有30到40个。

他说:“我爸爸有六个孩子,当我们各自结婚、毕业或什么其他重要的时候,他便把他收集的车牌给我们。当我们全家团聚的时候,会非常惊喜地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两位数或是三位数的车牌号。”

“我有多少张车牌便有多少辆车。如果我还多一张车牌号,便买辆车让车牌能有想匹配的车。”

虽然车牌可能会一直增值,不过达雷尔并不向出售这些车牌号。

他说:“或许将来某一天我的孩子会卖了这些车牌,如果是因为他们要买房子或给什么其他的做抵押,我不会责怪他们。”

'320' ACT number plate on yellow car

收藏汽车和车牌号会让人上瘾。图片:Michelle Kroll。

达雷尔表示,大家迷恋上收集车牌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有的人喜欢数字,有的人也许是作为未来投资,还有的人可能是想要让自己的汽车变得独一无二,不过我想大多数人都是有收集这些车牌的热情。

如果说达雷尔收藏车牌是热情,那么巴勃罗·塞拉齐奥(Pablo Serazio)可能已经是痴迷了。

巴勃罗·塞拉齐奥(Pablo Serazio)来自昆比恩(Queanbeyan),他现在已经有61岁了,令人惊奇的是他用了35年的时间来收藏各类车牌号,如今他收藏的车牌已经有数千个之多了。

他笑着说:“现在我收集车牌的速度可能比以前要慢些。不过,我总是对去发现有趣的车牌保持着浓烈的兴趣。”

巴勃罗疯狂的车牌收藏之路开始的也非常有趣。


更多阅读:南半球冬至寒冷的清晨,勇敢的堪培拉人裸泳游湖,为“生命线”慈善募捐


他说:“很多年之前,我搬进了一间出租屋,居然在房中发现了几个旧车牌,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自己去收藏各种车牌了。”

“你可以从很多角度来开始你的收藏之路。比如开始按每个州的车牌开始收集,慢慢地你会发现更多自己想要的车牌号,然后就越来越多。”

“在最开始,我只是买些我有能力获得的车牌,然后到现在,我非常痴迷于收集ACT地区的车牌,家里还有一块1927年的车牌。”

经过多年的发现与积累,巴勃罗所收藏的车牌号从“2304”一直到数字“3”。

他说:“我的朋友那里有数字‘1’和‘2’,所以数字‘3’也是我能获得的最理想的车牌号。”

巴勃罗所收藏的车牌号甚至还有ACT当年还叫联邦首都领地(Federal Capital Territory)时期的车牌。

Number plates on walls of garage

巴勃罗·塞拉齐奥收藏的车牌一隅。图片:Pablo Serazio。

他说:“在1938年以前,车牌上还是‘FCT’,而非现在的‘ACT’;到现在,这些车牌已经非常罕见了,确实是凤毛麟角。” 联邦首都领地(FCT)的第一任委员约翰·巴特斯(John Butters)的车牌是“FCT 1”。当它变成为“ACT 1”的时候,FCT这块车牌便被传承下来。

“旧车牌对于汽车没有什么价值;有意义的都是这些车牌的历史痕迹和它们背后的故事。”

关于每个车牌的历史,也是巴勃罗沉迷于收藏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说:“普通人看到的可能只是一个个不同数字的车牌号,但其实每个车牌都大不相同。”

“如果一辆汽车报废,这辆车的车牌可能就会被某个收藏家发现,不过还是有很多车牌被销毁。”

巴勃罗为他收集到的这些堪培拉的车牌感到自豪,他说这是他主要的收藏物品。

他说:“我现在只在专注于ACT车牌的收集。”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by Kim Treasure on The RiotACT.

评论

回到顶端